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牛中文 > 其他类型 > 渣瘾君子 >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一章(1 / 1)

“凉子,你怎么还不上班去?在家都呆三天了都。”凉釉老娘看不惯闺女在家吃喝拉撒睡的懒样,都多大了还跟个没长大的孩子似的,以后可怎么办呀。

“没事,等老板出院了我就上班去。”凉釉眼睛不眨,大手一挥特豪气。

“你老板出不出院和你这小职员有什么关系?难道还是你踢的!”凉釉老娘心里猜忌着,这凉釉前后说话不靠谱,莫不是公司嫌她手笨,把她炒鱿鱼了吧。

“要是你真的做不下去,妈也不怪你。回头你再找一份。”

凉釉听闻瞬间眼睛一亮。她就等她老娘说这句呢!

“妈,我也觉得我的性子不太适合搁公司里头工作。我太不懂人情世故。”这话说的凉釉老娘频频点头。

“妈,要不你和爸去你们学校走动走动,让我当个老师什么的?这多好啊,咱们家以后就是教育世家!”凉釉搓着手谄媚的走到她老娘跟前,眨巴着眼睛对她老娘放电。

老娘,快看我无辜的大眼睛。

凉釉老娘深呼一口气,果断闭上眼睛不说话,扭头就走。

“嘿,妈,你考虑考虑呗!”凉釉跟在后头咋呼。

“给你爸说去!”烂摊子留给一家之主吧,还是。

“呵呵,爸爸哎,我的亲爸嘞,你说我去当老师怎么样!为祖国的花朵牺牲自己貌美如花的女儿,多么伟大啊!”

凉釉想她爸一向对她言听计从,这事准是案板上铁打的事了,跑不掉。所以,凉釉毫不担心。

“唉——”

结果,一声长叹从凉釉爸嘴来出来,凉釉莫名其妙的看着她爸背着手摇摇头走出家门。

“这什么意思这是?”

“你爸意思是说,与其让你祸害别人家的小孩,还不如呆在家里祸害我们这把老骨头得了!”凉釉老娘说完,拿着包刺溜逃出家门。就怕凉釉跟在后头甩鼻涕掉眼泪,磨他们答应不可。

“你们”凉釉颤抖着手指着紧闭的大门。

哼,这是亲爹亲妈嘛。没义气。

气哼哼的凉釉坐在沙发上抱着抱枕发呆。愁死了,以后她可以干什么啊?估计皇朝是回不去了,黎天那个特记仇的混蛋铁定记着被踩蛋蛋的事儿,回头准得折磨自己报复回来。

唉,可惜了皇朝强悍的福利待遇。像她这样什么都不会的会计,没事在公司打打酱油,一个月净赚3000元。够自己零花,反正吃喝在家。

后面当了黎天的小秘书,这工资涨的更快。而且什么都不用做,还有灰色收入。嘿嘿,凉釉想到这偷笑两声。她o了o口袋里的那张银行卡,笑的很猥琐。

老娘,你不用担心我会饿死。这里头的钱少说五位数呢!全是她从黎天那搜刮来的。

“喂,谁呀。”正高兴的凉釉滑开响着的手机,看也没看上面的来电显示。

“妈的,你给我开门!”黎天呆在她家小区下面老久,看着凉釉爸妈出了小区大门才上来找凉釉。

一道闪电打在凉釉头上,凉釉的头顶出现了上帝招唤她的光环和对她傻笑的天使。

“扑通”声,凉釉的手机被她甩在地上。她着急的站起身在原地来回转。

怎么办,怎么办,要不要报警。报吧,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恩,凉釉不要怕不要怕。

“咣咣——”凉釉家的防盗门被拍的嗙嗙响,凉釉吓得整个人缩在原地不敢动弹。

“我数到十,你要是不开门,后果自负。1,2”屋内响起黎天阴狠狠又洪亮的威胁。

凉釉颤巍巍把门打开,躲在门后面不出来。心里默念:你看不到我,你看不到我,你看不到我。

“又来这招,你当我是瞎子还是傻子啊你!”黎天眼皮都没翻一下,直接从门后面把凉釉扯出来,然后把门甩上。

凉釉低着头不说话,习惯性的绞着两只手,标准的一副小媳妇样。

黎天瞅着她一身恶心的粉红色hollokity毛绒绒的睡衣,就想吐。这都是什么审美观?黎天再往下看,火气立马上来。

“你鞋呢?”凉釉又光着脚丫。

“哦。”凉釉撒丫子跑开,跑回卧室穿上毛绒绒粉红色的拖鞋,识时务的低着头小媳妇的碎步走到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的黎天跟前。

“别以为装着一脸小媳妇样我就能放过你!说,你脑袋犯抽是怎么着。做的是什么混蛋事,啊?”

黎天等凉釉站过来,立马开炮,他恨不得把凉釉的脑袋塞到马桶里,看水流能不能把她整个人冲下去。

“”凉釉憋紧嘴,死不吭声。这个危险时候,绝对不可以笑!

“哑巴了啊?你知道你gan的是什么事?那是断子绝孙的事!你以后还想生孩子不?”黎天悄悄夹紧腿,他还能感受到前列腺上头的神经还在可怜巴巴的说:主人,我好疼。

“是你蛋疼又不是我蛋疼,我怎么不能生孩子。”凉釉嘴贱的小声反驳。

黎天耳朵尖着呢,听的那是一清二楚。两眼对她一瞪,厉声说:“我是你男人,你把我蛋踢坏了,谁朝你播种子啊?”

“你才不”

“你要敢说你不是我女人,我现在立刻把你办了,你信不信?”黎天截断凉釉的话,恶狠狠威胁。

“”

“过来,给我oo,你来治愈下它。”黎天右腿从左腿上下来,两只腿大刺刺分开而坐。他还准备掏跟烟,等回头凉釉治愈小黎天时,他抽口烟好好享受下这待遇。

妈的,这事他想好几天了。打不能打,一骂就哭,还鼻涕泗横膈应自己。倒不如找个能让自己shuang的法子算了。

凉釉闻言抬起头就瞧见黎天这副大爷样,立马狗胆子上身。你真不知道我为什么踩你吗?行,我告诉你这个混蛋二百五!

“你装什么大爷你,这就是我给你的惩罚,就是让你记住别老做淡疼的事!”

凉釉一只手叉着腰,一只手指着黎天的鼻尖就骂。她不管了,破罐子破摔,大不了两人同归于尽!

“我做什么蛋疼的事了?我是你男人,我shang你,那叫淡疼吗?你不也啊呀啊呀说:呜呜,求求你”黎天故意学凉釉呜咽哭泣时的样子,他最喜欢凉釉磕巴着脸哀求他,特别能让他爽上天!

带劲儿!

“你,你不要脸。谁求你了!我,我,”凉釉被黎天不要脸的劲儿气的脸通红,大大的眼睛水汽快要冒出来,她恨不得再狠踩黎天那话儿一下,让他明白女人不是好惹的!

说做就做,凉釉像头发怒的小母牛,头顶着角鼻子冒着粗气直冲黎天那。黎天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凉釉打的什么主意。当凉釉刚近他身,人家手脚利落的把人拦腰接住按倒在沙发上,人跟着压上去。

“你奉献精神不错,以身相许来弥补错误,柳下惠同志也会同意的。”说完,狼嘴叨住凉釉的小zui,狠狠吻下去,手也钻进衣服里乱窜。这回他还故意用(重。仗)那块顶顶凉釉的妹妹,以此证明他还是个男人。

“黎天,我肚子疼。”等黎天的嘴转移阵地来到她的脖子上时,凉釉突然煞风景的来一句。

“别装可怜!我还没有真办你呢!你上哪疼去。”黎天不理,只当凉釉故意找借口。

“嘶——真的”凉釉断着气说话。

黎天皱着眉头,不高兴瞅着凉釉。他抬起只手把凉釉额前的头发拨开,真的发现那里汗湿一片。再o、o凉釉的脸颊,确实有些发烫。

黎天顾不得他的小dd,起身把凉釉拉起来,问:“怎么回事?”

“被被你气的。”凉釉疼的额冒虚汗,捂着肚子,还是有力气朝黎天翻白眼。刚才就开始抽疼,可她还在气头上,就忽略了这疼痛。这不,被黎天欺负上,肚子抽疼的更厉害。

“你少扯!”黎天懒得理她,以前凉釉气的跳脚时,也没见她喊肚子疼。

侦查功夫一流的黎天左右张望,撇到不远处的垃圾桶中赫然躺着几盒冰淇淋。

“谁让你吃冰淇淋的?我不是说了不许吃!”黎天火气直接上来,都说了多少遍天凉不许吃就是不听,大冬天能吃吗?还喜欢光着脚乱逛,什么破习惯!

疼死拉倒!

原本头靠在黎天肩上的凉釉,心一虚,脖子都缩掉半半儿,采取不理会政策,闭上眼只哼唧疼。

“收拾东西跟我回去!”黎天又下一道指令。

“我不!明天是星期六,我本来就该回家的。”凉釉睁开双眼,坐直身体,朝黎天抗议。

“别叽歪,跟我回去!你妈怎么照顾你的?就照顾成这样,恩?还吃冰淇淋,谁给你买的?”

“不许骂我妈!”

“谁骂你妈了?我他妈的骂你呢!你长脑子不?大冬天的能吃冰淇淋吗,能光着脚踩地板上吗?整天好吃懒做,还不好好吃饭,就你这样,林志辉也是嫌弃你懦弱、啥都不会的样儿!

就我奇葩,拉着你把你当宝贝。还整天给你做饭洗衣裳,外加刷马桶,你还无耻的踩我蛋!”

黎天说一大段不带喘气。两手还跟着乱挥舞。

凉釉却是气打不一处来。这人要不要脸啊。逮着训她的名义,实则是贬低她和林志辉,抬高自己!什么叫把她当宝贝,什么叫给她做法洗衣裳,那之前动不动就收拾她、欺负她都是假的吗?

“滚,我不需要你稀罕!”

“甭扯了,赶紧和我回去。在这你能过得好吗?”

“你你你”凉釉连声三个你,就气晕过去。她肚子这么疼,这大爷还有闲工夫数落她,他是不是有病?

最新小说: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九零福运小俏媳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谍海偷天 八零好福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