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牛中文 > 其他类型 > 渣瘾君子 >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八章(1 / 1)

白慕枫和席连成赶来时,正巧在门口遇到挎着林志辉胳肘子的阮婉清。

阮婉清眼尖先一步给他们打声招呼,可白慕枫和席连成瞥都没瞥他们一眼,席连成更甚故意与阮婉清擦肩而过。

然后以他们都能听见的声音骂了句:biao子!

阮婉清被他大力一蹭,身子不由歪倒一旁。幸亏林志辉人高马大挨得住,不然阮婉清真的就出丑了。

林志辉没有搭理席连成,只是低头把阮婉清委委屈屈的表情打量清楚。

以黎天和他这帮哥们的态度来看,阮婉清貌似不是个受欢迎的人。换句话说,阮婉清之前对自己有所隐瞒咯?呵呵,这真是搞笑啊。

林志辉和阮婉清各想心事却还是表面恩爱离开这里。

自打白慕枫接通凉釉无声的电话,心就直抽抽的。他在手机那头把刚才的情况听的是一清二楚,他特别害怕黎天当着大庭广众的面儿发疯。

这怎么着都是有损形象的事!万一黎天当着a城人民的面作出不恰当的举动,到时候被好事者拍到发到网上去,那就不是想压就能压下来的事儿。

白慕枫打着最坏的算盘,谁知他揪着心快步走到他们桌上时,都是一派平静。没有他想象中的掀桌子打女人的样。

“呼——”白慕枫长舒一口气。

席连成紧随其后,他从后面只看到黎天整个身子倚在座背上,手里夹着半截烟。而凉釉小媳妇似的低着头,貌似很老实。

“呼——”席连成也长舒一口气。

“黎天,怎么得空来这吃啦?”白慕枫虽然放下半颗心,但还有半颗吊在半空中呢。黎天没有动静的时候才最值得人担心。

“”黎天没有抬头,没有回答。手里夹着烟狠狠吸两口,然后瞪着前方。

凉釉怯怯抬头看了眼白慕枫,朝白慕枫嘟囔句:“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个屁!你刚刚不就是在这的吗?没事别装纯情,你个大爷!”席连成最讨厌女人端着纯真的小脸装无辜,特像那个biao子阮婉清。他看了特想抽!

席连成大嗓门这一喊,把隔壁几桌食客给惊扰道。一个个伸长脖子往这边瞅,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个混蛋二百五,你才是没事找抽型!”白慕枫气的一个大耳瓜子呼在席连成头上。

都这样了,还不知道低调!非得把事情闹大才符合你二世祖的身份啊?

凉釉也脑缺,她低着头瞅明眼前席连成那囧状,竟然乐呵呵起来。一时半会儿把最oss黎天抛至脑后。

“你笑屁啊你!”席连成越发不待见凉釉这小妇女,合起来她就喜欢嘲笑自己怎么着?

凉釉闭上呵呵笑的嘴,乖乖把头垂的更低,两手搅在一起玩。

“走!”沉默不语的黎天把最后一口烟吸完,阴沉沉吐出这个字。

白慕枫和席连成有些怔忪(zhong),两人搞不明白脸色难看的黎天是对自己下逐客令还是赶凉釉走?这样的黎天,他们摸不清。

“哦。”凉釉轻轻答腔,站起身拉开椅子就要走。

黎天听到自己身边椅子摩擦地面的声音,咬着牙,回头狠狠瞪着凉釉。

别以为你装小媳妇样这事就能翻篇?他都记着呢。瞧瞧你现在这急不可破离开的小模样,是不是准备回去给你的奸夫撒娇发情去!哼,做梦!

黎天越想越气,他直接起身,扯着凉釉的手扭头就走。他现在一肚子火,没有地方可以发泄!

这小妇女敢情还是y娃dang妇来着!

席连成见黎天气冲冲拉着凉釉就走的架势像是去火葬场似的,哎哎叫唤两声赶紧跟上去。

白慕枫刚踏出一只脚先跟上去,就被站在一旁一直观察他们的服务员给拦下。

“一共二百八十八元,请结账。”

“我艹你大爷。”白慕枫忍不住碎口。

妈蛋,他们都成吃霸王餐的了!

凉釉被黎天一路扯一路拽还没顺着巷弄口走两步,愤怒中的黎天越加嫌弃凉釉脚程慢。他把凉釉挂在胳膊上随便那么两手一折,扛到肩上,大步流星往前走。

这姿势,不浪漫更不好受。

凉釉头部朝下,装满东西的胃被黎天硬邦邦的肩膀折成两半。随着黎天的身子一颠一颠,凉釉觉得自己快要忍不住胸腔翻涌的吐意。可凉釉还是不敢反抗,她从黎天身上感受到强大的火气,她害怕黎天发疯。

席连成一直紧紧根在后头不敢叫嚷。

黎天把凉釉塞进巷弄口外的车里,对巴巴想挤上来的席连成一声吼:“滚!”便毫不留情摔上车门,飞速驶离。

“你愣在这干什么?黎天呢?”赶过来的白慕枫冲席连成问道。

“他妈的冲我嚷嚷什么!黎天让我滚!”席连成叉着腰反过来冲白慕枫咋呼。他快要气疯了,凭什么受伤的都是他啊?

“你”

得,白慕枫认栽。他闭嘴成了吧。

“那你说现在怎么办?”席连成半晌没绷住,仰着磕巴的小脸问白慕枫。

白慕枫扶额在原地转着圈想半天,然后琢磨着反问席连成:“你说刚刚黎天眼睛发红没?”

席连成歪着脑袋仔细想了想,摇摇头。

“你说黎天刚刚认得清我们是谁不?”

席连成觉得虽然黎天从头到尾都没有理会他们俩,但是最后那个“滚”字咬的是字正腔圆,绝对是他对自己不耐烦时吼的模样。

摇摇头。

“你说黎天掐凉釉的脖子没?”

席连成又摇摇头。他刚刚跟在后面看的是清清楚楚,黎天就只是把凉釉那小妇女折起来扛在肩上,但黎天发疯标准动作之一的“掐脖子”真的没有出现。

白慕枫长长呼一口老长的气。

“我擦这个小妇女,她nnd没事谎报军情干什么?吓死我了!”

席连成纳闷,摸着脑袋不解问:“慕枫,你什么意思?”

“意思你个头!黎天从头到尾都没有发疯!我们屁颠屁颠跟在他后头,都快要指着他的鼻子说他发疯了,他能不让你滚吗?”

席连成又被白慕枫一耳瓜子拍脑门上,这回他哦一声啥也没说。

得,敢情都是他们俩关心则乱!

“妈的,你告诉我,你和林志辉什么关系?”一进家门,凉釉就被黎天抵在门上问。

凉釉根本不知道黎天发的是哪门子疯!他不是应该发阮婉清的疯吗?怎么扯到自己身上来?

“黎天,黎天,你放开我,放开我!”凉釉双手被黎天压在门上,两tui跟着被黎天的腿压制住,动也动惮不得。

“放开你个屁!放开你去找那野男人!”

“黎天,你别无理取闹!”凉釉放弃挣扎,正眼对上黎天恶狠狠犯绿光的狼眼。

“我无理取闹,好,我他妈的就无理取闹怎么着!”黎天想也不想把凉釉甩在地上,跟着qi身压上。

凉釉还没反应过来,大脑后面就挨着地板。好在之前黎天把整个客厅都铺上地毯,否则这时候她后脑勺非得磕个大包!

“你有病!”凉釉正对着黎天那张愤怒的脸,扬声大骂。她飞溅的吐沫星子都喷到黎天脸上,黎天呢?大手一抹,压根不在乎。

“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我有病。”黎天知道凉釉说自己有病是指哪方面。对黎天来说,他也没必要对凉釉遮遮掩掩,凉釉是他一个人的玩具兼小妇女,任何事无须画蛇添足掩耳盗铃。

“”凉釉恼怒把头一偏,不想看黎天的无赖样。这个贱男人!

“怎么觉得我有病你嫌弃是吧,嗯?我他妈的还嫌你脏呢!”

“你说什么?谁脏!”凉釉闻言立马转回头死瞪着黎天。

黎天这话什么意思?

“我说什么?我说你是林志辉穿过的破鞋!”黎天对林志辉叫凉釉凉子吃味的紧,而且刚刚凉釉看着林志辉的眼神,明显是余情未了,当他瞎子吗?

还:凉子,你要幸福哦!啊呸,幸福你个淡疼!

凉釉第一次被黎天气的眼红。她的眼红是怒火把瞳仁渲染上火的焰色,不是往常掉眼泪的前兆。

凉釉用尽气力挣开被紧紧按在地板上的右手,下一秒“啪”的一声呼在黎天脸上。

“我没你脏!”凉釉一字一字从口中蹦出这四个字。

凉釉打出去这一巴掌并不害怕,相反心中腾起鼓鼓勇气。她继续蹙着眉头紧紧盯住黎天的眼睛,绝不退缩。

黎天的脸第一次被女人打,而且力道大的让他半张脸都偏到一边。

应该什么反应呢?是该奖赏胆小懦弱的小妇女胆长肥了,还是该惩罚他的玩具欺负主人?

“黎天,你才是被万人骑的鸭子。”

清清冷冷的声音继续从下头传到黎天的耳朵里。黎天眯着眼睛低着头审视身下那张倔强不服输的肉脸。

那双总是泛着水雾的汪汪大眼头一次露出不加掩饰的愤怒。

凉釉努力克制自己颤抖的身子,她胸腔团着一口气,憋得她好久好久。牙齿被自个儿咬的咯吱咯吱响。

“你活该被阮婉清甩,你这个大变态。”

凉釉继续辱骂黎天,她知道阮婉清是黎天心口不能触碰的一道疤。但是她就是要把他的疤掀开,让黎天痛苦就是让她快乐。

“你也活该被林志辉甩,你个biao子。”

黎天像没事人似的继续qi在凉釉时身上,他舌尖抵着右脸颊的腮帮,慢慢俯下身把头歪在凉釉耳边学她口音这么说。

最新小说: 八零好福妻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谍海偷天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九零福运小俏媳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