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牛中文 > 其他类型 > 渣瘾君子 >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1 / 1)

“怎么,躲在被窝里哭着呢?”黎天马不停蹄赶回锦凤坊,随手把车钥匙甩在客厅的茶几上就推开卧室的大门,进去查看凉釉吓死了没。

凉釉本来已经快要昏昏欲睡,这时听到黎天戏谑的搭腔,重重哼两声,还是闷在被子里不出来。

“呦,执拗上了是吧?该不会被鬼捉走了吧?”

“你才被鬼捉走了呢!”凉釉被他一激,掀起被子甩他脸上。“哼,你这混蛋不被阎王收走都是阎王瞎眼!”

黎天接住扔来的被子,三下两下叠成豆腐块,放到到g边,不理会气哼哼的凉釉。反倒是手插在裤兜里,掉头就走。

凉釉心下发急,这黎天刚回来就走?难道真要扔她在这里一个人?凉釉心里委屈,趴在g上把头埋进枕头里不吭一声。

“喂,起来坐好吃饭!”黎天一回头就看到凉釉又他娘的躺回去,没穿袜子的脚丫子扑通扑通直砸g,黎天没想太多,以为是刚才自己噎着凉釉,凉釉再生闷气呢!

凉釉这回真开心了。她低低“哦”一声,磨蹭半天才出去。反正有黎天在,她不需要进厨房,所以她乐颠颠抱着遥控器打开电视看的重播。

电视播到李灿灿回应网友恶搞,黎天就端着两盘东西出来。

“过来吃饭!别整天看电视,本来人就傻,越看越傻。”黎天一天不逗弄凉釉几句,他浑身就不舒服。

“混蛋。”凉釉低着头悄悄骂道。

“骂什么呢?还想不想吃饭了!”

凉釉吓得缩缩膀子,低眉顺眼走到餐桌旁乖乖坐下。她一看到自己面前的盘子就是一盘蛋炒饭,被养叼的胃立刻让她心生不满:“干嘛就随便炒一盘蛋炒饭啊?我想吃好吃的。”

黎天最讨厌凉釉挑食,什么坏毛病这是。他横眉冷对,怒喝道:“有的吃就不错了,还挑!再挑把你送到南非去,饿死你拉倒。”

凉釉瞬间腌菜了。她忘了自己是在黎天的地盘里,况且还是黎天做饭。凉釉埋下头拿起筷子往嘴里扒拉饭,心里却骂道:“哼,会做饭了不起!你就是一伪娘!”

“好好吃饭,别想些有的没的。”黎天现在闭着眼睛光听凉釉的呼吸声就知道凉釉在想些什么。这小妇女就只会装腔作势,得了委屈不是哭就是在心里骂他,一点能耐都没有。他黎天白瞎眼看上这么个没用的玩具。

“哦。”凉釉又腌菜了。什么时候黎天这么了解自己?

上次凉釉遇见林志辉,是在两天之前的事。现在,阮婉清带着她精挑细选的礼物上黎家前去看望黎天妈妈。

黎天妈妈是钢琴家,很喜欢阮婉清清丽的气质,总说她天生艺术家的细胞,不走艺术道路实在可惜。那时阮婉清也总甜甜地回黎天妈妈说:“阿姨,你才是天生的艺术家。”直把黎天妈妈哄的开心极了。

阮婉清把脱下来的大衣交给桂嫂,正好黎天妈妈下楼,两人一个满面笑容、一个礼貌疏离。

“阿姨,婉清看你来了。”阮婉清仿佛没有觉察到黎天妈妈的冷淡,上前挽着黎天妈妈陪坐在沙发上。

“阿姨,你看,这是我特意挑选的红宝石吊坠。我想啊,到时您巡演时可以带着呢。”阮婉清细声细气,说话总是捏着嗓子,这倒不是她故意。她是天生的。

以前,阮婉清和黎天好着的时候,黎天妈妈最爱听阮婉清这稍嗲的甜甜音,可现在这甜甜音怎么听怎么燥人。

“恩,婉清,我现在不喜欢红宝石。你也知道,黎天爸爸快升迁了,正当这关口,我怎么着都要朴素下。”黎天妈不咸不淡扯着理由打发阮婉清,其实打阮婉清进门,她就没怎么正眼看过她。

阮婉清不傻,知道黎天妈妈口气里的疏离。她原本还抱着黎天妈妈会对自己友善的遐想而来,没想到却碰一鼻子灰。

“阿姨,您还怨我和天哥分开吗?”阮婉清自打和黎天分手后,就没来过黎家大院。她那时一分手就出国留学去了,所以后面出的什么事她不是很清楚。这不,她刚回国没过多少日子就来看黎天妈妈,她爸妈都是guan场上的人,怎么着都不能把关系弄僵。

“没有,感情的事阿姨不强求。”黎天妈妈向来都是心软的主,一听阮婉清娇着嗓子委屈,心里也不是滋味。都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要不是唉!黎天妈妈在心里长叹口气。都是冤孽啊!

阮婉清回自己家,他爸问她去哪了。阮婉清回答说:“去了天哥家。”

没曾想,他爸立马暴跳如雷,朝她吼道:“以后你少去他家,听见没?”

“为什么?天哥都不在乎,你们这些大人凭什么管东管西?”阮婉清也是骄纵的公主,何曾受到他爸这种待遇?于是不管不顾,也跟着大声咋呼来。

“你给我闭嘴!都是你惹出的事,你还好意思叫嚣!给我上楼去!”阮婉清爸怒指楼梯,一分都不给阮婉清好脸色。阮婉清从来没见她爸生这么大的气,端摸着架子气冲冲上楼。

“你何必朝她发火?”听到声响,阮婉清妈妈走出来,心疼道。

“你懂什么,是咱们家闺女害了人儿子!你说她还不懂事跑去他们家献殷勤,这不是更捣乱吗?”

“唉,也是。”阮婉清妈妈自是知道黎天点事情的,她难得惋惜叹气。她知道,bu队里的首长们都夸黎天是好苗子,可这好苗子毁在她宝贝女儿手里,他们家自是愧疚的。

谁让他家女儿阮婉清太娇纵了呢?从小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一点谱都没有。

“那我上去看看。”

“恩。”气归气,但阮婉清始终是自己女儿,他再怎么生气都不会怨她。

阮婉清妈妈揉揉负起站立窗户前的女儿,柔声问:“婉清,还怨你爸呢?”

阮婉清没有搭腔。她讨厌他爸爸这么□□,凭什么吼她?她还不是为了两家人和好?再说天哥上次都祝福自己来着,就他们大人小心眼,管这管那。连黎天妈妈也那样。

“孩子,别怪你爸。你都不知道你走后,黎天那孩子发生了什么。你要是知道就不会像现在没心没肺了。”阮婉清妈妈低声叹气,这孩子,什么时候能知道任性的自己给别人带来多大的伤害?

“妈,天哥发生什么了?”阮婉清终于肯开口说话。

阮婉清妈妈望着转过身的女儿懵懵懂懂的模样,她心里的婉清永远都是小孩子,可是长大了就是长大了。也该懂点事。

“来,过来,我给你慢慢说。”

昨个凉釉被收拾的很惨,一大早又被黎天挖起来上班。她累的眼睛都睁不开,迷迷糊糊被黎天半抱着进办公室。又迷迷糊糊被黎天甩在她的小办公桌上,她不管,反正皇朝最大的头都不管她睡觉,她就要抓住机会好好补眠。

“猪!”黎天恨铁不成钢。自己果真被自己绕进去,以后他要负责养一头猪!这简直是奇耻大辱啊。

还没等黎天把椅子做热,总裁办公室有人不客气敲门。

黎天向来讨厌有人在他办公室撒野。甭管是谁,一律踢飞。在黎天眼里,工作就得认真,不能半点分心。

“进来!”黎天耐烦的大声吼道。他烦死这群不长眼的东西了。

“嗨。小天天。”艾伦招摇着手嘻嘻哈哈推门进来。

黎天一见他就头疼,你他妈的来这干什么?“出去!”毫不留情地出口赶他。

“别这样嘛。咱们不是一家人嘛!”艾伦cao着一口标准的京腔,可惜非要捏着兰花指装伪娘,更让黎天看不下去。

“你有病是不是?给我滚!”这不是黎家大院,他不用对艾伦保持面子上的礼貌。艾伦对黎天而言是不欢迎的存在,要是普通人可以搭火箭,他早就想尽一切办法把艾伦绑到火箭上,送到外太空,眼不见心为净。

“哎呦,小天天,你不要这样嘛。中国不是有句话:四海之内皆兄弟。咱们现在是兄弟嘛。”艾伦捏着嗓子,扭着身子,落在黎天眼里怎么看怎么恶心。

“滚,你给我滚!”成功被艾伦恶心到的黎天朝他怒吼道,他已经对艾伦的耐心降到最低点。

“黎天,你他妈能不能小声点!”艾伦还没被吓出去,凉釉倒是被吓醒。她最讨厌黎天莫名其妙大咋呼,尤其还赶上她睡觉的时候。“你有病回家看去,我累死了你知不知道!”

凉釉遗传她妈的起床气,昨晚自己被黎天那么折腾她都应着,今天逮着空档黎天就欺负她是不是?凉釉越想越委屈,竟然抹起眼泪来。这模样要多可怜就多可怜。

得,黎天头要炸开。这前面的狼还没赶走,后面又追上来一头母老虎。怎么着,老天爷是想让他早死早超生吗难道?

“麻蛋,睡你的觉去。”黎天没好气冲凉釉吼,起身一把拉走站住那里好奇盯着凉釉瞧的艾伦。

“哎哎,别拉我!我要看看这旁边的小美女。”艾伦禁不住黎天的大力,但还是抽到空档对还在揉眼睛的凉釉打招呼:“嗨,小美女,我叫艾伦。”

凉釉哪里有空理他。还在那委委屈屈擦眼泪呢。黎天真的不淡定了,他先把艾伦推搡出办公室外头,狠狠关上门反锁,不理会艾伦砰砰的敲打门声。转身走到凉釉桌子前,双手撑在她的办公桌上,语带无奈:“别哭了。”

“呜呜,我困嘛。你还凶我。”得,凉釉困顿的大脑智商已经只能和三岁小孩子相提并论。

黎天拿这样的凉釉没辙,无奈把她抱起身,一脚踢开办公室的隔间。这里本身就是他的休息室,可一般情况他不让凉釉进里面玩。

凉釉忒懒,裹在里头没几下就能睡着。他可不想真养一头猪。

黎天把凉釉放到单人g上,细心帮她盖上被子,在她额上印上轻吻,微哄她:“乖,睡吧。”最后意识到自己语气太过温柔,又恶狠狠加一句,“少捣蛋!”

好在凉釉沾上软绵绵的被窝立马老实乖巧。抱着被角头转到一边安心睡下。

还是睡着的时候好看。黎天替她捏紧被角,无声说。

最新小说: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九零福运小俏媳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谍海偷天 八零好福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