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1 / 1)

黎天瞧着凉釉的冷脸,冷哼一声。给这个玩具一点面子她就给他上脸。怎么,有气想发是不是?成,他给她这个机会。

“下车。”黎天把车停在一处荒郊野外的地,率先下车朝凉釉那头的车窗喊道。

凉釉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她也听出黎天口气里的不耐烦,但她一动不动,还是呆呆坐在副驾驶座位上。

“我说下车,不要我说第三遍!”

恶狠狠的声音勾起凉釉最心底的害怕,那一次黎天也是用这狠戾地音调对自己吼:他绝不会放过自己。凉釉缩着脑袋下车,她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很乖很乖。

“刚刚怎么回事,你说话,别摆小媳妇样!”黎天有时挺烦凉釉这幅模样,特别肉!肉的他就是想狠狠踹她一脚,看能不能让她机灵点儿。

凉釉轴起来连她爹娘都没办法。凉釉就是低着头保持那副小媳妇样,随便你在旁边急跳脚,她就是不说话。往往这时候是最气人的,你使尽全身力气挥出拳头却打在一团软绵绵的棉花上,这不是直把人膈应出更大的火气来!

“你他妈的给我抬起头!你要再这么着,成,我今天就把你晾在这,你自己咣当着你的脚丫子走回去吧你!”黎天作势就要回身开车,好在凉釉这回真的有反应。

“哼。”

“你哼什么哼!”黎天又来一阵火气,他曾经以为这世上能膈应他的就只有阮婉清一人,没想到现在还多加了凉釉这个玩具。她生出来就是气自己的吗?

“哼你妹。”凉釉来了这么一句。

“我他妈的没有妹妹!”黎天觉得自己脑门冒出好多烟,他真相掐死凉釉这祸害。

“我他妈给你买衣服你摆什么臭架子啊你?别的女人早就巴巴抓着不放。”

“是别的小姐吧!黎大嫖客!”凉釉逮着这处不放,什么女人?在黎天眼里,恐怕所有的女人都是“小姐。”

黎天怎么会听不出凉釉话理的讽刺?可是他整不明白凉釉讽刺什么。

“呦,你吃醋了?怪不得给爷摆脸色呢。”黎天得意的把“爷”这个称呼挂在嘴边。

凉釉被他这么一钩,火气也上来。“谁吃你这鸭子的醋?就你还不值!”

“妈的,你什么意思?”

“别把所有的女人当小姐。我凉釉不是小姐,也不是你可以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小姐!你要嫖、娼,去h市,别来找我!”

黎天这回听明白了,敢情凉釉是在乎“小姐”这个称号。

“什么小姐,别说的这么难听。那是人家对你的尊称!你出去见到不认识的人不也喊小姐、先生的?什么龌龊的思想。”

“我龌龊!你才龌龊!现在都叫美女、帅哥!你以为人家看不出来我是你的小姐?你就是把我当小姐你别不承认!”

“嘿,你来劲了是吧?好,我承认把你当小姐,你解气了?”黎天现在终于理解什么叫唯女子小人难养也。这女人太不可理喻了。

凉釉不肯放过黎天,她紧紧攥着拳头,指甲抠进肉里。她就是觉得自己贱,特别贱!被黎天强上,她还能跟在黎天后头去买衣服。买衣服?哼,以为她不知道黎天在收买自己?她是斗不过黎天,可她是个人!她有尊严!她不是谁谁的小姐谁谁的玩具!

她想结束这场游戏,她不是戏子,做不来演员那套!

“黎天,我告诉你,我知道我斗不过、玩不过你!可我不想玩了,我玩不起,我没有资本和你玩!那天的事我就当被恶狗咬了,咱们拉到!”凉釉把内心想说的话全部大吼出来,她反射弧比别人长,可不代表她什么都不明白。

对黎天来说,自己就是一个消遣。可对于她来说,黎天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她想尽早结束这畸形的狗屁关系,况且今天上班她本来就是打算辞职的。

黎天脑子又开始出现嗡嗡声,好多蜜蜂挥着翅膀亮出毒刺要扎在他身上。他呼吸越来越急促,每一下都像是鼓槌在敲打自己心脏。黎天眼里的血红开始积聚,由最初的斑斑点点逐渐汇聚成一大片。

没有人可以再先抛弃他,绝不!

黎天牙齿咬的咯咯响,他身上每块骨头都疼痛,额角的青筋随着沉重的呼吸一股一张。凉釉同样愤怒,这次她对着可怕的黎天怒目而视,细细的眉头紧皱在一起,小嘴抿成一条线。两人一个是盛怒的狼、一个是急了的兔子。

黎天一步一步重重踏出去,凉釉站立在原地,丝毫没有后退。黎天一把扛起凉釉,把她塞进副驾驶里,自己跟着上车。

他一进去一脚把油门踩下去,车子如箭离弦般直飞出去。

凉釉被甩进车厢里就已经害怕,她扑通扑通跳的心脏已经蜷缩在心腔角落里。凉釉很难受,可她选择靠在车座上,就是不低头。

“小釉子,我带你去一个地方。”黎天在调档的空档口,忽然嘴角往上一斜,温温柔柔对凉釉说道。

凉釉从来没有听过黎天这样讲话。他掐着嗓子让自己的声音变细变柔,邪魅的双眼还挑动的对自己魅惑眨动,如果凉釉之前没有认识黎天,她此时会以为她遇到了xg变态。

“去哪?”凉釉尽可能不让自己发出的这两个字颤抖。

“地——狱——。”黎天很高兴凉釉回问自己,所以他把档挂到最快,油门一踩到底。

凉釉整个身子往前倾,她手忙脚乱系好安全带,才转头大声质问黎天:“你疯了吗?”

“小釉子,我没有疯。你要结束游戏,那我们就结束。”黎天依旧用那种可怕恶心的音调回答凉釉。“结束游戏的方式就是我们一起——死!”最后一个字被黎天用怪异的音调拖得老长老长。

“混蛋!黎天你混蛋!”凉釉气的眼泪直往下掉。这里渺无人踪,只有弯弯曲曲的盘山公路,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在a市。这一刻,凉釉彻底明白黎天就是个疯子!

“小釉子,别害怕。等我们下地狱后,我派人也把你爸妈接来。呵呵呵呵呵”黎天快乐的从胸腔发出欢愉的笑声。“我想,阿成和慕枫他们会好好安排这件事,小釉子,你说好不好?”

凉釉被黎天恶心的想吐,但眼前的路明明是个大转弯,为什么黎天还不转方向盘?她知道如果依照现在这个速度,黎天不打方向盘的后果就是两人直接撞到山墙上,车毁人亡!

“黎天,你收手吧,呜呜,黎天!”当死亡之剑真正悬在自己头上,凉釉才知道自己根本没有勇气死。她拽着黎天的胳膊,哀求道。

黎天阴沉着脸回头望着哭成泪人的凉釉,凉釉眼里的清泉不停往外冒,往外冒得越多,黎天心里的火气越小。

“那你说这个游戏咱们还玩不玩?”

“玩,玩,我玩。呜呜呜,恩恩。”凉釉在死亡的面前忘了自己曾经很坚持的尊严,她还有父母要保护。就算是死,她也要独自一人死去,绝不连累疼爱她的父母!

黎天的火气终于烟消云散,他头脑里的嗡嗡声也慢慢消退。他神智逐渐清明,右脚也从油门处换到刹车处。可这时刹车并不是很及时,眼见车就要猛撞上山头,凉釉悲凉的闭上眼睛等死。

黎天倒没有急,有条不紊地继续挂档,最后突然猛地往右打方向盘,离心力的作用让凉釉的身子差点飞出去,好在有安全带减缓这层力道。

车子在最后一秒终于停下,凉釉和黎天由于惯力身子往前倾。没有安全带的黎天整个头部撞上方向盘,幸好安全气囊弹出来。

黎天头还是被撞得很晕,但他晕的畅快!他埋在安全气囊里哈哈大笑,吓坏的凉釉抽噎着小声指责黎天:“呜呜,神经病,呜呜。”

这细微如同猫叫的指责传入黎天闷墩的大脑,黎天忽然抬起头出其不意吻上凉釉呜呜哭泣的嘴。

黎天炽热的舌头直接伸进凉釉微张的嘴里,他的舌头卷起凉釉香嫩小舌起舞。这是黎天第一次吻凉釉,却是在凉釉极度惊吓之时。

黎天扣着凉釉的脑袋,手也伸进凉釉的衣衫里揉动。被刺激过度的他极度需要发泄,他发泄的方式只有一种。

这一次依旧没有温情,比上次也好不过哪里去。

黎天扒掉凉釉的裤子,把凉釉抱起翻到自己身上来,然后掏出自己的那家伙硬生生挤进去。黎天嫌凉釉的上衣碍眼,直接又撕又扯把她上衣脱掉,露出那沉重的果实。他低下头猛把果实含在嘴里,用尽力气吮吸。

凉釉此时真恨那些骗人的小说!谁td说做这种事很、很好受?都是朝天放屁!明明很痛,痛的她觉得自己要死掉。

“呜呜,呜呜呜。”本来已经止住的啜泣又开始起来。

没有什么能比这个更刺激黎天的兴奋点。他反而紧扣凉釉柔软的腰肢更加大力猛撞。小釉子里面太舒服了!软软的,黏黏的,缴的他浑身舒爽。

“小釉子,你真棒,真棒。”黎天对准凉釉的嘴打了声响啵,然后又咬住凉釉的脖子,他记得凉釉的血液很好喝。

“呜呜,疼,太疼了。”

凉釉断气了。

最新小说: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谍海偷天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八零好福妻 九零福运小俏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