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1 / 1)

这天平凡又来凉釉家里蹭饭,她每次都整成文艺女青年样,逗得凉釉她老娘很是开心。连连夸平凡这好那好,反正都比凉釉好。

凉釉每回见她老娘咧着张大红嘴笑的这么磕碜,心里都发怵。这是她那冷艳高贵的老娘吗?别不是发现其中有蹊跷吧。

“阿姨,您别烦我老是来打扰你们。我一个人在外面住,太孤单了。总想着来这体会家的感觉。”平凡手规规矩矩拢在膝盖上,一口话说的是整整齐齐分外有礼。

“哦呵呵呵,阿姨怎么会呢!阿姨就盼望着你来呢,你来我让叔叔给你做好吃的。”凉釉老娘拉着平凡的手不放,简直是把平凡当女婿似的供养。没办法,平凡这孩子,向来没有什么朋友,眼见有这么玲珑剔透的主在外面能罩着凉釉,凉釉老娘能不欢喜吗?

“嘁,笑的真磕碜。”凉釉坐在旁边翘着二郎腿在那不屑道。她老娘从小就对她身边的同学严格把关,走哪都得跟到哪,就担心凉釉学坏。每次好不容易交到个朋友就被她老娘挑三拣四,让凉釉很难做人。

等上了大学,本以为自己终于可以解脱,过过住校远离她老娘管制的生活,没想到,却因为林志辉起了折腾。

凉釉眼神一暗,朋友什么的离自己怪远的。

“妈,我想搬出去住。”凉釉在餐桌上当着平凡的面宣布。

“这孩子,说什么话呢?在家住的不是挺好,住外面干什么?”凉釉老娘以为凉釉就是随口一说,也没当真。

“就是就是。”凉釉她爸也跟着附和。孩子长这么大,从来都没有离开家,他舍不得。

“我不要,我就要出去住。”凉釉突然把筷子一放,嘟着嘴嚷嚷道。

“你说风就是雨啊你?”凉釉老娘脸拉下来,这孩子最近行踪本就诡异,她觉得孩子大了总有她不该插手的事,所以她也没有多说什么。可她还没问什么呢,凉釉又搞一出。

平凡见餐桌上气氛不太好,反倒拉住凉釉,劝道:“阿姨,凉子就随口一说,你们二老别往心里去。”

谁知,凉釉跟拉不住缰绳的马儿,撒丫子发狂:“我不我不,我就要出去住。我都二十三岁,还没独立过呢!”凉釉还真较上劲。

“你是不是故意的你,啊?”凉釉老娘啪把碗筷放在桌上,出口就训。凉釉她爸拽拽她的胳膊示意她冷静。孩子大了,总是有自己的主意。

“我从小就被您管,我现在想出去独立不成吗?我什么都不会,以后怎么嫁人啊。”凉釉两眼一翻,插着腰反倒训起她老娘来,仿佛她老娘管她还是错。

凉釉老娘半天没说话,被噎的。凉釉所说句句属实,凉釉从小还真是啥都没干过,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也不为过。那天她爸夜里还真的有说过这个问题,说凉釉这小公主性格以后怎么受得了婆家的气。

“你,你,你,我不管你了!”凉釉她老娘也气的双手叉腰,整张脸鼓囊囊起来,简直和凉釉生气时是一模一样。

“嘿,就知道妈妈好。”凉釉转脸就笑,扒着平凡的胳膊谄媚说:“平凡姐,以后我们要互相帮助。”

“哼,你不是说独立去吗?拉着平凡当你保姆啊!”凉釉老娘出言讽刺。

“噗噗。”凉釉两手老开自己的嘴,扯一个鬼脸给她娘看,嘿嘿,就是不理你。

凉釉爸爸一向不当家,尤其是凉釉说什么就是什么,甚少武逆他女儿。只要见凉釉摆着臭脸,他就心疼,一定会责怪自己不懂女儿心。

“行,凉子有平凡照顾,我们也放心,再说凉子大了,也该独立生活试试。不然,在家就成了老姑婆。”凉釉爸爸出言维护凉釉,凉釉暗地里给他爸抛了个飞吻,凉釉爸立马乐呵呵接住。

凉釉老娘还是闷不吭声,平凡温柔开口:“阿姨,放心。回头让凉釉和我住一起,我照顾她。以后她周末回家,您看怎么样?”

“恩。”好半晌凉釉老娘才出声。

凉釉不以为意,又端起碗没心没肺吃的喷香。反正她爸妈不同意也得同意,不然黎天真的找上门来。黎天那混蛋昨天给她下最后通牒,要是这星期再不搬过来,他就上门来提人!

晚上凉釉老娘等凉釉睡熟,悄悄进门帮凉釉盖被子。这孩子,睡觉喜欢乱鼓动,被子掉了也不知道。凉釉老娘半夜不知要帮她多少回。

“孩子睡了?”

“恩,睡得挺沉。”

“奇怪,你今天怎么答应这么爽快?”凉釉爸放下手上的书,转头问凉釉老娘。

“就说你不细心,我估计咱闺女有对象了。”凉釉老娘的话就像炸弹,把他震的头皮发麻。

“怎么回事,你怎么知道?”

“说你不细心你就是不细心。你说凉釉借口找平凡玩,有几个夜没回家?”凉釉老娘剜自己丈夫一眼。

“那你还答应?!”凉釉爸不淡定了,作势要掀被子起来把凉釉叫醒问个清楚。

“哎,你干嘛啊你!别没事找事。”凉釉老娘一把拉住他,继续说,“你不记得凉釉上大学谈恋爱那会儿?就是咱保护欲太强,使凉釉什么都不懂,最后被人欺负也只会回家哭。咱们要是在这样保护下去,凉釉有几个男朋友都得吹!”

凉釉爸愤怒,“那是那混小子没有保护好咱闺女!”

“行了,别瞎嚷嚷,咱闺女什么样我还不清楚?什么都不会,出了事就只会哭,一点能耐都没有。怎么都是咱闺女,干不出出格事,随她也成。省的以后结了婚也不让咱们省心。”

凉釉爸低头想片刻,无奈点头。女儿小的时候,怕她学坏,处处跟着,却不想保护过了头,大了什么都不会。女儿现在长大了,又操心她结婚的事,怕她嫁过去什么都不懂受婆婆欺负。

“唉,要是闺女一辈子呆在咱身边就好了。”凉釉爸长叹一口气。

“瞎说。女人总得嫁人!再说,只要咱在世能护着闺女就护着,总归让她开心过一辈子。”凉釉老娘安慰凉釉爸。

睡得很熟的凉釉,侧过身抱着被子,倒是让另一边什么都没得盖。她睡得像小孩子,哪里知道父母为她操碎了心。

那头,黎天也得知凉釉父母同意,他这晚笑的很欢畅。小釉子,你来这我会好好照顾你,绝对会让你白——白——胖——胖。

黎天扯开嘴露出跟狼似的明晃晃的大牙,这几天他老想痛痛快快吃凉釉的肉,就是找不着机会,以后嘛,哼哼,想怎么吃想怎么煮都随他的意。你是跑不掉的。

凉釉寻了个阳光明媚的天气搬家,她掐着腰指挥她爸帮忙搬这个忙那个,她不敢指挥她娘,但是她娘自觉去帮她收拾。她自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平凡过意不去,要伸手帮忙,却被凉釉拦下,说什么她爸妈乐意。

现在不让他们收拾,回头他们就说她不会整东西。

“凉子,好了,什么时候走?”她爸满头是汗,提着她装的满满的行李箱问她。

“这就走,爸,你给我吧。”凉釉没有良心的伸手把箱子夺过来,正巧她娘把另一个包裹赛她手里,她一个踉跄就要往后倒,被好心的平凡扶住,还接过那重重的包裹。

“走走,赶紧走,你呆在这浪费空间。”凉釉老娘做出不耐烦样赶她走,凉釉也嘻哈脸不介意。

凉釉真的转头走,他们俩到乖乖跟在后头,平凡拍拍凉釉肩膀示意她回头看,凉釉悄声对她说:“别理他们,不然被他们缠上,回头跟到你家里不走了。”

果真,到了小区门口,她娘率先开口:“凉子,要不我跟你去吧。你俩大姑娘我不放心。”

她爸也舍不得地拽着凉釉的袖子不撒手。

“行了啊你们,我这还没出嫁呢!你们放心吧,平凡姐会照顾我的!”

“没事,我们就过去帮你收拾收拾东西。”凉釉爸妈还是紧跟后面不放,非要跟过去看个究竟。

“哎,你们烦不烦呀!不是说好让我独立的嘛。我不走了。”凉釉生气的把行李置在地上,双手抱膀气嘟嘟地。平凡怎么给她使眼色她都不理。

“阿姨”平凡还没说完软话,凉釉她娘就急不慌慌回答凉釉。

“凉子,爸妈不就舍不得你嘛。”凉釉老娘说着说着还掉起眼泪,这么大的闺女说走就走,真过分。她爸把她娘揽在怀里也没说话。

“哎呦,又不是不回来了。乖,别哭哈。回头得给我做好吃的。”凉釉小跑过去抱着她爸妈安慰道。

等她爸妈平复心情,她就赶紧拽着平凡把东西搬到车上,没良心的在车窗口对她爸妈摆摆小手,就断腿跑了。

平凡的车刚驶离,一辆黑色路虎紧跟后面,直到离小区远了,前面的车停下,它才停下。

“我艹,你搬个家怎么搞得跟生离死别似的,你们家有病吧!”黎天不爽在外面等这么久,一边从后备箱掏行李一边对嘟着脸站旁边的凉釉埋汰道。

“”凉釉没吱声,低着头拉着行李箱走到黑色路虎那,把行李塞到后车厢,自己直接上车不理黎天他们。

“嘿,她还给我使性子呢!东西还没搬完呢!”黎天不乐意冲着后头吼道,平凡默不作声帮忙搭手。

“行了,你回去吧。慕枫让你找他去。”搬完行李,黎天打发平凡。平凡又恢复之前那冷冰冰模样,微微点头离开。只是离开时,担心的回头望了眼。

最新小说: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九零福运小俏媳 八零好福妻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谍海偷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