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牛中文 > 都市言情 > 百合花上的露水 > 第二节:第一次心颤

第二节:第一次心颤(1 / 1)

祖瑶刚跑到门卫室的门口就发现外面已经打了起来,而唐智宇和刘发等人却站在旁边发愣呢,跟何晓月说话的那个男生见打了起来也跑过去参加了打斗,何晓月在后面大喊着什么,但那名男生好像没有听到。看门的老门卫这时紧张了起来,他才刚刚来到这所学校,所以还不了解学校的情况,见外面打了起来就赶紧拨起了电话,电话接通后结结巴巴的说:“警察吗?我们学校门口打架呢,哦,是......是德风中学,快点来啊,情况非常严重。”他打完电话后又赶紧扶在窗沿上紧张的观察着外面的情况。“我们走吧。”唐智宇说完后走过去从祖瑶身上取下了书包。

“唐智宇”他们刚准备离开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唐智宇回过头发现季雨薇正拉着何晓月的手朝这边跑了过来。

“怎么,有事吗?”唐智宇说着向何晓月看了一眼,又接着问道:“这位是不是刚才在电话里喊着要揍我的那位......”

“我......”何晓月还没说出话来眼泪就已经涌出了眼眶。

“唐智宇,晓月的表弟正在和别人打架呢,你帮忙劝劝他吧。”季雨薇着急的说着。

“原来你刚才找我就是为这事儿,你直接说不就完了。”听了唐智宇的话季雨薇就像吃了一块石头,一时语塞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唐智宇本来还想再拿何晓月开开刷,消一下刚才的气,但是看着何晓月那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掉,他的心也软了下来,“别哭了,我帮你找你表弟,你告诉我他是哪一个?”

女人的眼泪真是灵妙,男人的心再如钢铁般坚硬,但一遇到女人的眼泪。便像被扔进盐酸里的干冰一样,一下子就化了。

“那......那个。”顺着何晓月指的方向望去,可以看见一个男生手里正提着一块板砖在拍另一个男生呢,提板砖的那个就是何晓月的表弟,他的头上也被人开了一道口,此时鲜血正像泉水一样一个劲儿的往外流呢,但在别人看来好像那流的并不是他的血,因为他手里的板砖并没有因此而放慢拍人的节奏。唐智宇走过去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下,但是何晓月的表弟回过头后愣了一秒钟,紧接着手里的板砖便向唐智宇的头顶拍了过来。他看唐智宇比较陌生,打群架时最混乱了,不认识的就是敌人,所以当他确定自己并不认识唐智宇后,手中的板砖也立马朝着唐智宇拍了过去。刘发等人看到这一幕时,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赶紧向唐智宇身边跑去,但刚迈出两步,他们就松了一口气。原来唐智宇已经躲过了板砖,随后本能的飞起一脚就将何晓月的表弟踢倒在了地上,要知道唐智宇本来打架就很厉害,而且他还练了一年半的跆拳道,正常人被他踢一脚都受不了,何况何晓月的表弟头上还被人开了一个洞,此时他已经晕了过去,这样倒也少了不少麻烦。唐智宇和郭刚他们赶紧将他抬出了人群,人群里比较混乱,也没有人理他们,唐智宇在路旁拦了辆出租车,把人抬上车后就向医院赶去,刘发和郭刚本来也想跟着,出租车坐不下,唐智宇便叫他两人回家了。男生在唐智宇和何晓月的中间,唐智宇扶着他的头,血溅的唐智宇满身都是,何晓月在旁边不停的哭泣着,季雨薇在前面坐着,不时的回过头来安慰着她。

“你把人都快烦死了,你不停的哭喊还让我怎么开车,刚才也没看清楚就让你们上了车,等一会儿你们可要把血给我清理干净了。”出租车司机在前面吼着,他看着血液在他的车里粘的到处都是,心里虽然憋着怒气,但看着刚才的情形也不好发作,现在何晓月的哭声终于让他爆发了。

“叔叔,对不起,请你谅解。”唐智宇说着打开钱包取出二百块钱递了过去,“叔叔,这钱你拿着,等会儿看着清理一下,现在救人要紧。”出租车司机见唐智宇递过了二百块钱,就赶紧接了过去,脸上的愤怒顷刻间全部变成了喜悦,笑呵呵地说:“其实我怎么能见死不救呢?助人为乐嘛,我们中国人民的传统美德。你看这小伙子怎么伤的这么重,我尽量开快点儿,这样危险就会少一点儿,我要为人民务......”

季雨薇看着出租车司机滑稽的嘴脸就想笑,但最终还是没笑的出来。何晓月还在哭着,但声音比刚才小了很多了。到了医院,医生说得马上交五千块钱住院费,要不然就不能进行输血治疗。大家这下都急了,何晓月哭着恳求道:“阿姨,我们都是学生,身上没有那么多钱,求求你先给他治疗吧,我马上打电话让我爸爸赶过来交钱。”可医生的心此时并没有被何晓月的眼泪所融化,她的眼睛望着天花板,一脸神圣的说:“这我就无能为力了,医院规定,病人在交费之前是不能进行治疗的。”说完就转身离开了,任何晓月在身后痛苦的哭喊着。

好一个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孩子们的眼睛都望着她的背影,希望她能突然转过身来,但希望最终还是变成了失望,她的身影毫不留情的消失在了楼道的拐弯处。唐智宇让何晓月赶紧给她家里打电话,见何晓月拿出电话后慌乱的拨不了号,他就从何晓月手中拿过了手机给何晓月的爸爸拨了电话......这时从楼梯口上来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大爷,手里拿着一个鼓鼓的信封,他看了看满身是血泪痕斑斑的何晓月,就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季雨薇对老人简单的说了一下情况,老人听完后,看了一下唐智宇和何晓月等人身上的血迹,然后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地说:“现在的年轻人火气太旺盛了,只为了一口气,这又是什么气呢?”他又看了伤者几眼,缓缓的说:“现在的医院大部分都是这样,如果医疗费跟不上,病人正在输液的针管也会马上被拔掉,尽管那半瓶药会被扔掉,唉,但是好医生还是有的。”说完后他从信封里取了五千块钱递给季雨薇让去赶快把费交了,他说那钱是给老伴做手术用的,本来明天才交的,但他今天晚上把钱凑齐了搁着不放心,所以就带过来准备提前交了,现在刚好可以让孩子们先用着。

“太谢谢您了老爷爷......”

“您真是个好人......”

唐智宇打完了电话,说何晓月的爸爸马上就到了。伤者已经被送往病房了,季雨薇和老人去交费了,这里现在就剩下了何晓月,她现已经停止了哭泣在手术室外的椅子上坐着,但脸上的泪痕还依稀可见,她正焦急的看着手术室的大门。唐智宇靠着墙壁,他正在静静地看着何晓月的侧脸,突然他的心脏颤动了一下。他以前也见过何晓月,在学校元旦庆祝的舞台上何晓月有过钢琴表演,年级前三名里也经常有她的名字,两人从来也没有过什么交集。

又有几个头破血流的学生被送进了医院,后面跟着几位眼眶红红的父母,脸上满是焦急,看来今晚实在不应该叫平安夜啊。唐智宇的思绪也被打断了,他转过头无奈的笑了笑,然后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过了一会儿,何晓月的爸爸妈妈还有姑姑也都来了,她姑姑看见了唐智宇和何晓月身上的血迹,立马就嚎啕大哭起来:“浩然啊,你爸现在出差不在,你若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但这哭喊声立马就被医生制止了,只能小声的呜咽着。

这时交完费的老人和季雨薇也回来了,何晓月的父亲把钱还给了老人,说了一些感谢的话,老人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也就离开了。唐智宇和季雨薇呆了一会儿就回家了。

唐智宇回到了家里,正在客厅看电视的妈妈愣了一下,然后就焦急的赶了过来问道:“智宇,你怎么流了这么多血,是不是和谁打了?”

“怎么了,怎么伤成这样了。”唐智宇的爸爸也从厨房赶了过来。

“爸、妈我没打架......”

“没打架怎么流了这么多血,来妈看伤哪了,赶紧去医院看看。”还没等唐智宇说完唐智宇的妈妈就拉着唐智宇要去医院检查。最后在唐智宇的解释下,父母才放下了心,然后唐智宇洗了个澡就去吃饭了。唐智宇的爸爸是一家公司的部门经理,妈妈一家企业的员工,家里的条件在同学中还算可以。唐智宇的父母思想比较开放,所以对唐智宇管的也比较宽松一些。中国的父母经常教育孩子说:“人若在前二十年努力了,那么他以后就会过的很好;人若在前二十年享乐了,那么他以后就只有受苦了。”大多数的父母都认为:只有让孩子把书念成了,才会有好的出路,所以他们让孩子从小就爬在书堆里,一直熬到二十几,中间还要不停的加料。到头来问孩子这二十几年是咋过的,他们也一头雾水,因为一想起来就是书,一提到学习,他们就能感觉到地球的转动了。人这一生中最美好的是什么,那就是回忆,特别是五十岁以后的老人,回忆更是他们的珍宝。人们的回忆可以有好多次,但经历仅仅只有一次,最后当人们将要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往往都会回顾一下自己这一生的经历,有的是笑着离开的,有的是叹着气离开的,也有的是睁着眼离开的......父母们都希望孩子们一辈子过的快乐幸福,那么试问孩子这二十几年快乐吗?他们留下了什么,在他们往后的二十几年的忙碌工作中又能留下什么?;

最新小说: 奶爸:开局女儿堵门,妈咪超凶的 大秦守陵人 荒野求生,我被迫无敌了 长安之上 身为牧师,带把锤子不过分吧? 种田空间 大唐:躺平的我,被李二偷听心声 重生万年后 震惊!我修仙秘密被孙女直播曝光 都市仙尊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