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牛中文 > 其他类型 > 渣瘾君子 > 第二十五章 (再修)

第二十五章 (再修)(1 / 1)

“你到底来干什么?”黎天摸出一支烟点上,整个身子靠在墙上问艾伦。

艾伦依旧习惯性观察黎天每个神情,一丝一毫都不放过。

黎天倚在墙上,全身慵懒,但艾伦知道这一切都是假象。黎天嘴里吐的烟圈很大,甚至于把黎天整个脸埋在烟里,让人看不清。

艾伦心里有了谱,他觉察这位小姐应该就是黎天口中的玩具。但身为医师,他有责任告诉他,把别人当做发泄工具只会增加病情,况且这种行为极不人道。更何况,黎天的性子值得他担忧。

“黎天,我们需要谈谈。”艾伦收起之前故意伪装的娘炮样,正色道。

黎天瞧着艾伦难得露出的严肃样,撇嘴一笑,微倾身对着艾伦的脸大大吐了个眼圈。而艾伦却仍然站定在原处,一动不动。

“免谈。”两个冰冷的字眼从黎天嘴里吐出,艾伦并不意外。“还有马上给我滚!”

艾伦没有被呲牙咧嘴的黎天给吓到,他有自己的职责要做。即使他的病人一直抗拒自己。他歪着头对转过身准备进办公室的黎天说:

“黎天,人不可以当玩具。”黎天听到这话身子停顿一下,而艾伦继续往下说,“你也不可以靠玩具发泄。这种行为只会让你更痛苦。

离开你的玩具吧,或者说放你的玩具离开。”

艾伦说完静静等着黎天的反应。他想过两种可能:第一种,黎天不理他,继续我行我素;第二种,黎天或许可以听进去,配合他的治疗。

他希望黎天的反应是第二种。

黎天转过身,嘴里的烟还剩半截。他冲着艾伦莞尔一笑,仿佛真的把艾伦说的话听进耳朵里。

“艾伦”

然后在艾伦没反应过来之前,右手一把箍住他的脖子把他按在墙上,左手从嘴里拿过半截烟,把正燃烧的烟头掐灭。

黎天瞪眼看着艾伦被憋青的脸,哈哈大笑。你不是能耐管我的事吗?那你就好好管,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几条命!

“滚!”就在艾伦以为自己就要被黎天给掐死时,黎天突然放手,对他大吼一身,然后头也不回进办公室。

“咳咳咳。”艾伦捂着自己的脖子,弯腰直呛。他永远忘不了刚刚黎天阴森森朝他露齿一笑的模样,他在告诉他,他的世界任何人都别想主宰!

可是黎天,你真的要继续任你心口的窟窿越来越大吗?

黎天嘭的一声把办公室的门摔得很响,他胸口不可抑止地愤怒。这愤怒他说不清是为什么。他不想听艾伦扯什么大道理,怎么,他就是要凉釉这个玩具?你凭什么来管!你以为你是谁!你连个屁都不是!

没有谁可以从他身边抢走任何东西,也没有谁可以从他身边先一步逃走!他黎天是对自己发过誓的,谁要是先走,俩人一起结伴黄泉路!

沉睡中的凉釉被黎天粗鲁的摇醒,她连意识还没回过来,就被黎天从g上拉起来。

“说,你会不会离开?”

凉釉被黎天抓的生疼,她迷迷糊糊刚醒,哪里知道黎天又发什么疯?她真的要受不了黎天隔三差五的发疯发癫。黎天绝对有病!

“你有病!”凉釉受不住骂黎天一句。她惹到黎天敢情都是她没有天天烧高香拜佛祖,她认了!但是你能不能不要像个神经病动不动发疯啊?她受不来黎天来不回回的有病加神经质。

可巧,这三个字在刚与艾伦争执过的黎天耳里是禁忌。他是有病,艾伦的到来让他必须承认他——黎天有病,而且是心理疾病!

凉釉不理黎天,揉揉自己发晕的脑袋。烦死了,睡觉也睡不好,真是苍凉的人生啊!凉釉偷偷白眼黎天,然后继续在心理感慨,还惹到位煞神,自己想跑都跑不了。

黎天却是真的把“有病”听进去耳里,他以为凉釉透知他的秘密,知道他心里有个填不满的大窟窿。正巧凉釉飞过来的白眼被黎天抓个正着,在黎天看来这就是凉釉对自己的蔑视。

为什么连你也要这样看我?我还是那个让你们骄傲、让你们崇拜的黎天啊!

黎天疯了,这一刻彻底疯狂。他任由心底腾烧的火焰顺着五脏六腑窜到眼睛里,任由这压不住的颤栗席卷四肢。他控制不住牙齿上下打架,他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疯狂!

“黎黎天”凉釉感觉抓住自己胳膊的手正在不断颤抖,她回过神来就看到黎天这副吃人的模样,当下心里打颤。那个可怕的黎天

黎天抓住凉釉扣住她的脑袋往自己fu下拢,他要堵住凉釉那张嘴,堵住凉釉的不甘心。你不可以走,你必须呆在我身边。我们好好的不可以吗?

“黎天!”凉釉被他这一折腾,被迫跪在g上,被扣住的脑袋正对着黎天的

黎天不理会凉釉的挣扎,他现在浑身都在颤栗,他全身细胞都在张狂,他要驯服凉釉,要让凉釉记得她不可以离开他,不可以!

读者们自己想象吧。我被迫整改文章。

凉釉被嘴里的东西抵到喉咙,她难过的眼泪飙出,她想要推开发疯的黎天,可是双手被桎梏住。此时凉釉难堪、羞耻、愤怒。她不明白为什么黎天一定要这样对待自己。她已经很努力让自己乖,不惹事不反抗,她只是想待黎天厌弃自己时,她可以拍拍屁股走掉。

她知道黎天是疯狂不可理喻的,她深刻记得那一次反抗黎天的下场。黎天说:你要离开,那我们就一起下地狱。

她怎么敢?怎么敢?

凉釉拼劲全力挣脱开桎梏自己的双手,用尽全力推开黎天。她眼泪不停往下流,捂着自己的嘴大声呜咽。她害怕的看着黎天。被推开的黎天则歪着头定定看着她这副眼泪、鼻涕纵横的小脸,半晌未动。

“咳咳,黎黎天”凉釉挪着身子往墙角靠,她眼睁睁看着黎天的身子爬上g,g垫随着他的重量往下陷了一大块。凉釉觉得自己就像一只可怜的羊羔,而黎天就是准备把她撕碎吃进肚子里的恶狼。

她害怕。

凉釉终于忍不住闭上睁大而酸涩的双眼,双手抱住头,凄厉喊道:“黎天,我害怕!”随后呜哇哇的像半岁的孩子大声哭起来。

凉釉没有什么能耐,一丁点都没有。所以在与林志辉的那场恋爱里,她不懂得如何定位自己的位置。在面对宿舍人对自己的冷嘲热讽,她不懂得怎样做到相亲相爱。现在,面对霸道的黎天,她依然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

黎天哈哈大笑起来。他早在凉釉推开他,满脸泪痕望着自己的时候,心中烧灼的烈火已慢慢熄灭。不过,他这不是yu望高高qiao着的嘛,总得先息息这个火才行啊。要不然,他真的内伤而死。

他说过,凉釉的哭泣就是赞美诗,可以压住他内心腾起的愤怒。

小釉子,你也像我样会害怕,真好。哈哈,我们都是一样胆小懦弱的人,你说是不是?

“来,我抱抱哈,不怕不怕。”黎天伸手把哭泣的凉釉勾进怀里,刚刚使坏桎梏人家的手装模作样拍在凉釉背后做安慰状。

“呜呜”凉釉听见黎天笑知道危机解除。她好想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怎么可以逃离这样的黎天。

“小釉子,来告诉我,你会不会离开我啊?”黎天轻咬凉釉的耳垂,忽略凉釉身体对自己接触的瑟缩。

“呜呜”凉釉只会哭,她不会回答这个问题。她知道她的答案会引来黎天另一番折磨。

“说!不说我就继续刚才的做法!”

“我我不会离开。”凉釉打着颤说完这句话。她别无选择,对于黎天,她只会哭。

“记住,这是你说的!要是你哪天你敢反悔,我们一起下地狱。”黎天吐着信子摩suo凉釉的耳际、颈脖。他在凉釉的每一寸皮肤都留下印记。

“现在,来,让我们都爽一回哈。”黎天推倒怀里的凉釉,欺身压上。凉釉这时还眨着眼泪汪汪的眼睛呜呜哭泣,那边黎天手却对她上下其手。

黎天吞咽下凉釉的每一声哭泣,他能感受到凉釉躯体的温热触感。他一定要让凉釉像海中的船只,随着大海的逐浪而颠簸。

来,小釉子,我们都开心一回吧。

最新小说: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九零福运小俏媳 八零好福妻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谍海偷天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