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牛中文 > 其他类型 > 渣瘾君子 >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六章(1 / 1)

凉釉最近在琢磨一件事,是要钱还是要车?要车开费油,而且还得花钱保养,就跟养一小三似的,万一撞了人又得赔钱,再歹势一点要碰上个讹人的,那才是悲剧的开始。不过最最重要的是——她根本就不会开车!

最后总结起来就是还不如换成钱装自己腰包里,还可以买自己想买的东西。最重要的是等黎天哪天不待见自己后,她还有个小金库当嫁妆。

“黎天呐,黎天,呵呵,你渴不渴?”凉釉巴着黎天的梨花木办公桌,仰着张谄媚的脸把声音掐得很细。

黎天听见她说话,一抬头就望见凉釉那张呲着雪白大牙的笑脸,浑身磕碜地一激灵。

“你神经病啊!没事跑出来吓人干什么?”黎天不耐烦瞪她眼,腰使力带着旋转椅旋了45度,眼不见心为净。

“呵呵,黎天,黎天。”凉釉也不在意,一声叫的比一声娇。

黎天只觉得额头上青筋暴起,这女人有病是不是?没事学什么娃娃音,还不如shen吟两声让他心里爽爽得了!

“有事说事,别给我犯病,听见没!”

音调抬高八度,典型的威胁意味。再加上黎天吊起来的眉毛,凉釉就知道他的耐性没了。唔,说事就说事,这可是你说的。

“咳咳。”她清了清嗓子道,“我不要买车了,你直接给我钱吧。”

“嘿!”黎天一听把文件往桌上一摔,站起身从上往下打量着凉釉,蓦地投下了一片阴影。凉釉心里发怵,但仍装作无辜的样子,左右张望,就是不敢看黎天。

“你再说一遍?”黎天只用食指和大拇指捏起凉釉的下巴,一张看不清喜怒哀乐的面瘫脸映入凉釉的视线。

“我不要车要钱。”

“给我个合适的理由。”

黎天声音冰冰冷冷,听在凉釉耳里就是他要发怒的前兆。也对,好不容易这个渣渣良心发现给自己点好处,她还不识抬举的提要求。

别看黎天表面上风平浪静,其实内心炸开了锅。这能不急吗?他好好地计划要是被这不长眼的小妇女毁咯,他不是白瞎忙乎了吗?

“钱多心里踏实。”凉釉苦着脸想半天就想出来这么个理由。

啧,女人的通病——爱钱。

黎天撤开手,一只手插在裤兜里回到办公桌后头坐下,然后摆出恩主的姿态来,大手一挥,说了句:“准了。”

凉釉又呲着牙笑的很猥琐。

女人就是好哄。给点钱就开心,再要是让她爽爽,就更开心了。黎天心里念叨白慕枫给他说过得话,觉得这话果真是至理名言。

哪想凉釉忽然又想起一茬,“黎天,不用买车,那我家户口本还给我吧。”

凉釉心里还是不踏实,怎么说她家的户口本放在黎天那一肚子坏水的人手里,早晚得出事,还是拿回来比较安心。

黎天正在写字的手一顿,好在人脑子转的快,立马想到回击点:“哦,我拿去给你办车牌了,钱都交了。都怪你不早说!”

凉釉一听老实了。

“对了,回来阿成上来给我们照相,你把自己整机灵样点,别磕碜着脸像小媳妇,丢人!”

“照什么相啊?”凉釉回到自己座位上,撕开一包薯片,往嘴里丢一片,随口回道。

“”

“哼,不说就不说,傲娇什么劲儿?”凉釉不满,坐在那翘着二郎腿吃薯片。

男人都是神经病,话不投机半句多。问一句能回答你半句都不错了,什么玩意儿都!

黎天害怕事儿黄,赶紧掏出一张银行卡,端着架子朝她喊:“小釉子,你过来。”

“干嘛?”

“嘶,教你过来你就过来!嘿,我发现你最近怪不老实的,是不是想我收拾你!”

熟悉的威胁又来一遍,凉釉不在乎的摇摇头就是不去。她现在越来越不怕黎天,简单来说人家是狗胆子钳进胸腔里了。反正黎天就那样,怎么着就是两手段。吼她或者shang她。

前者她耳朵已经长了厚茧,听不见。后者她学会怎么让自己爽,她不害怕。

“过来!否则没钱拿!”黎天再次威胁,他最近很郁闷,他觉得现在这捡来的玩具快要踩在自己头上,他反而成了快要被玩坏的那个。

“嘿嘿。”凉釉这倒手长脚长了,拿起桌上的卡往自己衣服口袋里揣。“多少钱呐?”

“一毛钱!”黎天没好气吼道。

一毛钱他要真拿的出手她就敢接。凉釉估摸着应该有五位数,怎么说买辆车没有五位数买不来。

“呵呵”傻笑两声表示心满意足,又小跑回自己的小桌子那玩去了。

黎天胸口升腾出一阵闷气,他被这只会吃喝拉撒睡的小妇女气的蛋又开始疼了!哎,拿了他的钱都不知道表示表示?就知道傻笑嘻嘻当二百五,他黎天是不是瞎了眼才看上这扶不起墙的破玩具?

“黎天,我们来了。”席连成和白慕枫赶巧这时候进来,害的黎天连反悔退货的机会都没有。

“咦,平凡姐,好久不见!”凉釉顺着声响往门外看,惊喜的发现平凡跟在白慕枫后头进来。

她特别喜欢平凡,但是黎天总是不让她跟平凡出去。最烦人的是,黎天去哪她都得去哪,要是她耍性子不去,黎天就开始耍狠。有时候会间接抽风,像个真正的神经病。久而久之,凉釉就不敢不顺从。

平凡得到白慕枫微微点头示意,端着温柔贤惠的暖笑缓步朝凉釉走来。

今天的平凡披着亚麻色波浪卷,穿着军绿色粗呢修身大衣,里面粉红色长款毛衣打底,脖子上捶搭着着毛绒棕色带穗围巾,脚上穿着过膝的卡其色长靴,举手投足间带着优雅和成熟。

“平凡姐,你好漂亮。”凉釉低着头瞅着自己一身普通的羽绒服,再瞅瞅平凡身上的衣服,自惭形秽。

“你管管你家平凡,一上来就让小釉子磕巴脸,回头怎么照相啊?”黎天瞅着凉釉那张崇拜平凡的小脸,气打不一处来。敢情她在自己身边趾高气扬,回头在平凡那装小猫,你丫不知道谁对你好啊!

黎天开始大言不惭。自认为他是对凉釉最好的人。

白慕枫没辙,现在的黎天还不如整天发病呢,就凉釉那顶多算的上清秀的脸外加不及格的身材,白送他他还不要呢!偏偏黎天非她不可。

唉,也怪黎天造了不该造的孽,因果轮回,怪他遇到这么个折磨人的主儿。

“平凡,机灵点。”白慕枫连头都不回对平凡下令。

平凡收到白慕枫的警告,却满是笑容的哎哎声。

只要白慕枫能想着她,就算她为他做任何事她都心甘情愿。

“凉子,来,姐姐帮你画个小妆,让你也像我这么漂亮回,好不好?”平凡抛出诱饵引诱她,而凉釉真的被猪油蒙了心,乖乖点头答应。

这副乖巧样落在黎天眼里,又是一顿吐槽。

“你们说她是不是同性恋,是不是?看着平凡的眼睛都快要脱窗了,啊,她是不是有病,是不是有病!”

“我看有病的是你!”白慕枫毫不留情的道出事实。席连成不忍心黎天被白慕枫看不起,偷偷拽白慕枫的衣角,示意他少说话。

“有病你大爷!”黎天爆粗口。

“嗨嗨嗨,别生气。你们都没病。”席连成装和事佬,他最喜欢干这种事,可以刷存在感。

“不过,黎天,你想清楚没?这事就这么办了,咱可不能反悔了。”席连成试图最后一次提醒黎天。

“知道。”

黎天无比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他也无比清楚凉釉对他来说是解药。凉釉不是个好女人,确切来说就是什么都不会的主儿,但是于他黎天而言,只要能救他出黑渊的地狱,他就把她绑身边一辈子。

秀秀一直缠着他,缠的他内心过不去那道坎。阮婉清的抛弃膈应他,膈应他情深不过如白纸薄。

欺负凉釉让他变态扭曲的内心得到一丝安宁。就这安宁让他无比贪恋。

“来来来,照相哈。你们俩笑的开心点!”席连成摆弄着胸前的单反,学着照相馆的照相师傅,对他们俩指手画脚。

“你们靠近点,哎,对,就这样。”

“不对不对,黎天别整着一副抗美援朝的样儿!开心点!还有那个凉釉,你他妈能不能别笑的这么傻,微笑,微笑懂不懂!”

“哎,对,对,就这样,来说声茄子。”

终于拍完,黎天举着单反翻看,就被凉釉呲着门牙笑的跟憨兔的模样给气炸。这拍的什么是!两眼眯缝着,大白牙露着,嘴咧着,还是个人样吗?

“你就这么给我拍的?”黎天对席连成就开炮。

“对啊,这样喜庆。她多像没见过世面的小媳妇啊,对吧,慕枫。”席连成对白慕枫使眼色,白慕枫恩恩点头,视线落在准备拿包走人的那俩人身上。

“你们干什么去?”白慕枫凌厉问。

“买衣服去!”凉釉理直气壮回他。

黎天正巴不得她赶紧走,随口恩恩声:“赶紧滚。”

平凡看向白慕枫,瞧见他皱着眉头点点头,便微颔首表示知道。拉着凉釉走了。

黎天越瞅席连成照的相片,越觉得凉釉长得真不带劲。

“丑,太丑了,我想退货。”

“噗哈哈哈。”席连成和白慕枫没良心大笑起来。黎天这货,终于知道自己眼光多差了。

最新小说: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九零福运小俏媳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谍海偷天 八零好福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