八牛中文 > 科幻灵异 > 诸天纵横,从武林外传开始 > 第35章 开碑霹雳手,月夜诛盗神

第35章 开碑霹雳手,月夜诛盗神(1 / 1)

六扇门的办事效率还是很不错的,姬无命逃狱不久,通缉令便已经发到各处州县。

藏匿者与之同罪,击杀或生擒者,不仅有巨额赏银,还有朝廷钦封的“大侠”名号。

见到官府贴出的悬赏令,白展堂内心……毫无波澜。

原剧情中他害怕,是因为打不过姬无命。

如今镇上有吕云澄,有鹰眼神捕,还有深不可测的朱老前辈。

别说区区姬无命,就算是公孙乌龙、缺德道人来了,也不可能翻了天去。

白展堂甚至希望姬无命早点来,看看能不能混点功劳,减轻一些母亲的劳累。

心里想的很好,但事情真的发生的时候,可就不是这么回事了。

在一个平平常常的下午,姬无命出现在了同福客栈门口。

虽然已经过了两年,白展堂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姬无命。

姬无命的容貌并没有多少变化,只是目光有些呆滞,时不时会露出嗜血的狠辣。

当年有白展堂劝阻,姬无命犯下的事并不算多,但入狱之后,在众多罪犯的影响下,姬无命的恶念被充分激发出来。

没有恢复记忆,还稍稍有点收敛,一旦恢复记忆,必然是堪比上官云顿的大魔头。

白展堂自知不敌姬无命,看他浑浑噩噩的状态,灵机一动,开始各种忽悠。

在白展堂的故事中,同福客栈是个黑店,姬无命是黑店大当家,两年前被捕入狱。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块柔软的地方,姬无命当然也不例外。

姬无命最在乎的就是家。

对,姬无命有家室。

他的妻子是社团大佬芳姑,女儿是佟湘玉的未来弟妹盛秋月。

《龙门镖局》时期,盛秋月三十一岁,而《武林外传》和《龙门镖局》相差二十年左右。

算算年龄,芳姑比佟湘玉大六七岁,盛秋月比莫小贝大两三岁。

姬无命脑子出了问题,又被白展堂一顿忽悠,以为同福客栈是自己家,误把佟湘玉当成了芳姑,把莫小贝当成了盛秋月。

费尽千般力气,白展堂终于稳住了姬无命,求援的郭芙蓉也找到了吕云澄。

“吕……吕大哥,姬无命来了,你不是想要找人试剑么?赶紧去收拾他吧。”

郭芙蓉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喘了好几口粗气才把话说完。

“不必心急,老白打不过姬无命,稳住他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姬无命就是个疯子,谁知道他会什么时候动手。”

“我觉得老白至少能拖到晚上。”

“你为什么一定要在晚上动手?”

“晚上清净,不会扰民。

而且今天是初六,魄中魂半,其平如绳,为上弦月。

上弦月的月光下,我的泪痕剑会比平时更加好看。”

郭芙蓉听不懂吕云澄的话,拉过无双,小声道:“嫂子,吕大哥是不是闭关的时候出了岔子,脑子出问题了。”

无双道:“别理他,什么上弦月下弦月,都是借口,他就是吃饱了懒得动弹。”

“哦,嫂子,跟了这么一个懒人,你可真是辛苦……”

话未说完,一块栗子皮砸在了郭芙蓉头上。

郭芙蓉讪笑了几声,小跑着离开了。

无双有些担忧的说道:“相公,姬无命武功高深,要不要叫上几个帮手?”

“姬无命的事儿晚上再说,咱们先谈谈你刚才编排我的事儿。”

“我又没说错,你可不就是懒得动弹么?”

“我吃饱了懒得动弹,还不是因为你做的饭太好吃了,主要责任在你不在我。”

见过不讲理的,没见过如此不讲理的。

无双虽然已经熟悉吕云澄时不时的歪理,却也只是熟悉,不知该如何反驳,只得胡搅蛮缠。

“哼!我就编排你了,你想怎么样?”

“不怎么样,对了,你的瑜伽大法练得怎么样了?”

“入门了,你想做什么,让我陪你练武?”

“对,练武。

朱老前辈前几天送来一些画作,说是定亲礼物,我昨天才悟透,咱们今天晚上试试。”

朱老前辈以画入道,武功渊深,授人武艺全部都是用画作的方式,而且十有八九是

——春!宫!图!

这也使得他对于床笫方面并不特别隐晦。

给吕云澄的新婚礼物,既不是拳谱也不是剑法,而是一门名为“三温鼎法”的双修之术。

闭关数日,吕云澄领悟了其中三招,正想找个借口,和无双好好试试。

无双嗔道:“呸!一个老不正经,一个小不正经,都不正经,就知道欺负人。”

吕云澄邪笑道:“羊入虎口,后悔也来不及了,我在画上写了批注,你先去看看,我去同福客栈,免得真出事了。”

无双掐了吕云澄一把,眼中含着羞涩、期待、好奇,红着脸去了闭关室。

事实证明,吕云澄多虑了。

姬无命靠着本能地谨慎发觉到了一些不妥,却都被白展堂舌绽莲花糊弄过去。

直到晚上,一个个谎言堆叠起来,再也隐瞒不住,姬无命才彻底爆发。

姬无命是公孙乌龙的弟子,但并没有学葵花点穴手,武功以掌法为主。

当年在江湖上,除了“盗神”之外,还有“开碑霹雳手”的绰号。

“开碑”是说他掌力刚猛,开碑碎石轻而易举。

“霹雳”是说他出手迅捷,如狂风霹雳,势不可挡。

盛怒之下出手,更是快如闪电,劲若奔雷。

没了偷袭优势,没有施展轻功的空间,若非吕云澄时常刺激,武功有所进益,白展堂十招之内必败无疑。

最可怕的是,随着打斗,姬无命认出了葵花点穴手和葵花迷影,失去的记忆找回了一部分,对于白展堂越发怨恨,出手越发狠戾。

十七招后,白展堂被逼到了墙角。

“我想起来了,白玉汤,当初就是你出卖的我,出卖兄弟,罪该万死,我杀了你!”

姬无命爆喝一声,开碑掌力轰向白展堂的脑门儿。

就在这一瞬间,一把飞刀流星掣电,射向姬无命的掌心。

飞刀的力量并不算强,但却恰到好处的点破姬无命的掌力,给了白展堂脱身的机会。

出刀之人,正是吕云澄。

选择这个时间出手,不是为了装逼,也不是为了折腾白展堂,而是想让白展堂长点记性。

退出江湖不意味着没有纷争,过去的一切都能放下,唯独武功不能放下。

至于发射飞刀的技法,自然是来自于飞刀门。

暗器的射程比掌力剑气远得多,在某些情况下很有用,得了飞刀门传承秘籍之后,吕云澄花费一些时间,练了一手不错的飞刀。

姬无命喝道:“你是谁?”

吕云澄面无表情的说道:“杀你的人!”

姬无命狞笑道:“杀我?老子先送你上西天!”

话音未落,掌力已经轰至。

无论力量还是速度,都比“奔雷快手”青松只强不弱,招式之歹毒狠戾,还要更胜一筹。

姬无命笑起来阳光开朗,此时却比十八层地府的恶鬼更加狰狞。

“锵!”

泪痕出鞘,淡淡的月光下,剑身上的泪痕飘渺朦胧,充满了奇幻的色彩。

像是清晨的薄雾,又像是江南的烟雨,既有以硬碰硬的强猛刚烈,又有以柔克刚的圆融柔和。

铁血十二式——轻烟飞漫!

辟水剑法——夜雨萧萧!

截然不同的剑法,截然不同的招式,却近乎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姬无命连出七八下重手,也没能击破这柔如柳,坚似铁,舒缓自如,绵绵不绝的剑招。

从表面上看,吕云澄的剑法很像是武当派太极剑法。

实际上绝非如此。

太极剑讲究“以意驭剑”,只有剑意,没有剑招,临敌之时,以一招化万招,颇有“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意味。

吕云澄的剑法却像是地下暗涌,每一次对轰,都会积蓄一分力道,待到力量积蓄到极限,便如黄河泛滥,摧枯拉朽。

姬无命没见过这等奇招,但战斗天赋着实不凡,敏锐的发现吕云澄的气势越来越强。

奶奶的,这小子有鬼!

必须阻止他!

姬无命暗骂一句,双手猛地变掌为爪,左手抓向吕云澄手腕,右手抓向吕云澄肋下。

这一招并非公孙乌龙传授的掌法,而是他在大牢中学会的绝学武技,名为“翻云十八爪”,是他压箱底的绝招。

吕云澄乍见奇招,不免见猎心喜,左掌横在胸前,用了一招“云横绝岭”,右手剑势不变,任凭姬无命催动爪法。

“小子,我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姬无命越打越凶悍,双手一爪紧接一爪,抓向吕云澄周身要害,刹那间便是一十七爪。

十七爪之后,劲力气势积蓄到极限,累积的力量轰然爆发,左手掌,右手爪,打向吕云澄的肋下和心脏。

吕云澄面无表情,双目死死盯住姬无命。

左掌忽的从剑圈中探出,一招“风举云飞”气势磅礴,逼住姬无命的双手。

泪痕剑上爆发出凄厉的光芒,弦月、泪痕、剑,在这一刻融合为一体,仿佛天外飞龙,带着凛然不可侵犯的浩然之气,洞穿了姬无命的心脏。

铁血十二式——勇炽邪魔!

“锵!”

宝剑回鞘。

“噗通!”

姬无命倒在了地上。

最新小说: 我代表地球联姻异界公主 只有天灾才能打败天灾 漫威之开局凤凰之力 星际文明:开局一艘殖民舰 零:苍蓝之翼 末日进化 科技霸主从系统开始 末世:暗黑之主 我给予世界毁灭与新生 末日降临时的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