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1 / 1)

“来告诉我,你选那一条啊?”黎天定定瞅着凉釉,他双眼不似平常的恶狠狠,眼角微微朝上吊起,带着得意的兴味,手有意顺着凉釉的眼角轻轻往下滑,惹起凉釉颤栗的鸡皮疙瘩。

“”凉釉选择不答,第一种第二种都不是好路,所幸耗着得了。至少还能晚上会儿断头台。

“小釉子,我记得上次你喊好疼呀!啧啧,你说,待会会不会更疼?”黎天此番目的是要好好教导他的玩具,这样以后他才可以爽。她乖乖的,两人都爽。

凉釉身子不由地瑟缩。

那可真娘的疼!挤进去的利器,一寸寸割开她的肉,滑开她的筋骨。每一道挺进都是剜凉釉的心!疼,那疼劲钻进骨髓里,和(huo)着血液一起流淌遍及全身。

“第,第一种。”凉釉试图从黎天手上撇出去头,但被黎天大力扭回来。

“真乖!”黎天低头在凉釉额上响亮的啵一口。

黎天手罩上凉釉一起一伏的xiong部,火热的唇落在凉釉冰凉的唇上。女人情动都是从嘴上开始,黎天为了勾起凉釉骨子里的lang,慢条斯理品尝凉釉嘴里的唾液。

凉釉接过吻,和她的初恋林志辉。但两种感觉不一样。前者总是温柔浅浅,像极了他们之间温温吞吞的感情。黎天的吻则不一样。带着凉釉承受不起的炙热,即使现在黎天用舌尖沿着她的唇形细细描摹划笔,可凉釉还是能感觉到黎天的狼性!

黎天叼着凉釉的舌头,在凉釉口腔里乱窜。他手伸进凉釉衣服里,推高凉釉的大力。

凉釉身上窜起一团火,这火从嘴唇一直烧到胸口,再从胸口回烧到舌头上。

黎天微微起身,脱掉自己的上衣。

凉釉身上燃烧的火跟着停息,她不淡定地扭扭被黎天的狼腿压着的身体,本想抗议一下,谁知哼出来的却是“嗯”的软音。

黎天瞧着她眼神迷离,红艳嘴唇微张,衣服领子,还可爱的哼哼,他骄傲的男性自尊被极大满足。

“别急,小釉子,我马上让你shuang哈。”

-----------------------------------------------------------------------------

(我是河蟹的分割线)

“小釉子,来告诉爷,爷伺候的你开心吗”黎天也开始兴奋,转口自称小爷。虽然他喜欢称爷跳西这躺在身下的良家妇女,可自从在会所那回差点酿祸,她的玩具要求他不要自称爷,他也本着补偿的心理答应了。

可,这端口,叫爷最爽口!

“哼哼恩。”凉釉只会迷蒙着眼吐出shen因。

黎天也再不客气,,一口气冲进去。

凉釉被扣着要职,。她此前感到空虚寂寞的地方已经被充满。

黎天很带劲,冲撞的力度只越来越大,也不管凉釉受不受得住。

---------------------------------------------------------------------------

(我是脑补的分割线)

这一ye于凉釉过得很漫长,因为她中途晕了。

这一ye对于黎天来说过得很短暂,因为他没有爽够。

黎天看嘴里的五花肉被烤焦了,所幸耐耐性子跟在后头光着膀子睡觉得了。反正凉釉哼哼声挺大,那意味着白慕枫说让她爽一回的计策成功了。

小釉子,你看,你高兴我也高兴;我高兴你也高兴。这就叫男女搭配!

黎天把手枕在自己脑后,胸口处是凉釉毛茸茸的脑袋。他很想抽口烟,心口莫名烦躁。这种烦躁自那开始一直盘旋在心口,从来不曾离去。

他抽出一只手,揉动凉釉软软的头发。听人说头发硬的人脾气也硬。呵呵,那看来小釉子是没脾气的人。

这时睡怔忡的凉釉不安地紧紧抱住黎天的胳膊,嘴里噗噜噗噜含糊不清:打~~使~你。最后还吧唧声嘴。

本来心口燥的难受的黎天,忍不住被她逗笑。真像小孩子,睡觉也不老实。奇异地,这一刻,黎天内心很安宁。

这种安宁已经三年没有来找过自己。

夜开始深沉,黎天怀里的凉釉继续睡的像死猪。黎天很想把她摇醒,他就见不得凉釉比他好过,一点也不行!可当把她脑袋拨上来,黎天看到凉釉紧闭的眼睑时,心暮的一软。

凉釉长长翘翘的睫毛落下的阴影像蒲扇,小巧的鼻头因为刚才摩擦黎天坚硬的胸膛有些发红,小zui微微嘟着,好似一头粉红的猪!

恩,看在刚才你让我高兴了,我放过你一回。黎天噙着笑戳戳她肉嘟嘟的脸。

黎天无聊地盯着凉釉,最后竟然也跟着睡着了。这一次他没有吃安眠药就入睡,却睡得比吃了安眠药还安稳。黎天意识消散时,不忘夸夸自己:“我无聊找来的玩具还挺多功能。我真棒!”

凉釉半夜是被闷醒的。她在梦里在河边玩,却不小心掉下河,她不会游泳,她在水下努力挣扎,但越挣扎她越往下沉,最后水漫过她脑袋,她无法呼吸。

凉釉倏的睁开双眼,却发现自己埋在黎天胸口上,整个身子被黎天紧紧扣住。最过分的是,黎天的劲出其大!

“咳咳,你放开我!”凉釉整个脑袋朝上拱,还能行动的腿使出吃奶的劲蹬黎天。

凉釉不知道黎天是醒着还是睡着,她觉得黎天是故意要勒死她!

黎天在做梦。梦中的他正被两个鬼面獠牙的判官各抓住一边胳膊,然后使力向两边扯。黎天被扯得生疼,疼的他嘴唇泛青。他不甘被判官制服,胳膊努力往中间使劲,希望可以把判官甩开。

判官嘴里叨念着:你罪孽深重,不知悔改,要扯两半下油锅来洗脱你的罪孽。

梦里的黎天倔强地不吭声,他抿紧唇不哼不吼,额际青筋爆管,汗珠顺着太阳穴一滴一滴落。他双手反抓住判官,手腕用力想要把判官“嘭”得撞在一起。

“黎天,黎天”忽然黎天耳边传来微弱的呼唤声,随着呼唤声越来越大,黎天的梦里闪现道道金光,金光照耀到阴间判官身上,判官被金光洗礼,只得作罢。

“既然佛光出现,我等只好饶你一回。”

黎天从意识混沌中转醒,却不想大脑第一个告知是他的胸口好像被戳了个洞!

黎天抬起一只手揉揉发疼的额际,低下头正好迎上凉釉愤怒地眼神。

“咳咳,你想憋死我啊你!混蛋!”好不容易顺口气,凉釉坐起身指着黎天鼻子骂。

黎天低头瞅到自己胸口多了个带血的牙印。刚醒来的他还带着与梦中判官对峙的横眉瞪目,好像要吃人。

凉釉好不容易膨胀起来的狗胆立马被缩成海胆。呜咽着委屈低下头。

黎天好半晌都没有开口。他眼前的凉釉有三张脸来回不停换。

一张脸白嫩典雅,常带梨涡浅笑;一张脸浓妆艳抹,却有双大大的眼睛;一张脸略带婴儿肥,笑起来肉窝当酒窝;哭泣时,大大的眼睛水润晶亮。

这三张脸不停转换,黎天眼里开始凝起血红。他想肆虐,肆虐所有可以肆虐的东西!让眼前顶着这三张脸让他不好过的人,也不好过!

怎么可以让他呆在罪恶的深渊里,而你们却对着他狂放地大笑!

黎天像匹受伤的狼,张开锋利的爪子,咧出獠牙,直接扑倒凉釉,一口咬上凉釉的脖子。

一口见血!

凉釉知道那个可怕不着边的黎天又出现了。每次黎天眼里犯红就是凉釉倒霉之时,凉釉不清楚自己哪方面刺激了黎天,让他转身变成一头吃人不吐骨头的狼!她疼的整张脸都扭曲,想叫唤都叫不出声!

“呜呜呜”凉釉只能蹬腿盼望可以踢醒黎天,可这时的黎天就是头禽兽!他不懂得什么是人!

凉釉挣扎越厉害,黎天咬的越起劲。凉釉反抗无果,只能卑微地大声哭泣。

发疯地黎天耳里传来雨点敲打屋檐的滴滴答答声,这声音由小转大,震的他耳朵发麻。他讨厌小雨,讨厌雨水的黏腻感和腥臭味!可他最喜欢雨水,雨水可以替刽子手洗刷掉罪恶的痕迹。

张咬的口开始tian弄凉釉的伤口,锋利的爪牙逐渐收回。黎天又变回白天那个流里流气的黎天。

黎天手慢慢摩挲凉釉光滑的皮肤,黎天的嘴渐渐往上堵住哭泣的嘴,黎天的腿缓缓挤进紧闭的双tui,他意识清明,认知怀里的是他的玩具。

“乖,小釉子,你真棒!”

黎天把自己冲进凉釉体内,潮湿泥泞的甬道比外面温暖数倍。黎天沉迷于这温柔乡,收起横冲直撞的劣根性,九浅一深慢慢厮动。

凉釉嗷嗷叫的哭泣声逐渐被qg裕替代。

窗外的月光阴冷洒在角落里。

最新小说: 八零好福妻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九零福运小俏媳 谍海偷天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