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1 / 1)

第四章

黎天车开的飞快,坐在副驾驶里的凉釉只能闭着眼强忍着恶心。这年头坐个电梯都能遇到疯子!真晦气!可她不敢吭声,因为她害怕像匹毒狼的黎天!

等他们下车,凉釉终于受不了扶着车子哇哇吐出来。黎天不屑的瞥她一眼,从兜里掏出根烟含在嘴里。

“呦,这不是黎少吗?怎么,学女人姗姗来迟哈啊?”黎天好哥们席连成站在他那辆烧包的艳红色法拉利前,对着黎天调笑。旁边围住他的人,不禁嘿嘿附和笑着。

“阿成,别抓着小处不放,不男人!”黎天甩出这句话,扯着吐得七荤八素的凉釉往前一推,对席连成说:“呶,今天爷的祭品!”

席连成眯着眼上下打量凉釉这姑娘,看凉釉穿着很普通,脸蛋也不怎么漂亮,顶多能往清纯上挤。心里不由嘀咕起来,这黎天又犯病了?还是说强抢民女去了?!

“嘿,我说兄弟,打哪弄来的良家妇女?不会是抢来的吧!”

“电梯门口捡来的。”

“呦,瞧瞧这妞长得多么妇女,赶明我也去电梯门口捡个妇女去,说不定咱也能像你们的黎少抓个祭品来?”席连成根本不相信黎天的话,肯定是这女的招惹到呲牙必报的黎天。不然,黎天不至于混蛋到拿人家小姑娘的性命开玩笑。

凉釉呆呆的任由他们打量自己,眼前的世界明显不属于自己。

这里是a市城郊的大空地,本来很是荒芜的地方,愣是给这群人整的像五光十色!他们不知从哪扯得电线,把五光十色的霓虹灯给串联在一起,中间的场地上摆着五张长桌,每张桌上摆放着香槟、美食。

而嬉闹的人群中每个女人都描眉画眼、着晚礼服、打扮妖娆。穿着工作服的凉釉此时就感觉自己好像是混在里面的勤杂工。

“行了,黎天来了,咱们就开始吧。”从人群中走出一个男人,他手臂上挂着一位穿着红色露肩紧身晚礼服的女人,不似其他人对黎天和席连成般忌惮不敢言语。他是白慕枫,是黎天另一位好哥们。

“恩。”

凉釉不知道自己手脚该往哪放时,就被黎天硬拽着往前走。

一行人到了后面,凉釉才知道所谓的“局”原来是赛车!三辆一模一样的车横陈在白色线内,黎天对着席连成和白慕枫打了个眼色,便拽着凉釉走到车对面那头200米处。

“你干什么你!”

“闭嘴!记不记得你还欠我二百六十万!”

“你明明说只要我做那个,你就不追究的!”凉釉不敢置信地盯着黎天,这混蛋怎么出尔反尔?

黎天拍拍凉釉的脸,眼神冷漠的把凉釉不安地情绪看进眼里,无情地吐出:“那是你救你父母的代价!现在,乖乖在这里站好,等我开车撞过来!记住,乖乖闭上眼睛等着就行!”

凉釉此时才知道,黎天说的“祭品”是什么意思!

“你不可以!这是犯法的!我不同意!”凉釉慌慌张张抬脚想要跑出去,被黎天伸手捉回来甩在地上。

“告诉你,好好按我的话去做,否则,你一辈子也离不开这块地,听明白了吗?”

凉釉摊在地上,抬起头撞上黎天恶狠狠的表情。凉釉被黎天眼里的嗜血吓得噤声,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逃过这一劫!

凉釉颤巍巍站起身,不想旁边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

“你真是被捡来的?”

凉釉回头正好撞上之前着红色晚礼服的女人温柔的眼光。凉釉含着泪点点头,她渴望这个女人是救世主,带她逃离。

女人叫平凡,目前是白慕枫的女友。她知道凉釉在向她求救,但还是撇撇嘴轻笑两声。

“别这样看我。我救不了你。”平凡转回头,收起自己多管闲事的心。这里谁也救不了谁,她连自己都救不了,何况还带着一位“良家妇女”。

平凡仰着头,尽量让自己高贵的站着。她清楚知道自己是白慕枫的筹码,可是她的自尊让她低不了头!即使是死,也要按照她的想法死!

那边,哨声响起,三辆赛车同时出发,远处的凉釉能听见强劲的马达声轰轰传来,这在她耳里就是索命的符咒!凉釉直直盯着前方,睁大的双眼被车前灯的光束刺瞎。

凉釉腿一直抖一直抖,她摸不清黎天是什么人物,但她摸得清这是场比赛!比的是谁刹车技术好!

黎天一向尊崇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理念,他非常信任自己的技术,所以尽管离凉釉还有五米,他依然选择狠踩油门。

凉釉一点点望着这车向自己驶来,车速越来越快,凉釉腿软到不能挪动半步,她脑子里开始回闪她的一生,凉釉想到她父母、想到之前无疾而终的初恋,想到这个月的工资还没有领!她悔恨,悔恨自己为什么偏偏神经质去看黎天?

悔恨自己为什么之前没有一巴掌呼在黎天脸上!至少那时候死还能保个全尸,而现在估计被撞成肉泥也说不准!

坐在驾驶室里的黎天已经开始慢慢踩煞车,以他的经验来看,车子这时候慢刹车刚巧停下来时挨着凉釉的身子,要是有个万一,也只会蹭掉凉釉身上一点皮,没什么大不了。要不是黎天原先的女伴被他赶跑,他也不会闲着抓凉釉过来。

车子还没刹到底,前面“扑通”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黎天不由一晃神,紧急刹车。本来他就是玩玩,要是他带来的玩具不老实硬是不长眼往上撞,也不该自己摊上这命案。

黎天在众人诧异眼神中气哼哼下车,车门被他甩的彭彭响。那边席连成早已刹车,他不是那两位疯子,真的把无关紧要人的命当赌注,他就是无聊凑凑局,玩玩而已。所以,愿意当席连成的女伴数不胜数。

“擦!晕了!”黎天绕到车前面,就看到凉釉顶着苍白的脸晕倒在地,整个身子趴出去,要不是黎天觉得情况有异急刹车,这时说不准黎天的赛车真的就压过凉釉的身子。

黎天低下身子蹲在旁边,不耐的拍拍凉釉的脸,可惜凉釉惊吓过度,即使黎天用的力道挺大,人就跟死的似的没反映。

“晦气!”黎天朝地上啐一口,眉头紧皱。这捡来的玩具还真是不耐玩,自己还没折腾就翻白眼了,以后整时间再找她好好耍一耍。主意打定,黎天起身把她扛在肩上,就像曾经他在部队扛沙包似的。

白慕枫照常把油门踩到底,直到快逼近才踩刹车。他的技术其实没有黎天好,但胜在他狠劲不消,所以尽管平凡最后被他蹭倒在地磕破了膝盖,还是白慕枫赢了。

“最新车王诞生!”人群中爆发欢迎王者归来的声音。白慕枫无奈对着两位哥们摊摊手,什么车王?真会拍马屁!

“走了哈!”黎天把晕倒的凉釉塞进车内,刚想挂档开车,就被席连成堵在车窗口。

“兄弟,这么早走?什么情况是?今天我还压你赢呢!”

“带来的人他妈的没用晕了,不然慕枫这家伙怎么能赢我?”

“咦,黎天,你这话我不爱听了。什么叫这家伙,反正最后赢得是我,你就得兑现诺言!”白慕枫对黎天手里的筹码馋的要死,这就是为什么他拼命也要赢的缘故。

“成成成!给你。”黎天从兜里掏出一串钥匙从车窗口扔到白慕枫怀里。白慕枫手快的接住,冷峻的脸难得露出痞笑。

“看看,咱们黎天就是大方!”这车钥匙是黎天从军队搞来的军用吉普车,一般人根本弄不来。白慕枫特别爱车,喜欢收集各式各样性能好的车,这回他真是找到宝了!

“替我谢谢你那良家妇女,晕的真是时候,比平凡带劲!”

站住旁边的平凡听到这句话,被擦伤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她的膝盖还在流血,但在白慕枫眼里都是她没用。也是,她平凡确实没用,选择呆在没有心的人身边。

“走了。”黎天给他们俩打了声招呼,挂档踩油门驶离这个迷离的地方。后面传来大家恭贺白慕枫的笑闹声,黎天知道后头才是重头戏,可惜

“都是你这个玩具,搅了我两次局!要不然爷今天晚上还可以高兴两回!哼。”黎天狠瞪后视镜照射出来的凉釉。这女人,果真只会坏事!

之前黎天派人查过凉釉的资料,所以知道凉釉住址。他嫌弃的又把凉釉扛在肩上,心想这女人真是能晕,到这时还没醒来,该不会睡着了吧?黎天踏上楼梯时想把她放在地上再甩她一瓜子试试这女人是不是睡着了才没有的知觉。

后来一想,这都到2楼了都,还是多做件好事得了。于是,他真的“好心”的把凉釉放在201室的门口,临走前恶趣味的用手机把凉釉瘫倒在自己门前的样子拍下来。拍好后把手机收到裤兜里,转身就走。

女人,爷也尽力了。

可刚走到一半,又想到这女人好歹让自己高兴过,爷还是赏赏她,于是乎,又回到凉釉家门口,替凉釉按了两下门铃,就哼着小调头也不回的走了。

黎天为自己的好心肠都要感动到落泪了。(不作不会死:好渣呀!)

最新小说: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九零福运小俏媳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八零好福妻 谍海偷天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