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牛中文 > 其他类型 > 渣瘾君子 > 第五章 〔修〕

第五章 〔修〕(1 / 1)

皇朝集团,坐在自己工作的小隔间里的凉釉,每每想到黎天那个人渣就恨得牙痒痒!该死的臭男人,知道把她送回家为什么不知道按门铃?要不是她老娘看时间太晚给她持续不断地打电话,她就真的要在她家门口呆一晚上?

算了算了,不想了!事情已经过了两天,她还是平安无事的上自己的班,凉釉甩甩头,觉得自己还是不要想了。可不到一会,她又愤怒地折断手中的笔在心中骂道:该死的男人!诅咒你一辈子做不成男人!

与此同时,黎天坐在顶层的办公室里处理文件,这时不知道是不是被凉釉骂的直打三个喷嚏。黎天抽出一张纸,擤擤鼻涕,身体强健的他怎么可能感冒?要知道他可是每天坚持做运动的男人!

黎天眯着狭长的眼睛回想这阵子他惹了谁,使得他们惦记自己在背后骂他,让他的鼻子流出恶心的鼻水。想了半天,黎天没想出来半个人物。

最后,当他视线落在办公室中间时,忽然想起好像几天前有这么个女的被自己逼着脱光了衣服揉摸自己,哼,看来也就是她了!

赶巧这两天黎天闷得无聊,他眼珠子一转想到个主意,立马执起电话打给内线助理:“陈秘书,把财务部的凉釉叫到总裁室。经她手里的案子出了纰漏,快点!”

陈秘书哎哎应下来,可他不记得财务部有凉釉这个部长啊?可黎总点名这个人经手的案件有问题,肯定是出了大事!陈秘书不敢怠慢,连忙打电话给财务部的部长,叫他把人给叫上来。

凉釉接到通知吓得胆都提到喉咙上。她向来胆小,这回她手里的案子出了问题都惊动了皇朝集团的总裁,该不会是自己算错帐了吧?以前她大学导师就说,做会计这行,最怕粗心点错小数点!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凉釉怀着必死的心上电梯,她都把后路想好了。

要是到时真出错,她就就哭!她没钱呀!呜呜呜。

当陈秘书带着凉釉走过熟悉的廊道,轻敲熟悉的大门,凉釉觉得自己的腿又不听使唤想跑路。

这不是黎天那个渣渣带自己来的地方吗?

“陈秘书,这间办公室是谁的?”

“总裁办公室呀?你不知道?”陈秘书转头一想,觉得以凉釉的资历是没有机会来过总裁办公室的,所以不知道也正常。

“进来。”恶魔般冷厉的声音从没后面传来。

“总裁,凉釉到了。”

凉釉看到办公桌后面的果真是那个渣渣黎天,转过身就想跟在陈秘书后面走掉。

“回来。”又是不耐烦的声调,里面满满都是警告。

“总裁?”陈秘书回过头不解问道。

“不是你,是凉釉。”陈秘书这才看到凉釉低着头像小媳妇似的跟在自己屁股后头,陈秘书以为她害怕,好心的推凉釉上前,对凉釉说:“别害怕。”

等到门轻轻关上时,黎天脱去严肃的腔调,吊儿郎当翘起二郎腿,问那边低着头的凉釉:

“小妇女,今天是不是骂我了?”

“我不叫小妇女,我叫凉釉。”凉釉低着头小声争辩。

“爷知道你叫凉釉,这不是爷对你的爱称嘛。”

“屁爱称。”

黎天耳尖听到凉釉小声的反驳,故意扬起声音吓她:“嗯?你再说一遍!”

凉釉不吭声,把头埋的更低,黎天一看到她小媳妇样,就想蹂躏她。你说好好一大姑娘,非要把自己整的跟受尽千家气似的,这不是让人更想欺负她嘛!

“地上有什么好瞅的!抬起头,爷说过爷一看到你小媳妇样就想揍你!”

凉釉一听“揍”,慌慌张张抬起头。以黎天的性格,估计揍她是能干的出来的。哼,天底下没有比他更混蛋的男人了!

“阿——嘁”黎天又打了个喷嚏。黎天怒了,恶狠狠盯着凉釉那双水汪汪的大眼吼道:“你是不是在心里骂我了?”

凉釉慌忙摆摆手,嘴里连连说没没。还说自己没有那个熊胆骂黎天。黎天不满意凉釉这副明显说谎的嘴脸,你瞧瞧,她的眼睛根本不敢看着自己!

“还说没有!没有,爷怎么会打喷嚏?你td嘴里放炮是不是!”

凉釉被他一吼吓得肩膀一缩,可还是出声反驳。“你打喷嚏还怪我身上,说不定你感冒了。”凉釉才不会傻的承认自己的罪行,哼,俗语再准都不算证据。

“嘴硬哈。我让你嘴硬!”

凉釉看着黎天离开办公桌朝自己走来,皱着眉头生气的嘴脸像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狼,凉釉害怕,闭上眼缩着脑袋答:“对不起,黎总,我骂起你了。”

“都骂我什么了?”

“就骂了你混蛋。”

黎天来到凉釉身边,看她缩着脖子,手抓着凉釉的马尾狠狠往上一提,凉釉顺着黎天的力道不得已抬起头,正好看到黎天眼里闪着的恶趣味。果然

“你刚刚污蔑我诬赖你,这在法律上叫诽谤罪,不过今个我心情好,不追究了。再加上上次送你回家,这两个人情你打算怎么还?”

“你放屁!上次你就把我放在门口不管我,别披着羊皮装好人!”不提这茬也罢,一提这茬凉釉气的眼里直冒火。

黎天倒是没有看到凉釉眼里冒出的火气,反而觉得凉釉眼里满是水汽,雾蒙蒙的,撩的他心痒痒。

他不满凉釉的指控,提着凉釉的脑袋对准自己:“当初我可是按了你家的门铃的。是你爸妈没听见,别赖我头上哈!小妇女!”黎天轻拍凉釉的脸,越看凉釉由于生气红扑扑的脸越觉得好玩。

他此时想,如果是用他的小天拍打跪在地上的凉釉,该是多么美丽又勾人的风景。

黎天这么想着,又觉得凉釉白皙的脖子特招人咬。你说这凉釉长得不咋地、身材不咋地,咋脖子这么诱人呢?黎天闷头下去对准凉釉的脖子就吸咬。

凉釉没反应过来又被这个混账占了便宜。她伸出腿踢黎天的腿肚,就被黎天报复性的狠咬一口,直到黎天嘴里有了血液的甜腥味,黎天才放嘴。

“啧啧,你的血味道不错嘛,挺甜的。”黎天抽出身,可拽着凉釉马尾的手没放开。

凉釉疼的眼泪掉落几颗,捂着脖子恨恨瞪着黎天。

“叫凉釉是吧,凉釉我告诉你,今天爷给你两条路,第一条是继续让爷吸你的血;第二条路嘛,就是让爷破了你的身,流点血。你选哪样?”每回黎天自称爷都没有好事,凉釉听着黎天给的两条路,眼泪直往下掉。

什么人渣!怎么竟做这种神经病的事!

“快选!”不耐烦的低吼。

“我呜呜选第一种。”

“真乖!”黎天又低下头,允吸住刚咬破的地方吸凉釉的血。凉釉觉得自己就是被吸血鬼盯住的猎物,逃不掉!

黎天又换了个地开发新血源供应地,恩,顺便盖个章证明凉釉这个小妇女成了自己的玩具。你看看你他多好,专门抽空来给凉釉盖章!

“好了,爷开心了,爷的小釉子,你真棒!”黎天满足的舔干净嘴角的血丝,又为自己的玩具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小釉子。

凉釉疼的双眼被泪水弄花视线,她一点不喜欢黎天对自己的称呼。她不要当黎天的小釉子!可黎天不会给凉釉反抗的机会,他俯下头在凉釉耳边轻声说:

“小釉子,你想不想看上次你演的电影啊?我好好收藏着留着威胁你呢!”凉釉顾不得抽泣,不可置信睁大眼睛瞪着黎天,黎天被凉釉这幅表情取悦了。他舔了舔凉釉脖子上冒血丝的伤口,继续说:

“你不知道你那个样子可招人疼了。”

凉釉是苍白着小脸,憔悴的回到自己办公室。办公室的同事以为凉釉真的闯了大祸,同情的安慰她几句。

打那以后,凉釉就被黎天提到自己身边当总裁助理。黎天对外声称的原因是:由于他的疏忽看走眼,凉釉没有犯错误,却被自己莫名其妙地骂了一通,基于他们皇朝集团公平公正的公司条例,特此升凉釉为总裁助理!

好多人都羡慕凉釉有这个狗屎运,齐齐上前问凉釉当时总裁是怎么骂她的?皇朝集团的总裁不是他们这群小职员就能见到的,所以大家借着恭喜的劲让凉釉说说黎天是什么模样。

“他就是一混蛋!”

黎天在自己办公室随便摆了张桌子,就当是凉釉的办公桌。

凉釉当上总裁助理日子按凉釉的说法那叫水深火热。但按黎天的说法是他不知道多疼凉釉。

黎天工作的时候很认真,基本上他不会对着凉釉犯浑。但是一旦黎天处理完手里的事务就意味着凉釉苦难时刻来临。

这不,凉釉被撑着下巴无聊的黎天喊到跟前来,说自己肩膀疼,要让凉釉揉揉。凉釉翻着白眼过去,本着张脸站住黎天背后揉动黎天硬的跟石头似的肩膀。

黎天这几天事情颇多,没有出去高兴高兴,现在他的玩具小釉子生生站住他背后,这他怎么能忍住不使坏?他坐下的椅子那么一转,黎天就正对着凉釉。

“小釉子,来让爷摸摸。”话刚落下,凉釉就被黎天扯到怀里,黎天开始对她上下其手。凉釉每回最气黎天这么对她,仿佛自己在他眼里就是想玩就玩的玩具。

“黎天,你放开我,放开我!”凉釉还是老样子挣扎。

黎天嘿嘿一笑,摸出手机端到凉釉面前播放短片一段,凉釉的呼吸就断了。那片段不正是自己上次被黎天胁迫时自己做的的事情吗?凉釉心下直犯抽,她挣扎的动作最后都成了无声的默认。

黎天最喜欢凉釉吃瘪的神情,每次凉釉被他抓疼了他才哼一声住手。但小天却没有一次因为凉釉而苏醒。

黎天对凉釉只逗弄,没有别的实质行为,谁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最新小说: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九零福运小俏媳 八零好福妻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谍海偷天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