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1 / 1)

凉釉回到自己家已经是早上九点钟,黎天说这两天会给她请假,她可以在家好好休息。

凉釉很少夜不归宿,就算在外面玩的疯了也会给家里打电话报平安。昨个她老娘等到半夜一点也没等到凉釉回来,急的一直给凉釉打电话。可是凉釉的手机一直落在黎天车里,所以凉釉不知道。

“死孩子,你还知道回来!”凉釉一进门就迎上她老娘叉着腰骂街的嘴脸。

泼妇!凉釉他爸不屑地在心里骂道。哼,还整天说他迂腐,我看是你才迂腐吧?!凉子都23岁了,怎么就不能出去玩玩?就你瞎紧张整晚拽着他头上为数不多的毛叫唤。看看,他乖女儿不是平平安安回来了吗?

“别理你妈,你妈更年期。凉子,玩累了吧?回去睡一会,爸回头熬粥给你喝昂!”为了表现自己的民主加信任,凉釉她爸揽开发泼的凉釉妈,还给凉釉挤眼色。

凉釉也没心思逗弄这二宝,只点点头回她卧房休息。

凉釉老娘站在后面没有吱声。她看得出来凉釉脸色不好,而且回来时穿的衣服也不是昨天那套老大妈似的运动服。凉釉一直很乖,她从小就在自己和她爸眼皮底下生活,就连大学也是在本市读的。

自己的孩子她了解,凉釉不会做出格的事。可是,她也知道,按凉釉现在的情况,估计昨晚发生了什么凉釉不想说的事。

唉。凉釉她娘长叹一口气,又看着在厨房忙乎傻乐的凉釉爸爸,她又叹一口气。这死男人,真是半点细心都没有,也不知道怎么当得数学老师!逻辑推理能力还不及她这个语文老师。

凉釉呆在家里的这两天,尽量让自己行为正常。该乐呵的时候乐呵,该生气的时候生气,她知道她老娘这两天也请假在家观察她。有时她不小心一回头就瞥到她老娘面有忧愁望着她的背影。

凉釉努力让自己忍住不哭,她给她老娘说那天是因为自己不会喝酒硬要喝,吐了自己一身最后只得换上朋友的衣服。还说这酒劲太强,第二天她都没缓过来。

凉釉妈妈不相信也只能相信。孩子不说她不会逼,只要她安好,等到以后凉釉想说自然会说的。

黎天呢这两天没事人似的忙着手里头和澳洲akb公司合作的项目。

席连成坐不住非要上来看看黎天有没有被愤怒过头的小妇女给捅死,还抓着白慕枫过来说是要发挥兄弟爱。

一进门,席连成禁不住嚷嚷起来:“黎天,事搞定没有?我和慕枫都给你准备好a市最好的律师了。要是那小妇女告你,我们一定帮你摆平!”

忙碌的黎天抬起头,冲白慕枫点点头算是打招呼,随后没理席连成,继续低头处理手中的文件。

席连成揪着心担心黎天,瞧黎天不搭理自己,还以为黎天老毛病又犯了,急的上前撑在黎天的办公桌上,对黎天说:

“哥们,有事别硬撑着。不是有我和慕枫吗?再不济咱也能把小妇女摆平,你别急哈。”

白慕枫懒懒坐在沙发上,冷眼瞧着席连成一人在那唱独角戏。

“阿成,没事。小釉子还挺好哄的。”黎天终于有良心的回了一句。

“那你塞钱给她了没有?说软话了没有?嘿,兄弟,我给你说哈,这良家妇女最难搞了。你到时候别栽她身上跟头。”席连成还是放心不下,又绕到黎天跟头,朝着黎天的耳朵方向唠叨。

“不过啊,这女人都一样!你把钱给她们,她们就开心;你再说点甜言蜜语什么的,她们就死心塌地。我可给你说,这事马虎不得!你那良家妇女看起来可不好惹。”

“阿成,太罗嗦,不男人。”黎天被叨唠的头皮发麻,总觉得席连成像唐僧念咒,念得自己脑门子抽疼。

白慕枫终于忍不住抱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妈的,阿成这人怎么这么磨磨唧唧,娘们投胎不成?

席连成怒了,他不就是担心多说几句话了吗?干嘛一个个都不待见自己。

“我他妈嘴欠抽行了吧!”席连成仰着脖子怒吼。要不是你是我兄弟,我管你个毛线管?都不识抬举。

“喝水吧,阿成。”黎天起身给席连成接杯水,席连成狠狠瞪他眼,接过来仰着脖子一口喝干。

渴死他了,说了这么多话。

白慕枫接过话头,也开口问:“黎天,真的没事吗?”

“慕枫,没事。”

“行,有事你说,我们兄弟俩想办法给你解决她。”

黎天无奈摇摇头。他知道定是上次发生的那件事让两个哥们害怕了,他不是废人也不是没脑子的人,这点小事搞不定,他还是那个强悍的黎天吗?

“不过阿成说的对,回头好好哄哄那个良家妇女。怎么说都是你亏欠人家,能哄一时就哄一时。以后寻了个理由,也好打发她。”

“行,我明白。”

席连成瞅着黎天乖乖听白慕枫的话,心里有些吃味。凭什么自己费这么多口舌,黎天就只听白慕枫那厮的话?他酸溜溜喷出一句:“哼,还是慕枫说话着黎天的味。”

黎天一巴掌拍席连成脑门上:“阿成,别闹。”

席连成觉得黎天是哄他来着,嘴角不由两边一扯,抱着黎天的胳膊,头枕在黎天肩上娇羞地说:“还是天哥好。”

“呕——”沙发那边传来大大的干呕声。阿成真不男人!

凉釉班上到一半就被黎天抓出来。凉釉看黎天那样心里就膈应,她不想面对黎天,尤其是两人独处。能来上班,她也是打着强大的心理建设来的。

“别一脸死了爹妈的样子,难看死了!给爷开心点。”黎天手稳稳掌握着方向盘,嘴里还有功夫责骂凉釉。

“你别老爷的爷的,我听得烦!”凉釉大着胆子吐槽黎天。她隐隐约约觉得现在自己干什么黎天都会后退一步。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这就是女人的直觉!

黎天一憋,刚想开口“爷”就立马闭嘴。他想起阿成说的话,女人还是要哄。得,他黎天说要负责任,怎么着就将就着过。我吃瘪一回也算还了你的债。

“也行,都听你的。”黎天爽快答应。

凉釉暗地里翻白眼。别以为她不知道黎天为什么答应,是不是想现在哄哄自己,把那事掀篇?哼,无耻兼无赖。

“随便你。”

车子停在a市最大的商场下的停车库里。

他们直接去了五楼,凉釉跟着黎天后头东抽抽西看看,这里可是有钱人来购物的地方哎!记得有一次,凉釉和朋友来这里瞎逛,她朋友瞅中一个包包,问价格五千三百九十八!那售货员员还说这已经是最低档的了。

凉釉小声嘀咕她买的包最贵也就五百。

售货员高傲的仰着脖子,仿佛这商场是她家开的似的:“五百块的货还不够档次进来!”

谁稀罕。凉釉她朋友拽着她就走。

黎天最喜欢凉釉这时刘姥姥逛大观园的神态。啧啧,瞧瞧,女人都是物质动物。你满足她们的虚荣,她们就乖乖跟着你后头。恩,良家妇女也不过如此。

“小釉子,进来看看。”黎天在一家凉釉看不懂的牌子店向凉釉招手。

凉釉低着头进来。她总觉得自己好像条哈巴狗,黎天招招手自己就进来。也许凉釉是浑身不自在,她明眼能看出黎天眼里的自己是多么土包子。

“小釉子,你随便挑。爷”黎天说到这甩甩头,换口接着说:“我给你付钱。”

凉釉像没听到似的手轻轻滑过一排又一排的衣架。她没有所谓欣喜,也没有所谓冷漠,而是目无表情。

会看人眼色的销售员自然知道这是闹得哪一出。无非是眼前的小姐摊上了黎天这么个大金主。黎天可是他们这里的常客,经常带人来这买衣服。

“小姐,你看看这件。这件是从意大利空运过来的,由着名设计师art亲手设计,xx明星都穿过呢。”销售员拿着一件淡蓝色荷叶花边蕾丝衣,露出11颗牙齿,笑的很专业。

凉釉被那声“小姐”刺痛了本就不坚强的神经。她眉眼未抬,继续独自一人在店里溜达。

黎天坐在专门为客人准备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休息。他带人来买衣服,一向坐在这里当看客,由着那些女人试好衣服出来问他好不好看,而他只需点点头就可。

“小姐,你看这件呢?这件怎么样。”销售员不解地跟在凉釉后面问,怎么凉釉都没有买的动静呢?只冷着眼看来看去,也不挑也不捡,更不进更衣室试衣服。就只围着店来回逛,逛得她头晕。

“走吧。”凉釉站在黎天前头冷淡的招呼一声,转身就走。

黎天本想掏出卡付钱,销售员苦着一张脸对黎天说:“黎先生,你带来的小姐她什么都没买。”

咦,这不应该呀?天下哪有半个女人不爱买衣服?看来这女人还来劲了不成。黎天无所谓,随便指着一排衣服说:“恩,把最新款的衣服送到老地方,我带来的小姐眼光高。”

又是“小姐、小姐、小姐。”凉釉深呼一口气,努力压下心中的火气。不能在公众场合发火,不能在公众场合发火,注意形象、形象!

最新小说: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九零福运小俏媳 八零好福妻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谍海偷天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