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牛中文 > 科幻灵异 > 我能百分百预判危险 > 第070节 战争一旦打起来,就没完没了

第070节 战争一旦打起来,就没完没了(1 / 1)

但若是说【李叉叉】明明在有比赛日的时间,跑去冒险从而造成无法“出赛”,对【大秦】及【李叉叉】都会有“不负责任”的指责。

【秦迷】们必然会将怒火对准他们,所以,倒不如接受【李叉叉】的提议,将责任推到赵君宗身上。

“【无双战将】一年出一个,但很有可能两年或三年才出一个,特别是【联赛】机制完善成熟的今年。在集团内部,一致认为,赵君宗才是名符其实的一代【无双战将】,前三代都是钻了漏洞的”。

结束虚拟会客式的交谈,【盛俊】挠了挠头,他听出那位伯伯的善意劝导,就是不要再跟赵君宗起冲突,名符其实的【无双战将】,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然而,他如今也是骑虎难下,抹黑什么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李叉叉】的人设。

如果不对赵君宗继续发起攻击,【秦迷】及外界对【大秦】必然看轻,严重的话,会有大量【秦迷】脱离。但公布真正原因更不可能,【李叉叉】的人设不能崩,【大秦】更不可能认错,所以,只能继续针对赵君宗。

会议继续,但很快陷入静默,因为从情报分析,赵君宗没有帮派,他走得是帝国官僚路线。要想对付他,就必须从朝廷入手,这不仅需要派人接近朝廷重要npc,还要刷声望,不是短时间能完成的。

而且就算完成,要想影响朝廷执宰们,难度不是一般的高,需要更多的契机,而契机就是剧情推动,这就牵涉到更大的布局。

可以利用【诛邪司】的职责做一些布置,比如用【邪】引诱赵君宗踏入埋伏,然而,不确定性较高,【诛邪司】又不是只有赵君宗在办事。况且,收集来的情报显示,赵君宗居然是【诛邪军】旅帅,一军旅帅岂有赤膊上阵的道理?属下们都死光了吗?

埋伏什么的也只能先做一做,效果估计不佳。

资源限制方面更是没有头绪,情报显示,赵君宗删号重来后,只有最开始打过“付费副本”,此后就一直在“军”中厮混,没有见到他去冒险、刷任务、推剧情。而他之所以依然保持实力上升态势,跟【三更放烟火】有直接关系。

看到这个id,【盛俊】沉默。

他知道【三更放烟火】是谁,也知道这位哥们在现实中的家族有多大能量。针对赵君宗,就算无处落手,盛俊也有十足底气,针对【三更放烟火】,也只能想想罢了。

望着数百万信用点支出的数据,盛俊露出嘲笑,“真舍得花钱啊”,他说的是【三更放烟火】花费在赵君宗身上的资金。

“升级靠朝廷、【三更放烟火】的提供资金,再利用这些资金从【线上商城】买入原材料,完成技能装备的提升,平常呆在诛邪司,偶尔会前往【诛邪军】营地。这位新扎【无双战将】一点也不【玩家】,倒象个npc”,盛俊弹了弹手中的平板,嘲弄道。

“提升悬赏,以【邪将】为诱饵布下陷井,派人轮流盯着内城,挪移阵等地方,一旦他离开城池,就汇报踪迹,集结兵力,干他”。

正值比赛季,【俱乐部】所有运转都围着这个,能为赵君宗开个议案,就已表示【俱乐部】的重视。接下来,【公孙煤炭】就没资格旁听了,赶紧离开回“俱乐部”总部,但他很快又返回会议室。

“老总们,赵君宗在白马堡附近游荡,已经杀掉我们数百会员”。

老总们面面相觑,他们此时才真切感受,一个被【无双集团】内部称为名衔其实的【无双战将】,是何等的难缠。其实被敌人埋伏在基地附近袭击之事,并不新鲜,【帮会】也有应付此类事情的手段,但赵君宗是个例外。

就算【李叉叉】这些顶流的【职竞者】,堵住帮会大门的话,只要会众多也是能【逼】退的,甚至布置的好,还能反杀。但赵君宗捕捉战机的能力实在出众,总能找到空隙钻进去,又跳出来,要围剿很难,更别说布下天罗地网。

【俱乐部】是很重视【会众】的,这些要嘛是【俱乐部】的支持者,要嘛是潜在的“钱袋子”,周边商品都是要卖给他们的,而游戏里的凝聚力,等同于支持力度。一旦【俱乐部】无法为会众们讨回公道,凝聚力就会溃散,门票搞不好都要滞销。

“摇人,堆命”,【盛俊】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四个字。

【白马盟】是由七个【工作室】融合组建而成,【公孙煤炭】在“竞岗”演说中表现出色,获得年薪百万的“盟主”职位。【白马盟】共计1274名【职玩】,有部分是新招募的,但大部分都是【工作室】的老玩家。

摇人就是把1274名【职玩】全部召集,堆命就是将万余的白马众全部召集,但全部显然不可能,闲散【玩家】时间是不固定的。最终召集了三千余名白马众,其中有数百人被赵君宗杀死在野外,得知要跟赵君宗“决战”,个个神情激昂。

赵君宗当然可以离开,但他没有,一人面对数千【天灾】,毫无畏惧,手按刀柄缓步朝前行进。

正是夕阳西下之时,霞光照在他身上,并没有悲壮的色神,反而添加一往无前的气势。

五光十色的武将技此起彼落的爆炸,呐喊声震耳欲聋,仿若两军对阵,然而,却是数千人围杀一个人。

层层雾霭弥漫着,烈焰在其中闪烁,刀光剑影,声嘶力竭的嚎叫,爆裂、破碎在似寒乍暖的微风中化为无声僵硬,鲜血色彩明媚,俯卧的尸体亲密与大地谈心。

寒冷,束缚了躯体。

温暖,撕裂着内脏。

春天依然深深隐藏着,秋天走到了尽头,花与绿色正在寒酷中失去颜色,血液化为潺潺的红色小河,但它同样存在于天地,同样在似寒乍暖的微风中冰冻。

【公孙煤炭】此时才感受到小伙伴们之前的“绝望”,不知名的“技能”实在太强大了。它“似暖乍寒”显著特征令人印象深刻,却毫无抵挡之策,只能任由微风吹拂过,躯体保持战斗的姿势但却已然僵硬。

但他最终还是没有死,抵挡致命一击的宝物损失了足足七件,令他心痛的无法呼吸,然而,比起那些即损失宝物又命殒当场的小伙伴们,他的损失还是最少的。

赵君宗终究没有充沛的体能与精神,斩杀数千人之众,但依然收割了三百余条的人命。存活的同样损失不少宝物、装备,最少也是武器装备耐久磨损严重,可以说人人负伤。

整个战场略显沉静,被一个人打成如此境地,谁都是无法接受的,然而,他们亲身经历了,也知道这种结局是必然的,赵君宗,实在太强大了。

“君宗,将势不可挡啊!”某个小伙伴一脸木然的说。

【盛俊】做好了心理建设,得知消息后没有大发雷霆,而在他命令下,公关部门迅速发布“盟内”公告,一方面发放福利,减少【会众】们的损失,另一方面,加大抹黑赵君宗的力度,引发【会众】们的同仇敌忾。

不愧是花大价钱挖来的公关团队,策案很成功,白马众们非但没有被打击士气,反而引爆对赵君宗的敌意,誓要跟赵君宗周旋到底。同时,白马盟内部虽然抹黑赵君宗,对外却宣扬赵君宗的强大,采取“捧杀”策略。

然而,赵君宗是不会理会这些策略的,他没想到“功勋”还有消除“自拟战争”冷却时间的功效,针对【白马盟】的战争也就不断延续。

而“鸡”血是有时限的,【闲散玩家】们的耐受力很差,连续不断的死亡,耗尽【俱乐部】给他们打的“鸡”血。退盟并没有多少人,但不愿意继续留在【白马堡】活动,纷纷前往其它的地方,驻守【白马堡】的人也就越来越少。

等【白马堡】只剩下核心人员时,赵君宗再次发起【战争】,【战争】的方式是很自由的,可以随意击杀敌人,也可以攻打敌人的城池,或者斩首等等。当然,一方发起战争,意味着另一方同样可以随意的发起攻击。

“查到了,他能不间断的发起【自拟战争】,是因为他是朝廷大将,拥有战绩与功勋,消耗功勋就能抵消【自拟战争】的冷却时间”。

“现在只有两个办法,一是等他功勋消耗完,然后利用【自拟战争】冷却时间进行布局,一是我们继续跟他对杀,消耗他的体能、精神,让他下线休息的时长增加,再利用这些时间进行布局”。

“布什么局?在那股似寒乍暖的微风面前,所有人都得【硬】,怎么打?”

“哟,你在开车吗?我有证据的”。

“拷,什么时候了,还开车。”

【公孙煤炭】一脸无奈的听着另外六个【工作室】老板的打屁,他虽然是【盟主】,却对他们没有多大的约束力。同理,他若是没有当上盟主,对盟主同样也是这种态度的。

最新小说: 全球废土:仙帝的避难所 零:苍蓝之翼 末日进化 末世:暗黑之主 我代表地球联姻异界公主 科技霸主从系统开始 漫威之开局凤凰之力 我给予世界毁灭与新生 末日降临时的那些年 星际文明:开局一艘殖民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