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牛中文 > 其他类型 > 渣瘾君子 > 第六章 (修)

第六章 (修)(1 / 1)

今天周末,被黎天折磨一星期的凉釉终于有正儿八经的理由放假。她抱着她老娘做的雪梨瓜酿吃的起劲。上次没吃成,这次一定要吃的够本!

美好的星期天就是让人心情愉悦。你看看,人渣黎天都不在自己耳根子前指挥来指挥去,也没有黎天整天拿着破短片威胁自己。嘿嘿,凉釉决定以后信耶稣去,因为上帝在星期天时休息。这才让她可以远离黎天!

“爱真的需要勇气”凉釉手机响起,她放下手中的碗,看见这个号码是陌生号没有立马接,她本来只要是陌生号码都不接的,怕是诈骗集团。可是这铃声持续在响,凉釉擦擦手接起。

“喂”

“你td干甚去了你!这么晚接电话啊?不知道爷找你!不识抬举。”凉釉就一个喂,对面就来了一大串,口气还很冲。

凉釉听这话就知道是人渣黎天,她狗胆子上身手指一按,直接把电话挂断。挂断之后,害怕黎天再打来,鸵鸟的把手机塞到抱枕地下,不理会又响起的铃声。

“凉釉,接电话,吵死了。”正在午睡的老娘被扰人的电话铃声吵醒,凉釉老娘一向浅眠兼起床气颇重。凉釉害怕吵醒的老娘如同害怕黎天般。

“喂,什么事?”

“”对面没有声音。

“没事我就挂了啊!”凉釉窃喜。嘻嘻,就等着你不耐烦,哈哈。

“你敢!”仿佛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两个字,顿时让凉釉脊背发凉。

“我我不是故意的,刚才我蹲厕所呢。”这个理由是凉釉能想到的最好的推脱理由。

“你蹲厕所和接电话有什么关系?”黎天还是余怒未消,他怎么会听不出凉釉在说假话?

“恩,你知道,有时候人要是便秘就要使劲‘恩恩’,我不是怕污了黎总的耳朵吗?嘿嘿。”结尾是凉釉谄媚的一笑。

黎天被她莫名其妙的解释说通,但又不想便宜凉釉,赶忙哼哼两声接着指示凉釉:“晚上八点我来接你。记住,穿好风凉一点,别整一脸良家妇女样!”

黎天直接挂断电话,凉釉对着手机啊呸一声。滚你一边去!你才要穿风凉一点呢!当她傻子还是无知呀!神经病加脑残,滚粗!

凉釉觉得自从和黎天扛上,自己的国骂水平直线上升,可以媲美英语六级的赶脚。

哼哼,想她穿风骚,等你黎天成了太监再说!

晚上八点,凉釉给父母说和同事出去玩晚点回家,就下楼。磨磨蹭蹭走到小区门口,那里停着黎天的黑色路虎。

凉釉本想坐在后面,被黎天狠狠一瞪没骨气坐到前面。黎天打量着凉釉这一身“大妈”打扮,气急反笑,说:

“你诚心穿成这样膈应爷我是不是?”

“不是,我没衣服。”凉釉惯常的低下头,小声反驳。

“好好,你没衣服啊,没衣服。”黎天咬着牙啪的打在方向盘上,吓了一跳的凉釉还没回神就被黎天一扯把穿在外面的蓝色运动服扒下来。

现在还是燥秋,所以凉釉里面就穿了件白色背心。凉釉挣扎着把衣服扒回,又被黎天大力扯开,凉釉听见运动服开线的声音。黎天还没有满足,手直接伸到凉釉背心口处,撕拉往下撕,质量不是很好地背心立马就被撕成两半。

凉釉眼眶不争气的红了。

“我告诉你,这才叫没衣服!”黎天回过头,觉得自己上午被凉釉挂断手机以及刚才凉釉不听话的气,此时已解、烟消云散。

“那我回头穿、穿什么。”凉釉剁拉着头抽泣着问黎天。

“给你带了,在后面。”黎天早就知道凉釉不会穿的像他要求那样,只是没想到凉釉会穿一身运动服来气他。“自己爬后面去换。”

依旧是恶劣的口气。

凉釉捂着破碎的衣服,乖乖爬到后面车厢。她不用费劲就看到粉色盒子,她打开盒子,不意外发现这是一件低领露胸的黑色裙子。凉釉委委屈屈脱掉破烂衣服,抽泣着穿上这件裙子。

裙子尺码很合凉釉的身,黎天经常摸凉釉玩,所以知道凉釉的尺寸不足为奇。

前面开车的黎天本来在在后视镜欣赏凉釉穿衣服,可被凉釉抽抽噎噎的哭泣搞得心情郁闷。他不爽回头吼道:

“别哭了!”

凉釉硬生生咬住嘴唇把抽噎声吞进肚子,敢怒不敢言。

“对了,这衣服不用穿胸衣。还有,鞋子在旁边黑色盒子里。”黎天出声提醒。

凉釉默默转过身,把粉色胸衣脱掉,重新套上裙子,才转回身脱掉裤子。

车停在a市最大的会所——秦淮门口。能进这里的人非富即贵,不是一般人。这也是皇朝旗下的产业之一。白慕枫和席连成也有参股。

黎天把车交给泊车小弟,跟着示意后面的凉釉跟上。凉釉下了车才知道这裙子有多短,刚刚遮到屁股,而且特别贴身。再加上她踩着八厘米细高跟,她浑身都觉得变扭。

“黎,黎天。”凉釉小声在后面呼唤黎天,黎天闻声回头刚想训她别叫的跟猫咪似的他听不见,就看到凉釉扯着裙角想往下拉又发现往下拉胸部露的更多,上下不能兼顾的蠢样。

今天算是黎天第一次被凉釉逗笑,所以他回身把凉釉抱在怀里拥着进入秦淮旋转大门。

当两人出现在1234包厢时,席连成第一个发出惊叫。

“kao!这还是那会儿的良家妇女吗?快来快来,给哥哥瞧瞧这小身段多啊!”

黎天没有反对,把怀中的凉釉往席连成方向一推,自己寻了个地方坐下。

凉釉凉着脸木木站在席连成面前任他打量自己。今天凉釉彻底知道她在黎天眼里就是可以随便玩的玩具!既然是玩具,那么早晚都要被玩腻的一天。到时自己也算可以逃离黎天的魔爪。况且,自己现在与黎天根本没有什么实质性的碰触。她咬咬牙忍忍算了。

席连成瞧出凉釉脸上愤恨,不过他就是嘴贱这么一说,其实他对凉釉一丁点兴趣都没有。他席连成喜欢胸大屁股翘的大美女,可不是凉釉这小身板。瞧瞧,穿着这么风凉的衣服还不化妆,这不是给衣服掉价的吗?

“还给你黎天。”席连成把凉釉往旁边一推,不想,凉釉一个踉跄倒在旁边坐着的白慕枫怀里。

“黎天,你的玩具还主动勾搭我,你说兄弟我怎么办?”白慕枫不管身旁的平凡,也不理会凉釉的臭脸,反而伸出手把凉釉往自己怀里按,还毛手毛脚上下撺掇。

“随便。”

凉釉又是一张快哭的脸。

平凡能体会凉釉此时被羞辱的愤怒和绝望,上次她没有管,可这一次她要管。她不想让凉釉成为第二个不值钱的自己。

“妹妹,来,姐姐看看你。”平凡略施巧劲就把桎梏在白慕枫怀里的凉釉扯到自己身边来,刚好把凉釉插在自己和黎天中间。

“妹妹确实长得不错。”轻轻一推,凉釉回到黎天的怀抱。好在白慕枫没有给平凡脸色。白慕枫并不真调戏自己兄弟的玩具,也是和席连成一个心态。

凉釉生气,所以微微直起身让自己坐远。黎天把她拽回来,笑着说:“看,你不听话,我就不会问你,你要是听话,我就护着你。来,告诉爷,爷的小釉子以后听不听爷的话?”

“”

“阿成,要不小釉子送你”

“我听话我听话。”凉釉又一次妥协。

“小釉子真听话,爷亲一口。”黎天又回到那副流里流气的样子,逮着凉釉的脸响亮的啵两口。

白慕枫和席连成无耻的笑了。

“不行,你们俩都有女人,就我没有!哼,我也叫个。”

“嘿,给我叫个。”白慕枫回他。

“阿成,算我一个。”席连成诧异回头,白慕枫也就算了,可是黎天为什么?黎天不是最讨厌脚踏两只船吗?毕竟曾经他被这样

“行!”席连成爽快答应。他负责管理秦淮,自然知道这里的好货都有哪些。所以起身出包厢门去叫人。没想到还没有走出几步路竟然遇到了他不想遇见的人。

“阿成?你怎么在这!”温温柔柔的问话带着女子的惊喜,这个女子长发及腰,穿着白色纱裙,大眼朱唇,好似扇中美女,亭亭玉立。

“哦,兄弟聚会。”席连成对人一向笑脸相迎,只有对这个女子冷脸相待。

“你还是这样对我冷酷。”女子不甚在意,从前她都习惯了的。

她叫阮婉清,阮司令的孙女。和黎天青梅竹马长大。曾经也是黎家认定的媳妇。

“婉清,遇到熟人?”后面跟上来一位面色如玉的男人把阮婉清拥入怀里。他身上书卷气味很重,温文尔雅,比起席连成、白慕枫和黎天身上的痞气,确实更称阮婉清。

“恩,城。是朋友呢!”阮婉清亲昵回答。

席连成不屑的翻白眼,谁和你是朋友?瞎认亲戚不长眼!以为自己长得美他席连成像那两个傻子对你阮大美人另眼想看?放屁!你就是朵白莲花,老子也懒的采!

“我有事,你们先请。”席连成甩头就走。

“阿成,你们还在1234吗?”可惜席连成已走远没听见或者说根本不想听见。

最新小说: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谍海偷天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九零福运小俏媳 八零好福妻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