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1 / 1)

黎天最近心情挺好,他的玩具不闹腾了。唯一不顺心的地方是他的玩具害怕自己碰。你说这什么情况这是?玩具不能碰,那还玩什么玩?

席连成最烦黎天皱着眉头的样子,吓人!他那架势就像训练新兵娃子的教官,逮着谁就训谁。席连成怎么着都得关心自家哥们,所以他好心问:

“黎天,你便秘了?”

黎天斜瞥一眼,默不吭声支着下巴继续忧愁。这不像是黎天的作风呀?

黎天是谁?是a市土霸王。走一走地都得抖一抖,什么事能难倒他?连白慕枫都有些侧目。

“天,真有事说出来,兄弟帮你解决。”

黎天回想也对,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整好他们三个人!

于是黎天正儿八经问俩人:“你们说,为什么小釉子不肯让我碰?我手还没伸过去,她浑身直打哆嗦。”

席连成和白慕枫对视两眼。这能不害怕你吗?你把人按在墙上使坏时,就把那小良家妇女吓破了胆。再说,要是凉釉那个良家妇女再是个chu,这头一回不把她疼死?嘿,奇了怪了,你说你黎天怎么没转过弯来?

席连成琢磨嘴里的话,尽量吐字清晰没有歧义。这事没说好就得事关男人尊严。

“吭吭,我的天哥哥哈,可能你不太温柔。”

黎天看着席连成在那边挤眉弄眼没搞明白,“我什么不太温柔?”他需要对谁温柔?

“恩,那个那个。”席连成搓着手猥琐起来,这配上他那小鼻子小眼还真像力宝强。

白慕枫嫌弃地咦一声。怎么回事?他的兄弟一个是脑残一个是笨蛋,难道就他是剔透人吗?

“你肯定是上次强要了人姑娘,把你那玩具吓坏了。没事,回头你让她爽一回,保准以后她扒着你不放。”

“慕枫,你说的太露骨。”席连成搞怪的双手捂住自己的脸,身子还学女人扭不扭不。

“阿成!”

“阿成!”

两道警告的声音汇成一道。席连成不甘心放下手,“好嘛好嘛,就调节一下气氛。”

黎天和白慕枫终于受不住倒在沙发上。这兄弟怎么就这这么犯二!

凉釉见识过黎天的疯狂,哪还敢反抗?平时真乖的跟猫似的。可她实在害怕黎天兴头起来把她按在哪里收拾,那痛她不想再领会第三次。于是,能躲着黎天碰触就躲,躲不过就咬牙扛着。

黎天是肉食动物——狼,他有了自己的猎物不能吃,心极痒痒。况且他又是挑食的主,怎么能让千辛万苦叼到嘴里又香又甜的五花肉跑咯?要知道他最没耐心等,尤其等她玩具不害怕他。

这事基本上不可能!他的玩具不害怕他,那他怎么吓她玩解闷?

“小釉子,过来给我端杯茶。”黎天一下午都在埋头看文件,口有点渴。

“哦。”趴在桌上玩电脑游戏的凉釉,老老实实去饮水机那接了一杯水,轻轻放在桌上,然后立马低着头倒退十步。

黎天把看完的文件往旁边一放,一抬头就看见离自己八万远站着的凉釉。

“你站这么远干什么?”他有传染病还是怎么着?

“我我怕耽误你看文件。”凉釉眼珠子溜了个圈,半半落落把理由说全。

“你耽误我看什么文件?过来!”黎天今天下午一直看文件,现在看的很烦躁。所以口气很冲。

凉釉害怕黎天发火,慢慢踱着小碎步走过去。

“呀,你属磨子的吗?”黎天看她那副不情愿的样,气不打一处来。把手里的文件使劲往桌上拍。这动静更吓坏心惊胆战的凉釉。她肩膀一缩,头一低,站原地不动了。

“对,对不起。”委委屈屈的颤音。

黎天刚想上去把她抓到自己怀里,耳边响起早上白慕枫说的话:你把你玩具吓坏了。你让她爽一回。

黎天转念一想这事不能这么搁下去,他得好好操办操办,这嘴里的肉吃着让人膈应,不是坏了自己的兴?

于是,念头一转挥着手对凉釉说:“去去去,一见你就烦!放你假,回家吧。”

凉釉哪里知道黎天的心思,以为他真的是看不惯自己这呆样。连连点头,从自己的小桌上抓起包就跑。

“哼,你跑的了初一跑不了十五!”

晚上,坐在黎天车里的凉釉整个人都是懵懵的。她想不通坐在自己左边的平凡是打哪冒出来,又是什么时候成为自己的好朋友?

“阿姨,我是平凡的同事兼好朋友。我今晚家里没人,能不能让凉釉过去陪我一晚?”平凡穿着很良家妇女,麻色森林系长款衬衫配藏蓝色长裙,又带着大大的方框黑色眼镜,凉釉都不认识、不知道妖娆的平凡还有这么“文艺”范!

“哈哈,行行!小姑娘长得真漂亮。”语文老师出身的凉釉老娘见平凡第一眼就喜欢上了,你说说这孩子长得真剔透,哎呀,她有生之年能看到有人可以继承她年轻时的衣钵,她倍感欣慰。(凉釉她老娘年轻时,最喜欢把自己整成文艺女青年,但是凉釉说她是在装bi。)

平凡就靠着这身打扮轻轻松、三言两语地把凉釉从她那护小犊子的老娘手里,骗出来。

凉釉转头眯着眼睛上下打量平凡,她还没开口质问呢,平凡清冷的声音就冒出来:

“别误会,我没你良家妇女。”

黎天坐在驾驶室里直乐呵,他看着后视镜里的凉釉被平凡呛的吃瘪,两边嘴角委屈地向下掉,不服气的小脸往上一扬,刚想哼一声,就被平凡眼角的射出的不耐烦吓得噤声。

“啧啧,胆子真小。”黎天心里嘀咕,“怪不得容易被吓。”

“平凡,你在前头下,自己打车回去。”黎天的声音不冷不热,可在凉釉耳里那才是最好的态度。

凉釉很生气,她觉得黎天凭什么对平凡说话客客气气,对自己说话流里流气!哼,这种行为简直令人发指!

等平凡下了车,凉釉在后头趁黎天眼朝前专心开车的空档,小心射出几片飞刀加白眼。

“你眼睛没病吧?”黎天突然问凉釉。

凉釉一听赶忙端正自己的坐姿:两手放在腿上,脊梁骨挺直,双眼直视前方,很问心无愧大声回答:“没有!”

“没有你他爹娘的朝我瞥什么瞥眼?你当我瞎子看不见是吧!”

“没,没有。”凉釉心虚,缩着膀子,挺直的脊梁骨也开始往下滑,唯唯诺诺回答。黎天是太可怕的人,回头他要是再寻机会整治自己,那她就完蛋掉!

“小心我回头jian了你!”

凉釉把头缩的更低。没在意“jian”这个词。

男人都是混蛋!给脸不要脸!都该下油锅炸咯,最好炸玩喂狗!哼,她凉釉亲手倒油炸!

“阿——嘁!”黎天打了声喷嚏,凉釉立马把头转向窗外,扬起事不关己的头。我没骂他,真没骂!

黎天带凉釉去了a城最贵的楼盘——锦凤坊,这里都是小高层。最高层也就是10层,小区内自带花园,而且这花园还是按苏州园林的风格造的。小区基础设施非常完善,基本上小城区该有的它都有。

黎天喜欢站住高处,所以凉釉跟着黎天上到最顶层。

一进门,黎天莫名其妙问凉釉:“你吃饭了没?”

凉釉觉得黎天这么问自己,肯定是想让自己当小保姆给她做饭,所以这么回答:“吃了,吃的饱饱的!”后面又急中生智加了一句:“我做饭可难吃咯!”

黎天懒得理她那歪里拐去的小心思,又回头问一句:“你要不要洗澡?”

凉釉不知道黎天打什么坏主意,但一切都以膈应黎天为主要战斗点!高声回答:“不要。我在家洗的特别干净,你自己洗去!”

要是凉釉回头知道自己这么答造就了后面的悲哀,她就不这么斩钉截铁外加不识抬举。

“很好,省的浪费时间。你跟我进来。”黎天指着卧室门对着凉釉吩咐。

“”凉釉脑中警铃大响,她摇摇头后退两步。

“不进来也行,回头我把你挂在窗户外面凉凉风!”黎天故意拉着脸,龇牙咧嘴,露出白晃晃的狼牙。

凉釉脖子发疼,她伸手按按刚愈合好的伤口,颤着腿扶着自己的后腰磨进去。

刚进去就被黎天扛起来甩在卧室内最大的家具——g上。

凉釉慌手慌脚爬起来要跑,脚还没沾地儿,就被黎天扯回去,压在身下。

“小釉子,你是听话呢还是不听话?”黎天手撑在凉釉脑袋两侧,声音喑哑。

凉釉最害怕这个时候的黎天,她脑袋里开始闪现第一次黎天口着她手臂撕扯她裙子的狠辣样的片段,她把头往左边一歪,又想起黎天第二次把她扣在他身上咬着牙挺进自己身体里的场景。

凉釉拼命的把头摇成拨浪鼓。

“你他妈的别老摇头晃脑!眼疼我!”黎天屈腿压住凉釉防止她挣扎,腾出两手把凉釉的头固定在自己手里。

“小釉子,我给你说哈。你要是听话呢,我就让你le一回!你要不听话,哼哼,我让你继续疼的后悔做女人!”

最新小说: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谍海偷天 九零福运小俏媳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八零好福妻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