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牛中文 > 其他类型 > 渣瘾君子 >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1 / 1)

凉釉回想到这里,伸手用手背擦开脸上的泪花,她摇摇头示意自己不要这么玻璃心。她想,也许自己最难过的是那时候讨厌自己的人那么多,而自己都不知道吧。

凉釉伸手打车,她坐进的士里,头靠在车窗上,望着车外被甩出去的街景。凉釉现在心还是凉凉的,她不晓得自己为什么这么矫情,矫情的像朵白莲花。

真恶心。凉釉对着车窗那张微肿眼泡的家伙骂道。

凉釉提着满手的购物袋下车,今天是星期天,不知道黎天那个混蛋回来没?要是他没回来,自己可以偷吃冰淇淋,顺便窝在g上,把g弄很乱很乱。

哼,黎天总是早起叠被子,还不许她赖g!凭什么自己晚上累死的伺候他,早上还要被他以各种理由蹂躏!不是嫌弃她不会叠被子,就是嫌弃她不会做饭,那要是她什么都会做,还要黎天干啥?

推开门,整间屋静悄悄。凉釉乐的直接把东西搁在玄关处,脱掉鞋子,光着脚丫在屋里跑起来。

哈哈,我就是不穿鞋,看你把我怎么着!

凉釉穿过厨房,哼着歌从冰箱里扒着一盒冰淇淋就转回卧室。她要好好享受没有任何人管她的星期天!自由自在,没有人唠叨,也没有混蛋逮着她的小辫子发疯。

黎天进门时一眼就看见门口的一大坨“垃圾”,他微皱眉,刚把脚上的鞋放回鞋柜上,就瞅见凉釉绯红色室内拖鞋撇着外八字好好呆在鞋柜最外一角。黎天眉头皱的更深,眉头紧蹙都可以加死一只苍蝇。

他不动声色掕起地上的大大小小的玩意,随便往沙发上一放,手扯开自己衣领,朝卧室内走去。

果然,凉釉又背着自己干坏事!

说了多少次,不许吃冰淇淋,更不许在床上吃零食,怎么说都不听!还有那光溜溜的脚丫对着自己晃什么晃!故意的吧,啊?小妇女!

黎天心中的无名火被勾搭出来,今天本身他就很烦躁,不能瞧见一丁点不顺心的事!黑色星期天,一切都是黑色的才对,不应该有人开心,要有哭声要有尖叫要有恐惧,才对得起这“黑色”。

凉釉身上就穿一件黎天的白色衬衫,全身伏趴在g上哼着歌吃着冰淇淋,枕头上的ipd正放着,她愉快的享受着这个午后,丝毫没有感觉到后面危险来临。

黎天悄无声息走到g边,他两眼盯着凉釉qiao上天来回摆动的小腿,他眼里猩红慢慢集聚,鼻翼随着沉重的呼吸不时扇动。黎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伸手扣住凉釉的双tui。然后欺身压上。

凉釉“啊”尖叫起来,她拼命蹬腿挣扎,她双手撑着枕头想要起身回头望,却不想被后面的人大手按住她的脑袋埋在枕头上。凉釉不甘心的手往后甩,试图抓到那个桎梏她的人。

没想到,后面整个身子压在她身上的人,撩起她的衬衫,凉釉能感觉到火热的东西正在挤进她两tui之间

凉釉倍感绝望,她害怕地忍不住呜呜哭泣,她整个头被按在枕头里,呼吸艰难,手臂被扣在后背上,她此刻无比想念黎天,如果黎天在这里

被刺穿的那一刻,凉釉嗷嚎大哭,那哭声带着尖利,带着凄厉。

一直默不作声的黎天突突笑起来,这笑声混着凉釉的哭声好比鬼怪夜半对着月明发狂的鬼叫。格外的渗人入骨!

黎天低吼一声代表一切都结束时,他衣衫整齐趴在还在呜呜哭着的凉釉身上哈哈大笑着,凉釉意识快要不清,她头埋在枕头里本就是呼吸不畅,再加上她一直在哭,氧气跟不上。那哭声竟越来愈弱。

当黎天发现凉釉的哭声渐弱,把她翻个身抱在自己怀里。低头逮住凉釉的嘴做人工呼吸,这才把凉釉的半条命捡回来。

“小釉子,乖,睁开眼。”黎天轻拍凉釉两颊,又掐她人中,吓死过去的凉釉这才缓过劲来。

凉釉睁开肿成核桃的死鱼眼,愣愣地望着坏笑的黎天,此时凉釉不知什么心情,应该庆幸那恶人是黎天?还是愤恨黎天开这种玩笑?还是恨自己懦弱栽在他手里?

凉釉眼泪顺着眼角不停往下流,她无声的流泪,整个身体硬僵僵躺在黎天怀里。凉釉不时被自己噎着,偶尔的打嗝声直惹得黎天的胸腔发出低沉的笑声。

“好了好了,别哭了。”黎天伸手绕到她背后轻轻拍打,这个时候黎天心情非常好。他看到凉釉鼻水眼泪混在一起,眼睛肿成核桃状,嘴瘪着,身子随着抽噎声一颤一颤,就是心情舒畅。

黎天又不要脸的笑的很开怀,眼睛都笑成一条线。他没有良心的把手伸进凉釉衬衫里面,握住白软揉捏。

“再哭,再来一次!”黎天故意吓她。

凉釉没出息拧劲停止哭声,她不甘心扭过身子背对黎天,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继续默默流泪。

今天星期天,是这么久以来黎天第一次很开心过得星期天。他在小釉子身上可以发泄自己所有的痛苦、悲欢,这感觉出奇的好受。

黎天的手机在他裤兜里“滴里搭拉”响起来,他抽出手掏出手机按下接听键,先人一步开口:“慕枫,什么事?”

“黎天,今个还是老地方吗?我和阿成给你带来好料,包你满意。”

“恩?我今个不去了。”黎天松开揽着凉釉的胳膊,坐起身拉上裤链,难得用明媚的声腔继续说:“小釉子哭着呢,我不能去。”

白慕枫听这话愣住,什么时候黎天这么好心?而且为什么黎天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含着笑?这不符合常理!

“你”白慕枫踌躇不知如何开口。星期天的黎天一向不能惹,他发起疯控制不住就不好了。

黎天回头瞅见凉釉肩膀还在一抽一抽,就知道这小妇女还在委屈。他难免又想逗逗她,便想快点挂电话。“行了,别那么多废话,我这没事,你们俩自己好好玩哈!”黎天率先挂断电话,留下白慕枫盯着手机屏幕愣半天。

“怎么啦?”席连成瞧着白慕枫脸色难看,关心问。

“黎天不来,说是要陪他家小釉子。”

“什么?”席连成惊讶的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他嘴都合不住!

白慕枫淡淡帮他把呆掉的下巴合上,拍拍席连成的脑袋,“阿成,黎天要娶媳妇了,你节哀。”

“我艹!”席连成愤恨的朝地上吐一口,什么蛋疼事!这都跟西伯利亚的寒流搅和了北国的春天似的,都td有病不长眼!这玩笑能这么开吗?

“阿成,这样不男人。”白慕枫摸着下巴冲席连成摇摇头,嘴里的惋惜让席连成满脑子都叫嚣着“打他!”

“白慕枫,我艹你个王八羔子头!”席连成张口骂了句什么乱七八糟的混句,挥舞着拳头就要冲上去揍白慕枫。白慕枫嘿嘿阴笑,围着沙发绕跑,他觉得现在的席连成就像被人抢了老公冒火的妻子,可好玩了!

黎天挂断电话后第一步就是拧着凉釉肩膀把她翻转过来,他故意板着脸,捏着凉釉带点小肉的下巴厉声说:“告诉你不要吃冰淇淋、不要赤着脚溜达,你就是不听!”

“你你怎么知道。”凉釉抽抽噎噎依然不掩好奇。

黎天白她三眼,指指被压扁在旁边的冰淇淋盒子,以及只有一双拖鞋的地板。

“偷吃也不知道掩藏证据,你是真笨还是假笨!”黎天怒其不争。

“”凉釉彻底无话,她哪里知道黎天有这么强的监察能力。她微拱起身子,把头朝里面埋,剁拉着脑袋好不可怜。

“嘿嘿嘿。”黎天揉着凉釉的脑袋笑的特欢畅,这玩具闹气脾气来跟小狗似的,只会呜咽打嗝,爪子都不敢亮出来挠,真是傻的他心痒痒。

小釉子,怎么办,我越来越喜欢你了。你说当游戏结束时,我要是舍不得放你走,你会不会哭呢?嗯,要是你哭的很难看,我会考虑哄哄你吧。不过,你不可以逃跑,不然,我断了你的手脚,让你知道,接近悬崖的下场要么是死要么是回头是岸。

小釉子,你越哭我越开心。你的哭声是最美丽的赞美诗,我爱听!知道吗?

凉釉惊吓过度,又哭累了,不知不觉拽着黎天的衣服袖口睡着。黎天头顶着凉釉的头,鼻子挨着鼻子,他眯上眼睛,享受这难得的平静。

凉釉睡熟的呼吸极轻,黎天只有屏气凝神才可以听的见那微弱的声音。黎天无聊的数着凉釉的呼吸声,一下、两下、三下、四下黎天就这样数着,后来数着数着自己也跟着凉釉呼吸频率进入梦乡。

梦里面一片安详,到处都是白花花的云彩,温暖极了。黎天走进梦境里,看到凉釉睡在最大朵的云彩里,他噙着笑也跟着躺在那朵软绵绵的云彩里,抱着凉釉在梦里睡下。

大g上,一男一女交颈而眠,没有关上的窗子送进阵阵凉风,惹得两人紧紧抱在一起汲取温暖。

睡梦中的凉釉忘记自己所有的委屈,砸吧着嘴偶尔鼻子还冒泡。梦里的她被抱进坚硬的怀抱里,为她遮风挡雨。她梦到自己回到那灰沉的一天,包围自己的坚硬臂膀帮助她打跑那群张牙舞爪的舍友,出拳挥向林志辉不屑的眼神。

凉釉在梦里笑的很甜。

最新小说: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九零福运小俏媳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八零好福妻 谍海偷天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