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牛中文 > 其他类型 > 渣瘾君子 >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1 / 1)

深夜里,黎天独自一人躺在g上,又掏出手机看凉釉那段视频。他一边看一边抽着烟,却不想,烟火还没有燃尽,他身上的火倒烧起来。

黎天眼色转深,浓稠的yu火使他无比怀念凉釉温热的身体。他的小釉子哪里都很热。他喜欢凉釉体内的温热柔软,裹得他心情舒畅。

他用手纾解完自己,脑子里却浮现小釉子的一颦一笑。他怎么就这么记得清凉釉的脸呢?难道是凉釉整天膈应自己,让自己大脑自动存档了吗?

黎天不明白,凉釉同样也不明白。她不明白为什么还会遇见林志辉。那个给了她最美的初恋却也让她明白自己有多么傻的林志辉。

两人彼此间隔着半米的距离,却说着客套的问候。

“你来买东西?”林志辉依旧还是文质彬彬,他不近视眼,但喜欢戴无框眼镜。他曾说这样显得他有气质,是文化人。

凉釉记得自己还嘲笑他痞子充英雄,无赖!那时的林志辉宠溺地淡淡一笑,仿佛凉釉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理。可惜世间哪里有这么多真理!

“嗯。”凉釉见到他词穷是必然,两人谁也说不上谁负谁,甚至于林志辉对自己也是百般听话。林志辉长得帅、有钱、腿长、运动好、能力强,几乎满足了所有小女生对男生的幻想。

像林志辉这样的白马王子怎么会看上自己这朵路边不怎么标致的小野花呢?

“怎么,你还委屈不成?当初可是你甩的我。”林志辉太熟悉凉釉脸上的神情。每当凉釉觉得自己受了委屈,小嘴会不由自主撅起,眼眶发红,声音低低沉沉,右脚踮起脚尖不断摩擦地板。

林志辉想笑,说来说去,他都认为自己对凉釉是极好的。做到了一位负责任的男朋友应该做的,甚至于即使凉釉不想把她全部交付给自己,他也没有混蛋的找其他女人纾解。

可是凉釉却莫名其妙说分手。

林志辉第一次被女人甩,但不代表他一定会挽留。当他以为凉釉是发发小女生脾气,却不想隔了老长时间,凉釉都没有找过自己。林志辉并不是非凉釉不可,既然你无理取闹,那我也不去劝哄。男女之间的感情无非是合则聚不合则散。

更何况,凉釉太不懂事。

“我没有委屈。”凉釉出口辩解,但林志辉明显听出里面的颤音。他不以为然,耸耸肩,凉釉太小孩子,而现在他也没有义务哄她。

“那我过去咯!”林志辉指指前面的珠宝店,他是陪阮婉清过来买首饰的,这几天阮婉清说要看望疼爱她的伯母,一定得选一件伯母称心的礼物。

凉釉默默点点头,看着林志辉潇洒的错过自己的肩膀离开。那刚刚忍住不留下来的眼泪瞬时哗哗流下来。

凉釉不是懂事的孩子,甚至于骄纵。从小她被父母捧在手心里,什么活都不让做,父母对于她身边的同学把关的很紧,所以凉釉很单纯但也很笨。笨在她不会处理人际关系。

她虽然住在本市,但为了远离父母的管教,毅然而然的搬到学校宿舍,体会所谓的大家庭生活。

大学里,天南海北的人都有,而且大家早已过了十八岁年龄,都是大人。很多时候都会讨论禁忌话题。

凉釉从来没有谈论过这些,她很好奇,每每都是闪着纯真的大眼睛望着宿舍里每一个舍友。刚开始大家都说凉釉很单纯,不能带坏她。可后来,大家偷偷在后面说凉釉是在装,都什么年纪了,怎么什么事都不懂。

那时候,凉釉已经和林志辉谈上恋爱,许是林志辉太优秀,所有人都觉得林志辉身边的女生要不是秀外慧中、要不是美艳不可方物,谁能想到最后林志辉身边来了个小家碧玉?

小家碧玉没有什么不好,至少人家单纯。这年头,你上哪找一个到了十八周岁都没有谈过恋爱的主?拉拉小手都会脸红,讲讲荤笑话都能撞墙,林志辉也是好福气。

但凉釉不懂事,在宿舍里不懂得主动打扫卫生,偏要人三催四请;别人伤心哭泣,只会在旁边递纸巾,什么好话软话都讲不出;惹到人生气,永远低头不安搓手、眼泪汪汪,害的不明事理的人都说是别人欺负她。

你说就这凉釉能和她们宿舍人关系搞好吗?再加上,喜欢林志辉的人还有她们宿舍最漂亮也最贤惠的苏慧同学,人气高的那人自然会压制人气低的那人,没事就酸言两语讽刺凉釉装bi。其他人都一笑置之。

凉釉每回都找林志辉哭诉,刚开始林志辉还把她抱在怀里安慰,到后来就爱理不理。好在凉釉也不甚在意,哭哭发泄发泄情绪也就作罢,并没有逮着脾气耍哼。

但是,凉釉真心喜欢林志辉。她幻想着和林志辉走到最后,然后林志辉在毕业典礼上当着大家的面给自己求婚。再然后他们领证结婚生小孩,一定要两个小孩。一男一女,凑一个“好”字。

可惜这都是凉釉自己的想法。

大三上半学期,凉釉和林志辉谈了也将近两年的恋爱。凉釉就想找个机会偷偷给林志辉惊喜。所以谁也没有告诉,悄悄爬到林志辉宿舍准备“偷袭”他。

谁知道,还没敲门,里面传来林志辉和他舍友的谈话。

“志辉,你和你那小女友怎么样了?”

“还好,问这个做什么?”

“不是,我就是听说有关于你女朋友一件不太好的事情,唉,算了,既然你们还好,那我就不问了。”林志辉舍友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林志辉不傻,自然知道里面有道道。于是就说:

“没事,你说说呗!”

“吭吭,这可是你让我说的,那我说了啊!”林志辉舍友得到当事人同意,清清嗓子神秘兮兮说,“听说你那纯洁的女朋友特会装!是那啥绿茶biao,被好多人玩过呢!”

“你听谁说的?”林志辉的声音听不清情绪,反倒很镇定。

“你别管!这是不是真的?”林志辉舍友只想知道八卦真相,不想告诉他是谁散播的。

“哦,这事啊不是真的。我和她在一起这么久,除了嘴其他地方她连碰都不让碰,清纯是真清纯。”

凉釉听到这里没吱声,她自然生气有人在背后败坏她,但只要林志辉知道她好就行。可接下来的话,却让凉釉的耳朵发疼。

“不过,她很不懂事。我估计那消息是她舍友放出来的。”

“咦,你怎么知道?”

“哼,凉釉这女孩,和我在一起都不懂得收敛自己脾气,更何况是在宿舍!况且她太骄纵,人情世故都不懂,要有人慢慢教。”

“那你还和她谈?这都大三了,你是不是准备和她结婚啊,志辉?”

林志辉听到这,竟哼笑两声。“你也知道,就凉釉这品性和家世,过不了我父母那关。再说,大学的恋爱无非是谈着玩嘛!我将来的妻子,不可能是什么都不懂的清纯妹子。”

那一刻,凉釉的心彻底冰冷。她手指僵硬,连拳头都握不住,肩上的手提包异常沉重,像是千金石压在自己肩上。包里面还有她去银饰店订做回来准备送给林志辉的对戒。

她茫茫然转身,晃神中每踏出一步,脑中就自动冒出一句:凉釉太骄纵;大学恋爱无非是玩玩嘛。

凉釉真真切切承认自己傻,自己不懂事。她不懂得这场恋爱不应该认真,她不懂得怎样去处理问题,她不懂得她这么被人讨厌。

凉釉木木呆呆下楼,她眼里已经没有任何人的存在。此刻她不晓得自己究竟哪里做错,或者说究竟天真是不是就是错。

你可以不喜欢我,但是你不能把我们之间的感情当成游戏。这不是游戏,它是爱情啊,是爱情!林志辉,你怎么可以把我的初恋变成一场没有感情的游戏?

凉釉抱着身子目无焦点走回宿舍,她没有看路,刚回来的苏慧不小心被她撞到门一边,苏慧本身就不喜欢她,当下就出言不逊,“走路不长眼呐。”宿舍其他人不由嗤嗤笑起来。

凉釉此时脆弱的神经突然被这句话成功刺激,就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即使被舍友拐着弯暗讽也只会呵呵傻笑而过的凉釉,突然伸手推倒前面的苏慧。

苏慧被她猛一推倒在地,还好她被离得近的同学扶起,还没站直身就扯开嗓子骂道:“你有病啊!”

凉釉在众人谴责的眼神里,第一次大声回骂:“我有病?我就是有病!我犯的是傻瓜的病!你们一个个不是很喜欢在背后说我装吗?说我装纯洁吗?我就他妈的给你们看看我的真面目!”

凉釉清楚记得在场的人听她把事实讲出来,她们脸上青青紫紫交加的神色。有的人慌张,有的人愤怒,有的人不屑。更多的是被戳穿的难堪。

“你们以为满口黄色笑话就是不装?你们以为谈论无下限的东西才是节操?你们以为你们不巧揉造作,那你们一个个早起往自己脸上扑粉给谁看啊?你们不装,你们不装就会在别人背后说三道四,假装自己情商高?”

凉釉越说越大声,越说越气愤。她全身麻痹、手脚颤抖,她眼里怒火腾升,每一句都是从牙缝中挤出来。她的室友从来没有见过凉釉这般吓人的样子,像发怒的母狮子,张开血盆大口,露出森冷的獠牙,要把每一个人撕碎。

“我是绿茶婊,嗯?我他妈的就算是绿茶婊也轮不到你们在背后咋咋呼呼!”凉釉这句指控让她们铁青脸,她们有人嫉妒凉釉交了林志辉这样的优质男友、有人不喜欢凉釉软趴趴的性格、有人就是讨厌凉釉不来事,但当这一切都被曝光在光天化日之下,迎来的只有“难堪”二字。

“请以后你们想背后干点不道德的事,拜托至少不要让我这个傻子也知道!”凉釉拼劲全力吼出这一句,直接摔门就走。

最新小说: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九零福运小俏媳 八零好福妻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谍海偷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