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牛中文 > 其他类型 > 渣瘾君子 >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1 / 1)

黎天的身子因为这道声音而僵硬住。

凉釉偷瞟黎天,她桌下的脚已经悄悄往外撤,准备一有情况随时逃跑。另外,赶紧从包里掏出手机紧紧攥在手里。有回平凡把她的手机拿过去,帮她在手机里存了他们三个人的电话,说如果黎天有情况突发,长按1键就能拨通白慕枫的电话。

黎天背部倚靠在座椅上,习惯性掏出一根烟点上,头也没回,不算热络的回答:“哦,还好吧。”

林志辉满诧异在这里遇见凉釉的,他站在阮婉清身后,高大的身躯把阮婉清拢在身影里。他对凉釉微微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凉釉本就不想让黎天知道她和林志辉的关系,遂微微颔首回过去。

叼着烟的黎天却真真把凉釉和林志辉这番互动看在眼里。他身子一歪,瞄到阮婉清身边站着的林志辉,默默打量。

林志辉祈长的身子、无框的金丝眼、若有似无的笑意,怎么看都怎么像是电影里终极oss,而且是伪善的大坏人模样。黎天忽略掉林志辉温文尔雅的气质,直接给人家盖上个“坏人”标签。

哼,就这货色!

“天哥,介不介意我们拼个桌。”阮婉清话里头没有询问意思,自己拉出黎天旁边的椅子直接坐下。

黎天与凉釉的桌位是标准的四人桌,黎天与凉釉本是对面相坐,而现在阮婉清坐在黎天旁边,现在就只剩下一个位置。

林志辉无奈只好坐在凉釉旁边。

“你什么意思啊?”黎天吐出一口烟,撇头问阮婉清。

“怎么,老朋友叙叙旧不成?天哥什么时候这么小气。”阮婉清依然端着完美的笑脸,动手拆掉起桌上未拆的的付费碗筷。

“哦,我们什么时候成了老朋友,我怎么不知道?”

黎天不留情的话让阮婉清夹菜的手不由一顿,而低头吃菜躲避风暴的凉釉却不由一笑。后来抬眼看大家都在瞅她,连忙低下头装作自己好饿。

“天哥,你别这样。”阮婉清帮黎天夹了叨鱼肉,便放下筷子,柔柔软软说。

林志辉瞅着阮婉清这会旧情人的架势有些不淡定,他也有些烦躁的想抽烟。你说,他们走到这再坐下来,阮婉清你td有没有回头看他一眼?你整个身子都快趴在黎天那货身上,你是想怎么着啊?

敢情你今天来拿我当炮灰不成?

林志辉确实不是善茬,他要是善茬,那当初就不会那么对待凉釉。他心眼小着呢。

“婉清,既然他不欢迎我们,我们走就是。”

“志辉,天哥再给我们开玩笑呢。他怎么会不欢迎我们呢?”阮婉清一脸笃定帮黎天打圆场,她知道黎天对她还有情,也许现在只不过还像以前故意气她呢。

“嘿,我说,你身上的香水味太重,我闻得的鼻子疼。你和小釉子换换位置。”黎天转头朝阮婉清吐口眼圈,眼里布满警告。

阮婉清这么久第一次从黎天那里获得冷漠。先前一次在秦淮会所里时,黎天还不是这样的呢。为什么不过短短时间,一切都变了呢?

“快点!”黎天不耐烦喝道。

阮婉清沉默起身,真的走过去和凉釉换位置。

低头想事情的凉釉根本懒得理这里的痴男怨女的事,可被黎天在下面重重一踢,忙慌神起来,因为起身太急,衣服角不小心勾到椅子背,差点跌倒出去。

“凉子小心!”林志辉忙伸手扯住她防止她跌倒,凉釉小声说了句:“谢谢。”没想到一抬头就看到黎天晦暗不明的神情。

凉釉心一抽,赶紧坐到黎天身坐好。

这不,她刚坐下,黎天较上劲:“你叫她什么?凉子,呦西,这么亲切,你认识她啊!”

“哦,认识,我们曾经谈过。”林志辉轻描淡写说出凉釉最不想让黎天知道的事情。

阮婉清不禁对林志辉侧目。这件事林志辉从未对她提过。

黎天嘴头的烟被咬断半截,他朝旁边“嘙”一声吐掉烟头。歪头朝凉釉邪笑道:“小釉子,你还顶能耐的哈。连林志辉这样的尖尖的人,你都谈过?”

凉釉胆战心惊看着笑意未达眼角的黎天,她想摇摇头可她确实和林志辉谈过。她想点点头,可是黎天恶狠狠的样简直是要吃了她。

凉釉滑开手机锁,调出键盘,长按1键。

林志辉好像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剑拔弩张似的,反倒比他们三人更自在的自己叨菜吃。

黎天没看走眼,林志辉这小子阴着呢。

“怎么不说话?来和我们聊聊你们俩的jian——情。”黎天紧咬后面两个字不放,凉釉摸不准黎天这什么状况。怎么和她想象的不一样啊?黎天不是见到阮婉清就发狂的吗?现在倒好,抓着她的旧事不放。

再说,她和林志辉谈过恋爱又如何?那都是八百年前的事!

“你有病吧。”凉釉小声嘀咕。

阮婉清瞧见黎天伸手要抓凉釉的衣领,忙做好人,“天哥,别这样对凉釉。”

“你管这么多做什么!”林志辉在旁边闲闲加过来句。这个阮婉清是不是还以为自己是黎天的心尖尖啊?没看出来黎天这货重点全在凉子身上吗?

林志辉开始慢慢审视阮婉清了。

黎天呢,淡淡瞥阮婉清眼,说:“没事你们就回吧。别老在我眼前晃荡,烦!”

凉釉一直偷偷瞅着阮婉清的表情,看到她因为黎天这句话整个脸耷拉下来,要哭不哭的样子可真好玩。凉釉心里呵呵直笑,她就是不待见阮婉清,谁让阮婉清的出现让她饱受痛苦?

总有一天,你们栽在我手里,等着瞧!凉釉在心里暗暗发誓。

阮婉清却把黎天的话当耳旁风。黎天怎么会真的赶她呢?黎天一向都是对她言听计从,就是发疯也是为了她。

“天哥,我们好好吃饭。凉釉,你也别惹黎天生气。”

这番话有退有进,凉釉忍不住抬起头狠狠剜眼阮婉清。

阮婉清柳眉凤眼、皮肤白皙透明、黑直长发至腰间,她嘴角一弯浅笑,轻手抬起把垂直下来的头发绾至耳后,那模样怎么看怎么清纯典雅。可是嘴怎么这么贱呢?

她怎么惹黎天生气了,她根本从你们来就一句话都没有说好不好!

阮婉清接到凉釉的眼刀,嘴角浅笑弧度反大,微摇头表示不介意,看在众人眼里却好像是凉釉不懂事。

凉釉被阮婉清这动作搞得火气也上来,她两颊鼓成两个大包,嘴撅起嘟着。林志辉好笑看着这样的凉釉,心中不免感叹:凉子啊,你还没有变。这么大了还是这般幼稚不懂事。

明明是叹息、略带讽刺的两声轻笑,在一直观察凉釉和林志辉的黎天眼里,那就是两人jian情的最大证据。

怎么着,我还在这里,你们俩就耐不住寂寞勾搭上了?你们当我是死了吗!

黎天大力扯凉釉的胳膊,由于力道没掌控好,凉釉被黎天拽的整个身子倒向黎天怀里,右手握着的手机也不小心被甩出去。

凉釉“啊”叫一声,她哪里能挨得住黎天的猝不及防!

“滚!”黎天瞪着对面的林志辉,他满眼喷火,他愤怒的想要撕碎林志辉“伪善”的笑脸。在他看来,一定是林志辉整天披着温文儒雅的狼皮蛊惑了这只属于自己的小白羊。

男人看男人与女人看男人是不一样的。林志辉明显从黎天眼里看出黎天对自己的敌意,显然这敌意与扣在他怀里的凉子有关。但阮婉清却以为黎天是因为林志辉为自己吃醋,拿凉釉当挡箭牌呢!

“天哥”阮婉清为难的呢喃一句。

林志辉目的达到。他和黎天一样,很不喜欢别的男人觊觎自己的女人。阮婉清家世好、长相好、气质佳,是做自己老婆的不二人选。既然黎天对自己未来老婆没有什么邪念,那么他大方离开才是识时务。

毕竟,凉釉只是他的过去。而他,没有任何一丝旧情难忘。

“既然,你不欢迎我们,婉清,我们走吧。”林志辉很满意黎天横眉冷目。他不理会阮婉清的依依不舍,率先起身毫无留恋走开。

“婉清,你不走我走了哦!”林志辉故意停在凉釉座位旁,回头对阮婉清温柔说道。语毕后,在黎天如狼盯梢的眼神里,弯腰拾起自己脚边的手机塞到凉釉垂下的手心里。

“凉子,要幸福哦!”林志辉朝她眨眨眼,头也不回走掉。

凉釉身子如抖糠般瑟缩,不要误会,她是被林志辉冷的。

哼,林志辉这臭男人肯定没安好心,他一定是故意的,故意的!

黎天眼神更加深沉。

凉子,以后我大概不会再遇到太过单纯而不懂事的你,但是基于我们曾经谈过一场纯纯的恋爱。我本着人道主义精神祝福你。毕竟,你算是我唯一没有碰过的女人。

阮婉清瞧着林志辉真的不管自己走掉,没办法也起身离开。

“天哥,那我走咯。”阮婉清对黎天温软浅语,清扬的秀发不经意扫过黎天的面颊。

“故意的。”凉釉把阮婉清走到黎天身边撩起长发的动作看的清清楚楚,她不免冷哼一声。

黎天自动把凉釉这句咕哝当成嫉妒。

这小妇女一定是嫉妒阮婉清是林志辉那货的女朋友。行,你行!你跟在我身边就必须有贞操观念!所以d,你现在磕碜着脸给谁看呢!

艹!

最新小说: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谍海偷天 九零福运小俏媳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八零好福妻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