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牛中文 > 其他类型 > 渣瘾君子 >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七章(1 / 1)

凉釉并非真的是去买衣服,她主要的目的是为了查看查看那张银行卡里究竟有多少钱。

这直接关系到她小金库的金子数量。

所以一到公司楼下,凉釉就撒开拽着平凡的手,跑到建行自动取款机那。把卡插进去,按下黎天给的密码。卡被吞进去的兹兹声,在凉釉耳里就是天籁。

凉釉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颤着手指头按下数字,紧张地抬头瞅着屏幕,最后欣喜的发现上面出来好几个零。

“个、十、百、千百万!”

凉釉内心一阵激荡,娘嘞,长这么大都没有见过这么多钱,她是要发了这是!

抽出卡,转过身,眉眼笑弯弯,大步走出去挎上平凡的胳膊,嘚瑟道:“平凡姐,走,我请你吃东西,妹妹我有钱!”末了又加一句,“钱多,愁花!”

平凡不知凉釉突然的喜悦在哪,但她的任务就是看住凉釉。所以任由她挎着自己朝前走,于平凡而言,最重要的人只有白慕枫一人,其他人都是摆设。无关情感。

漫步在冬日难得的太阳天里,凉釉无比欣喜身边有个可以依靠的朋友。她们可以聊天、可以一起逛街、可以玩自拍,这是凉釉一直幻想的事情。

“平凡姐,来嘟嘴!我们拍照哈。”凉釉走到广场中间的喷池那,举着手里的手机对平凡说。

平凡无奈,这么大了还要陪聊陪玩兼卖萌,陪凉釉实在是一件苦差事。只出来这么会儿她就想念白慕枫。

谁知a城说不大就不大,茫茫人海里,你始终会遇见你不想遇见的人。

“嗨,你是凉釉?!”带着惊喜的疑问句突然砸进凉釉的耳朵里,就连淡定的平凡也不由自主地转过头张望。

说话的这个女人大概一米六七,大冬天还带着褐色无边太阳镜,头发全部梳到脑后扎成一个球,肩上披着黑色毛绒围巾,身穿最新款的el白绿色相间的毛呢订扣子大衣。简单大方而不失优雅随性。

条子靓!正点。平凡不禁赞叹。

凉釉听有人叫她好奇转过身张望,看到平凡心中赞叹的女人时,忍不住后退两步。

这,这,这是苏苏慧!没错,绝对是她!瞧她那张蔑视人样儿的脸。

苏慧以为她带着墨镜凉釉没认出来她,所幸摘下墨镜,再次打招呼:“凉釉,我是苏慧,果真是你呢。”

凉釉闻言却紧紧扒住平凡的胳膊,手指因为用力蜷缩在一起。好在冬天穿衣厚,平凡没觉到疼。只是有些奇怪为什么遇到熟人的凉釉像见了鬼似的害怕。

“恩,你好。”

是那个最鄙视自己的苏慧。她想做什么?再来当着众人的面羞辱她吗?

苏慧得到凉釉不咸不淡的回应,内心有些失望。她重新带回墨镜,微仰脸问:“凉釉,今年的同学会去参加吗?我们都希望你去。”

“我有事的。”凉釉摇摇头,微颤的声音里带着忐忑,抓住平凡的手指由于用力而泛白。

不意外的拒绝,苏慧还想继续说什么,可凉釉不给面子要离开。

“那个,我和平凡姐还有事,你慢慢玩。我们走了。”说完不等苏慧有反应,凉釉就低头拉着平凡离开。

捏着平凡胳膊的手指渐渐下滑紧握成拳头,她低着头越走越快,竟然甩掉平凡走在前面。

平凡不傻,自然知道其中有猫腻。但她选择不问,有些人的不管当事人是主动还是被动的挖出来都只会让人更疼痛,何必呢?

“咦,刚才你不是说看到凉釉了吗?怎么,人呢?”苏慧的女伴追上来问她。

“唉!还是老样子。”苏慧苦笑摇摇头,那跟上来的女伴听完也失望的叹息一声。

“没事,总会好的,走吧。”俩人也结伴离开。

原本以为会很欢愉的想见,只剩下各自长长的叹息。

苏慧想:原来她们以为凉釉的天真不懂事都是装出来骗林志辉的,可踏足社会工作,接触到形形色色不同的人,上过当受过骗,也被人背后使过绊子后,才惊觉原来凉釉的天真只是因为二。

真正装的人,表面上礼貌、懂理、和善,常常前前后后姐姐长妹妹短,其实内心早已经爬满了蛆虫,无比肮脏恶心。

凉釉,我们都欠你一句道歉。

广场上人群熙攘,凉釉低着头横冲直撞,好不容易看到一个咖啡厅,就闷着头躲进去。只要不见到她们,她心就是安宁的、快乐的。

“平凡姐,来来,坐这。我帮你点餐了。”凉釉开心的朝进店张望寻人的平凡招手。

凉釉唯一的优点就是恢复能力极强。话说黎天曾经暗中怀疑她是不是打不死的女版小强呢。

“给你点的卡布奇诺,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凉釉献宝地把马克杯推到平凡眼前,两只手撑着脸颊,弯弯笑眼里满是星星。

“唔,还好。再点个芝士蛋糕给我。”

“恩,好。”凉釉快乐的起身为平凡服务,她哼着小调努力消除刚才见到苏慧的不适感。

都过去了,何必在意?我是凉釉,是快乐的凉釉,一定会是快乐的凉釉。

“呐,平凡姐,你的芝士蛋糕。”

低头发短信的平凡悄悄收起手机搁在一旁,抬起头冲凉釉微微一笑。

“恩,凉子,你把我当姐姐吗?”

“当然。”

笃定的回答又让平凡嘴角勾起。她现在是巧妙设下陷阱的猎人,等着凉釉自己套上来。

“那,姐很好奇你对黎天的感觉。”

“为什么?”

“因为你看上去很喜欢黎天。”

平凡故意这么说,她要知道凉釉心里对黎天是什么个想法。

“噗!”凉釉喝下去的咖啡吐出来,幸好她喷she的劲头不大,没有洒到平凡脸上。但是洁白印花桌布还是糟了秧。

“咳咳,瞎说。”凉釉一边反驳一边用纸巾擦桌布,哇嘞,平凡姐怎么会有这么个不靠谱的想法?她怎么会喜欢黎天呢?

事实上,凉釉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她不会去想没有答案的事。

“哦?”

“黎天这么霸道,还有神经病,不是什么良托。要是我喜欢他”凉釉说到这浑身打哆嗦,可能吗,喜欢他?喜欢那个没事就抽风外兼喜欢压着她干坏事的黎天?

凉釉脑子瞬间晕晕乎乎。这问题,想不明白也想不通。喜欢哪有这么简单呢?可是凉釉还是控制不住大脑的神经系统,她的脑中自动播放出黎天做饭、洗衣裳和皱着眉头叮嘱她不许光脚穿鞋、不许冷天吃冰淇淋、不许睡觉裹着被子蒙头睡的样子。

其实,不发疯的黎天还挺帅的。

“如果有一天你会黎天结婚,你会抛弃黎天吗?”平凡接着抛出凉釉更没有想过的问题。

“会呀,肯定会。黎天是混蛋,他欺负我我绝对会甩开他让他滚蛋!”

这问题凉釉半点大梗都没有。必须的是,黎天这么混蛋她必须抛弃他。这事她倒是真的天天想。不过,她就听了后半句,前半句结婚那茬露听了。

瞬间,搁在平凡手边的手机屏幕亮了。平凡抽空低头瞄过去,如无其事拿起手机轻轻在屏幕上一滑,手机屏幕显现四个字:通话结束。

手机被温柔放下,正手舞足蹈向平凡描述黎天多么混蛋的凉釉没有注意到她的小动作。

白慕枫踏进这家咖啡厅,直接奔着靠窗的位置走过去,这时凉釉还在吃着碟子里的蓝莓蛋糕。

“平凡姐,你和白慕枫是什么关系啊?”凉釉同样好奇这个问题很久。

平凡抿嘴一笑,眼里满是幸福。刚要开口,却被站定在她旁边的白慕枫抢白:“没有关系。”

冷冰冰的字眼打破平凡的自以为是的自足。但对于白慕枫,平凡向来说不出“不”。

毫无犹豫往里坐过去,顺手招呼服务员,点了一杯白慕枫最喜欢喝的蓝山咖啡,然后安静坐在那不语。

这一系列动作看在凉釉眼里,就是白慕枫在欺负平凡。你看,明明平凡姐为他付出这么多,他还眼鼻子高于顶,看向平凡姐的尽是嫌弃的眼神。

哼,又一混蛋。

“你他妈哼什么哼!给我老实点,我可不是黎天!”一上来,白慕枫就对凉釉不客气。他在手机那头听的是清清楚楚,凉釉这小妇女尽找机会准备抛弃黎天呢!

想他兄弟黎天对这小妇女这么上心,合着最后养了一头不识抬举的白眼狼?!

“我问你,你刚刚那话头什么意思?什么叫黎天混蛋,你肯定会找机会甩开他?”

凉釉诧异望向平凡,而平凡却毫无愧意坦荡的望回去。

“没什么意思,就那个意思。”凉釉低下头,手里的叉子无意识捣碟里的蓝莓蛋糕。

“你再说一遍!”白慕枫的口气突然狠戾起来,他甚至像黎天上身般,带着脱常的神经质。

凉釉提起眼角瞄一眼莫名的白慕枫,转瞬却耷拉下眼皮继续戳蛋糕,却不言不语。她虽然不知道白慕枫在气什么,但总归知道有些人不能惹。

“你也不看看你那德行,什么都不会,整天吃饱了睡睡饱了吃,跟猪似的,还嫌弃黎天混蛋。你那才叫混蛋!

嘿,我说,你见过哪家妇女不会烧饭做菜洗衣裳,怎么偏偏到了你头上,就反了呢?你是不是装纯情骗黎天呢?”

白慕枫瞅着凉釉整一脸小媳妇样,以为她害怕了,就带着教训的口气训斥凉釉。

“我告诉你,甭给爷几个装!你丫充其量就是卖的,带不上台面,你自己好好端着,别整天对黎天摆架子,显得你多么良家妇女似的。哼,早就是不是chu了,再装都是被人穿过的破鞋,别他妈的给脸不要脸!”

低着头的凉釉,握着叉子的手不段用力,手背上每条血管竟暴起条条清晰,桌子下的腿不受控制的颤栗,胸腔里的怒火烧的她心口酸疼。

“我说你听见没?别带着耳朵不听话,瞧瞧你那穷酸样,本来就上不了大台面,黎天看上你也是你的福气,别整天把自己当宝贝,端架子闹着要离开。你离开去哪?

哦,找林志辉啊?”

白慕枫故意嗤笑两声,“恐怕人家不搭理你,嫌你傻!”

最新小说: 谍海偷天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八零好福妻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九零福运小俏媳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