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1 / 1)

白慕枫从平凡嘴里知道事情进展的很顺利。于是非要打电话来邀功,他又惦记着黎天手里的一玩意,所以他总得想点办法琢磨到手。

白慕枫嘿嘿y笑两声,咳咳嗓子,这才拨出去:“喂,黎天,你说哥们这事办的靠谱不?”白慕枫一嘴都是他的功劳,敢情平凡都是他变身的!

“滚你丫的去!”

喜滋滋地白慕枫莫名其妙招来黎天的骂,他以为黎天又犯病,赶紧回过去:“黎天,你老毛病又犯了?”

“我犯你大爷!”那边“嘟”一声电话就被挂断。

白慕枫急了都,好好地莫不是黎天真的犯病了吧?每次当黎天犯病时,脑子就会直抽抽,对谁都骂。这不成,他得赶紧过去看看,要是真出了事,他那边的小妇女别被给整死!

白慕枫慌慌张张联系席连成,两人半点都不敢耽误,一路开快车赶到黎天家。刚到门口,看到紧闭的大门,两人脑中开始闪现不好的画面。

“谁呀?”凉釉对着门口喊。

“快开门!”席连成把门敲得哐当响,凉釉嫌弃翻了个白眼,无赖就是没素质。

等凉釉把门开开,席连成和白慕枫一把推开她,满屋子找黎天。咦,怎么没瞅到啊?

“凉釉,黎天呢?”白慕枫压着心口的焦急,冷声问凉釉。

凉釉满不在乎回答句:“哦,他在厕所那呢。”然后转身坐回沙发上继续看。这剧好不容易重播,她得再看一遍。

席连成嘿嘿就要上去抓凉釉问个清楚,什么意思这?你怎么这么淡定啊,黎天出事了你知不知道啊你!席连成一急推理能力加智商就为零。整个一二百五!

还是白慕枫心思缜密,要真出了事,凉釉也不能这样跟没事人似的玩,估计早躲在一旁哭晕过去,这小妇女,哭工那是一流。

白慕枫拉着黎天走到浴室门口,发现门紧闭,试探往里招呼声:“黎天?”

“他妈的,谁呀?”

里面传来黎天不耐烦的声音。听声音看不像是黎天发狂,看来情况挺正常,白慕枫放下心来。

“我和阿成。”白慕枫推开浴室门,还没整明白怎么回事,就见黎天光着膀子叼着根烟,蹲在地上刷马桶。

“我靠!”挤过来的席连成瞧见黎天这架势,惊讶的只会冒这两个词。

“黎天,你,你,你”白慕枫连道三个你,话都将不利索。这他妈的是那个无法无天不可一世的黎天?!

“我艹,你们来的正好,帮我刷!”黎天赶紧把工具塞在他们手里,绕到他们背后挨个一脚踹过去,两个大男人习惯性听黎天的话,脑子还没转悠回来,就真的蹲在地上刷起来。

“你们认真点,不然回头给你们几拳头。”黎天抱着膀子倚在门墙上,来着他那时训新bg的架势训他们。

白慕枫还没刷两下,人机灵回来,他啪扔下手中工具,直起身然后漂亮的一转身照黎天脸一拳。可惜半道上被截下来。

“你大爷真有病是吧?没事你刷屁马桶。”

“啊呸。”黎天把烟头吐到地上,无奈摊摊手,“我不是把钟点工辞退了吗!”

“你他妈不会让你那小妇女做家务啊?”

不提这个就罢,一提这个黎天就来气,对着白慕枫吼道:“麻蛋,这破女人什么都不会!还得大爷我来伺候她!我艹!”

那头,席连成认认真真刷完马桶,回头对黎天得意笑道:“黎天,看,我刷的干净不?”

“瞧你傻样!”白慕枫一脸嫌弃,推开挡道的黎天,走回客厅。

凉釉还在乐呵呵看电视,白慕枫哪能看的下去凉釉这么闲适,直接把电视插头拔下,斜眼瞪着凉釉。凉釉不知道自己做错什么,但又害怕白慕枫瞅着她吃人的眼神,把脑袋藏在抱枕后头,不说话。

“嘿!”白慕枫来气了,你还眼不见心为净是吧!他真想抽她。让他和他哥们这么些大男人蹲在地上刷马桶,真是造孽!

“黎天,你为什么要刷马桶?是不是新的方法治病?”席连成认真跟在黎天屁股后头问。

黎天从冰箱里掏出两罐啤酒甩给两人,自己又掏出一瓶矿泉水喝。

“屁,那小妇女啥都不会,就只会吃喝拉撒睡!”

“猪都不如。”白慕枫故意挤到凉釉旁边坐下,对着她说。

凉釉把头埋的更低了,黎天刚刚让她刷马桶,她嫌恶心抱着马桶嗷嗷吐,最后又差点把浴室给淹喽,黎天气的把她推出去,自己接过她手头的工作。

“行了,你们今天都留在这吃饭,那个小釉子,你下去买菜。”黎天指着凉釉安排活,正好他还有事给他们俩说。而后他又加一句,“哎,你会买菜不?”

“会!楼下有超市,不用挑的!”凉釉噌跳起来,赶紧拍胸脯保证。她不想呆在狼窝里,她知道那两人正愤恨看着她呢!哼,不就刷马桶嘛,她还整天被黎天欺负死,都没人管她,她给谁说去!

一群不要脸的家伙!

凉釉咚咚赤着脚跑到黎天跟头,朝他摊开一只手,说:“黎天,给钱买菜。”

黎天皱着眉看她赤着脚,低吼声:“穿鞋!”凉釉吓得蹬蹬跑回沙发跟前,又蹬蹬跑回来伸手要钱。

“卧室抽屉里,自己拿去!”黎天没好气回答。

凉釉“哦”一声,拿了钱赶紧下楼。正好,她想吃冰淇淋,可是黎天说天气凉不让买。

“你丫养闺女呢!”席连成不乐意,也跟着没好气的坐在白慕枫旁,他怎么觉得黎天对凉釉很纵容呢!

“滚,她娘的什么家务活都不会!”黎天也挤过去,又跟他们俩抱怨,“连饭都不会做,就只会泡方便面。亏我还夸她是良家妇女,那都是侮辱了妇女这个称号!”

“噗哈哈哈哈。”白慕枫突然爆笑,他只要一回想刚刚黎天蹲在地上刷马桶的样,他就觉得黎天好笑至极,比小丑还逗人笑。

“笑屁笑!”黎天赏他一巴掌。

“那你还把她放身边?你故意膈应你自己的吧。”席连成好奇问。这小妇女什么都不会,黎天干嘛眼巴巴把人弄家里头来,还得伺候她。

“有她在,觉能睡好。”黎天把矿泉水瓶放桌上,又加一句:“自从她来,我一次安眠药都没吃。”

白慕枫和席连成各自“咦”一声,这还真不简单呀!那小妇女还是有点用处的。

凉釉提着大塑料袋回来时,偷偷地把左边手里的袋子往黎天看不见的地方提,黎天逮着她鬼鬼祟祟样,就知道里面有猫腻。眉眼没抬,直接说:

“买冰淇淋了。”陈述句,笃定的陈述句。

“没,没买。我哪敢买。”凉釉剁拉着头装听话的小媳妇。

“哼。”黎天仅仅冷哼声没理她。继续和两人聊着。

凉釉乖乖把菜在冰箱里放好,趁三人不注意,抱着团东西轻手轻脚猫着身走回卧室。黎天早就盯着她动作,瞧见她这样,刚想出口训斥,可转念一想,算了随她一次。再说自己又多了个理由整治她,也挺好。

白慕枫正好瞧见黎天这狼遇见小绵羊的眼神,无谓的撇嘴一笑。狼吃羊乃自然规律,只要他哥们黎天好好地,小妇女怎么的都成。他的心只会向着黎天,无论黎天是什么模样,都是他兄弟。

“明天周六,你得回家。”白慕枫想起正事,忽然出口提醒。

“恩。”黎天老老实实应下,眼神却晦暗不明。

“天,我知道你不爽,但是你必须回去。”白慕枫只有事关重要的大事才会严肃表情叫他“天”,黎天还是一点头什么话都不说。

“天哥,没事,就只是例行检查,放心,等你回来咱们接着去秦淮玩!”席连成也安慰黎天。

黎天好笑的看着两人担心的表情,一个个眉头蹙的比他都厉害。这都什么跟什么事!他又不是去死,怎么着的都!

“滚蛋!我黎天是这么懦弱的主吗!起来,都给我去厨房帮我做饭去!”黎天嗷呲一咋呼,他们俩倒咧嘴一笑,屁颠屁颠跟着黎天后头进厨房。

凉釉此时端着冰淇淋桶,开心的吃着冰淇淋对着电脑看电影。

其实在黎天这,小日子过得也挺不错。瞧,还是有人给她做饭吃。

“滚过来吃饭。”黎天隔着门朝凉釉吼。

“哦,来了!”凉釉高声回答。她从g上下来,歪头想半天,拿起冰淇淋盒子扔到浴室的垃圾桶里,然后又认真穿上拖鞋,抹干净嘴才正儿八经的出去。

她才不会承认她害怕黎天抓住她小辫子不放。

最新小说: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谍海偷天 九零福运小俏媳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八零好福妻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