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牛中文 > 其他类型 > 渣瘾君子 >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1 / 1)

这几天凉釉因为上次那件事耍脾气不理黎天。无论黎天怎么撩她,她就装作听不见看不见。黎天每回急了,都骂她聋眼瞎!凉釉哼哼两声算是回应,直气的黎天拍桌子砸板凳。

“我艹!我不就是混蛋了一回,最后不也没成吗?再说你到后来你不也爽的直哼唧吗?”这天黎天非把凉釉堵在门口,这么不要脸的对凉釉说道。

凉釉听前半句那叫一个气,听到后半句小脸不由一红。“你你才哼唧呢!”

“对啊,我是哼唧了!我那是被你爽的来着。”黎天凑近凉釉脸前,坏笑道。

凉釉可不像他似的没皮没脸,恼怒地推开他,撒丫子跑到卧房把门反锁。黎天也不急不恼,跟着走到卧房门前,嘭嘭砸门。

“出来!不然回头我接着办你,你信不信!”说完这话,黎天默数十下,果然在第九下,胆小的凉釉把门开出一条缝,整个身子躲在门后面偷瞄黎天。

“行了,别在这拌小媳妇样。赶紧换身衣服,爷带你出去溜达溜达。”黎天说完这句大摇大摆坐在沙发上看球赛。白慕枫说,女人嘛,好哄的很!给她们一鞭子时,再给她们一把糖,保准乖乖听你的话。哦,还有,要是让女人爽上天的话,那就更好哄了。

凉釉才不信黎天这么好心,肯定是变着法子想收拾她。哼,她良好市民不和神经病见识。整个就是一疯狗,咬起人来就不撒口,nnd王八羔子!

等凉釉磨磨蹭蹭穿戴好出来时,黎天早已经沉迷于球赛里不可自拔。

凉釉站定在黎天前面,弯腰戳戳他,“喂,我好了。”

黎天不吱声,学她这阵子装哑巴。

凉釉继续戳戳他,“喂,我好了,你走不走啊!”

黎天打掉她的手,目不转睛盯着电视屏幕也开始装聋作哑。凉釉无奈,你不搭理我我还真不稀罕。我走还不成?

可是当她一转身,黎天拉着她的胳膊把她搂进怀里,黎天嘴里还叨叨念念:“等我看完这一会儿哈。”

“臭男人。”凉釉在心里嘀咕一句,没办法只得乖乖呆在黎天怀里等。凉釉不喜欢看球赛,等着等着两眼一眯睡着了。

“嘿嘿,醒醒。”黎天拍醒她,凉釉抬头就对上黎天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我说你有点用好不好,别整天吃了睡睡了吃,跟猪一样。我问你,你是人还是牲畜啊?”

凉釉被他扶起,她刚揉眼,还没回嘴呢,黎天就拿着湿毛巾给她擦脸。擦好后,凉釉大大伸了个懒腰,两腿一摊,低头揉揉肚子,然后冲黎天无耻一笑:“那个,我饿了!”

“”

黎天坐在驾驶室里,从后视镜里看到坐在后面的凉釉整个人趴在车坐垫上睡觉。他第一次承认自己眼挫。

怎么搞的!他捡回来的玩具到头来就是一头只会吃喝拉撒睡的猪!她哪里像能干的小妇女了?他真的是瞎眼。

凉釉一人躲在后车厢不知道多自在。不用看黎天的脸色,自己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她想要是自己膈应了黎天,对她而言是多么大的乐事啊。

“我们上哪吃饭去啊?”闭眼假寐的凉釉清清脆脆问道。

“”黎天懒得搭理她。

“哦,我知道了,我们是去吃四川菜的说。哈哈,我喜欢。”凉釉也不燥,自问自答。

说来也巧,本是直线驾驶的黎天这时突然转了个弯,驶向最近的川菜馆。

哼,就是一头猪!黎天在心里骂他,可嘴角到底勾起一抹笑容。懒归懒,但人至少还挺可爱,能让他爽、乐,就够了。他黎天生活一向随和,啥都不挑。

那时候如果凉釉知道这次会遇见不该遇见的人,导致后面发生的一切。她就不会嘴贱嚷嚷要吃四川菜。而是随着黎天的意去吃泰国菜。

黎天带凉釉来的川菜馆位于a城黄雀胡同虚构地点巷口里,胡同巷口四拐八弯,好在还能容纳四个轮子的车进来,不然这要是走路,那也得挺长的。

凉釉很好奇黎天怎么会带她来这么个“凄凉”的地儿。这不符合黎天土霸王的行事作风啊!怎么着都得仰着恩主的脸带她看尽世间繁华呀!这乱七八糟的地方,黎天是不是看不惯她,想把她埋喽?

“黎天”试探性的叫一声。黎天闻声回过头,皱着眉头看凉釉深一脚浅一脚像个瘸子似的跟他后头。到最后一个巷口了,车子进不来,所以俩人只能走路。

“”黎天没辙,只好等她“爬”到自己身边,牢牢拉着她的手往前走。哎,你说是不是所有的小妇女都这么没能耐?td要是搁在bu队里,那帮女汉子早把凉釉这头猪甩在后面十万八千里。

光体能就是凉釉的几十倍!

好不容易找到黎天口中的这家川菜店,凉釉已经饿得淡疼。黎天真是的,吃个饭也讲究,哪里没有川菜馆?非要到这来,累死他个大姨妈了!

“我要鱼香肉丝、宫保鸡丁、酸辣臊子蹄筋、枸杞煨鸡汤、酸菜鱼,恩,再随便上盘青菜。好了,就这些。”凉釉点完餐,拿着筷子吧咋吧咋嘴等美食。可老一会儿,服务员都愣呆呆站在她旁边不走。

“我点好了,走啊。”凉釉以为她没听清楚,重复这话。

服务员为难的看向凉釉对面,只见黎天黑着一张脸抱着膀子盯着她们。凉釉顺着服务员的视线看向黎天,她不知为什么黎天突然生起气来?于是莫名其妙地问:“黎天,你怎么了?肚子太饿了吗?”

“”黎天脑门出现三条黑线。

服务员机灵的转移话题,“这位先生,你想吃点什么?”

哦,ygod!凉釉默默低下头,她忘了还有黎天这茬。

黎天呢,把菜单翻得啪啪响,翻了半天才说:“就她那些。”服务员深呼一口气退下,凉釉低头瞅着服务员越走越远,嘿嘿傻笑两声。

“你笑屁啊笑。”

“我没笑。”

“还狡辩!”

“我我就是饿了嘛。”

“行了,闭嘴。听你说话就头疼!”黎天故意朝他咋呼,果然凉釉哦一声默默垂下头。从黎天这来看,凉釉垂下去的脑袋简直像毛茸茸的狗头。黎天呵呵直笑,她怎么这么好玩呢?

菜很快就上来,凉釉叨着筷子撇开刚才的委屈,吃的满脸都是笑。黎天呢,筷子倒没动几下,动的几下都是帮凉釉夹菜呢。他喜欢看凉釉冒着星星眼吃的欢畅的样子。

一片和谐欢乐的气氛。

阮婉清进来时,就看到这幅景象。黎天嘴里一边数落凉釉猪一样的吃相,一边手里不停地给她夹菜。偶尔凉釉急了,挥开他的手自己夹菜。却被黎天嘿嘿两声吓得低下头。

这家川菜馆还是阮婉清发现的。阮婉清爱吃川菜、无辣不欢。那时黎天放假在家时少不了带她来这里打牙祭。当时,黎天也是这样喜欢给自己夹菜、数落自己。

只不过黎天不喜欢呆在包厢里吃饭,说是闷的哄。其实阮婉清知道怎么回事,那是黎天习惯了bu队艰苦朴素的生活,走哪里都甩不了身上的jun人风格。

阮婉清从前没有觉得黎天多么好,但是当她妈妈告诉她离开黎天之后发生的事,阮婉清才知道黎天有那么多的优点。

男人嘛,痴情点总是最大的优点。

林志辉本来应阮婉清要求来吃川菜,他个人不喜吃辣食。但女朋友喜欢,他能怎么着?再说,这可是未来老婆。总得多宠宠的。

“婉清,怎么不走?”林志辉站住前面开道,这一转头就发现阮婉清愣在原地也不知在看什么。

“唔,我遇见旧人了。”阮婉清款款跟上林志辉,她挽上林志辉的胳膊,仰起脸冲林志辉纯洁的一笑,然后说,“志辉,和我一起打个招呼吧?”

林志辉从来都拒绝不了阮婉清。在他眼里,阮婉清就像是一朵白莲花,濯清涟而不妖。带着女孩的纯真和女人的妩媚,嘴又会来事。该柔和的时候就柔和,改强硬的时候就强硬,总能让自己心甘情愿为她做事。

“好。”林志辉捏捏她的鼻头,宠溺道。

这时黎天正好心情的拍拍凉釉的头,还热心肠的替凉釉点了个“山药炖猪蹄,”说是要好好给凉釉补补身子。但眼光却飘向凉釉的旺仔小馒头。

凉釉顿时气结!你天天啃的时候怎么不嫌弃它小啊!?于是非要点一道“王八蛋汤”,也说是给黎天补补,顺便故意偷瞄黎天下面。

黎天反而不恼,呵呵嗤笑两声,只这么回答:“晚上的时候,你别哭哈。”

凉釉腌菜了,嘴里咕嘟着:“小王八羔子、死变态。”

突然,一声清脆柔和的声音传来:“天哥,你最近还好吗?”

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多么像那回在秦淮会所听见的女人的声音。凉釉好奇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果然是阮婉清那张清纯典雅的脸。

凉釉之所以能记这么清楚,完全是因为黎天当时貌似在这个女人走后开始发疯,从而导致了自己后面的悲惨人生。所以,阮婉清在她心里算半个仇人。她是和黎天一样都是她以后要报复回来的。

最新小说: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谍海偷天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九零福运小俏媳 八零好福妻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