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牛中文 > 其他类型 > 渣瘾君子 > 第三章 (修)

第三章 (修)(1 / 1)

“为了处罚你,给你准备的雪梨瓜酿给你爸喝压压惊去!死丫头,吓死我和你爸了。”

“好好好,随便,我挂了哈。”

“恩,早点回来。”

凉釉挂断电话,啪的一声把自己手机往桌上扔。她心中憋着一股气就拿着自己的手机发。黎天好笑的拿过被凉釉狠摔的手机,拿在手机里把玩。这时候,他脑中都是在想怎么玩才过瘾。

什么可以既折了她的翼有能让自己开心?黎天半天都没有动作就这样一边抱着凉釉,一边在手中转动凉釉的手机。

凉釉直想着早死早脱身,大不了被“狗”咬一下,她就当做提前上洞房教育课。反正凭黎天这身经百战的主,说不准自己第一次还能好受,她就当花钱买了个鸭子伺候自己。横竖自己不吃亏就成!

凉釉不是想得开,而是到了要死时反而豁达的不像她自己。凉釉不想委屈自己,有句话这么说:生活就像强jian,你既然不能反抗,那就好好享受。成,被逼到梁山的凉釉好好享受,买了个俊美异常的鸭子,还是鸭子掏钱,自己值了!

鸭子黎天不是省油的主。怎么不知道凉釉在想什么。他知道男女之间那种事,要是男方伺候的好,女人跟着爽上天!嘿,凭什么他黎天累死累活,被使唤的像只狗还不落好?小爷今个就只要自个高兴!

黎天这么想着,心中做了决定。

他推开凉釉,示意凉釉站到办公桌前。随后不知从哪摸出一根烟,邪笑说:“来,让爷验验货!货不好,爷可不要,毕竟爷不是垃圾回收站。”

“你!”凉釉指着黎天的鼻子颤抖着瘾蹦出一个字。

黎天当下横她一眼。凉釉恨恨收声。总有一天,你会落我手上!等着瞧,风水轮流转!

“脱衣服!自己脱!”黎天下达第一个指示。

凉釉愣住。她想过最坏的方式就是被黎天给那啥了,可是现在黎天这么招术是作何?被别人脱衣服和自己脱衣服是不同的两种概念加感觉。

前一种可以恨对方强迫自己,可以说自己不敢反抗。可后一种恨得是自己。恨自己委曲求全,还不要脸!恨自己不会反抗,还满足对方变态要求!

凉釉不想,使命摇头并后退两步。现在不是她包鸭子,而是流氓调戏良家妇女!她不是任人宰割的j女!概念完全颠倒。她不能,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行,你愣神吧。我找你爸妈玩去!”黎天不理睬凉釉的纠结,反正乐子多的是,并不是只有在她身上才能找的到。看着别人绝望也是人生一大乐事哈!黎天手下动作不停,他按键的速度比凉釉想象的快,这不,六个号码他已经按完!

“别,我”凉釉妥协。

“恩。”黎天放下电话,坐等好戏。知不知道什么叫逼良为g?这就是!把女人的不乐意变成乐意,把女人的挣扎变成妥协,把女人的羞耻变成麻木,看看这就叫做“卖”人!

凉釉闭上眼睛,开始从上往下脱。可黎天又不高兴了,什么态度这是!他们不过是在玩一个游戏,干嘛跟上断头台似的!不要以为他性子好,可以糊弄。

“别给我像死了亲妈似的!睁开眼睛。”

凉釉真的如黎天所想那般睁开眼睛。而且是麻木的睁开眼睛。黎天看到凉釉麻木的神态,变态的咧嘴一笑!爽了,他内心那倒曾被撕扯的裂缝开始愈合。

凉釉看着远方,刚刚由于混乱她没来的急打量这件办公室。黎天的办公室很大,但室内东西很少。只有一张办公桌,两个大型盆栽,一个茶水机,一个她做过的沙发就没有了。不过,办公室里隔了一间,估计是休息室吧。

但让凉釉有心思的事她正前方的玻璃墙。从这里她可以看到外面的一切,至于外面可不可以她猜应该不可以。

毕竟,有钱人的思想是他可以看见你的,但你不可以看见他的。呵呵,奸诈贪婪狡猾不就是他们吗?

“专心点!不然我分分钟钟改主意。”黎天威胁道。

“哦!”

凉釉继续。衬衣呢,她先是把衣服下领从包裙里抽出,再然后慢条斯理地把衬衫扣子一一揭开,先是第一个、第二个、第三个葱白的手指在扣子上弹唱着悲调,每一下都在叩击凉釉的心。

可是时间再漫长,都还是到尽头的。凉釉的衬衫扣子被完全解开,她咬牙一狠心,把衬衫脱掉。黎天以为这时候可以看看凉釉是否有料,结果,他娘的,里面竟然还穿着白色小背心!他大爷个去去去去!

“你还真不热哈!”黎天开口讽刺。

凉釉不理她,当她以为是眼前这只什么时候都发热气的狼啊!神经不正常,该浸猪笼!原谅这时凉釉大脑短路,前言不搭后语,她真的是要疯了疯了疯了!

“先上面的!”黎天制止凉釉往下弯的腰,开玩笑,他费了这么大的力还不能吃点豆腐?哼哼哼!玩去!

“哦。”凉釉莫名的听话。现在她只当自己是木偶,什么都不懂。她把小背心脱掉,露出里面黑色蕾丝花边的内衣。

凉釉也属于皮肤白皙的那一类。所以她就像是泛着白腻的肉。黎天突然想到五花肉,对就是五花肉,做好吃了就肥而不腻,况且黎天本身就是匹狼,也爱吃肉!

跟着凉釉弯下腰脱掉包裙,黎天盯着凉釉俯下身的动作。这丫头看起来瘦弱不禁风,还是蛮有料的,不过要当头牌,还是不够格!

凉釉下、面穿的是和上面同款的蕾丝裤,映衬着凝脂的肌肤,绝对是一场视觉盛宴!凉釉这时有些抹不开脸,小脸上终于泛起红润害羞之色。也许还有很多羞耻感。黎天不打算放过她,继续说:

“脱!”

凉釉的心真的和她的姓一样,拔凉拔凉的!她心中悲凉、凄哀层层涌上心头。

她这时微弓着身子,低着头,不想抬起身子来让黎天正大光明的看。

“d,你给爷直起身子,抬起头,别给爷较劲!”黎天为看不到五花肉而干着急。

有人说jigirl这一行当你碰到之后,就会像吸了海洛因似的上瘾,戒不掉了。因为你无法逃离给自己的枷锁,无论外界知不知道你的身份。你只能麻木的做下去,一直一直。

凉釉就是这样,走到这一步,她已经对自己破罐子破摔。她直起身子,含苞待放的白色花芯好像是刚出炉白嫩嫩的大肉包上点着红色斑点,让你忍不住一口含着那个尖尖吃掉。

凉釉的小腹有肉,但不是很多,称不上是游泳圈。很可爱。

黎天觉得自己口很渴,但是水不能解渴。他咽咽口水,下达下一个指令:“自己rou一下。”

凉釉疯了,真的被他弄疯了。搞什么,这样的游戏她玩不起!

“不玩,也行,出了这个门,别回了求我!”

凉釉木讷伸手手揉弄上面,她只当自己有病!可是,自己摸自己真心没有什么感觉。顶多就是觉得自己怎么这么小?看看人家那些奶牛们!但在黎天眼里,这绝对是一大诱惑。他偏头想了想,抓起裤腰兜里自己的手机,把这一幕录下来。

他左手拿着手机,右手伸进裤dang里解放自己。恩,现在他觉得自己终于报了一箭之仇!他开始看电影了,虽然这主角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

下次吧,下次肯定能训练更好。

他觉得,凉釉骨子里有这行的反叛,瞧瞧她脸上冷漠的小样,多td!

凉釉瞧见黎天没有别的指示,乐的心里直哆嗦。看来自己今天就是演了么个电影,还是呆禁播的电影,就当自己瞎折腾得了。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凉釉也不是真jian,只是原本打算去见阎王的人,突然被赦免说是可以回人间享清福,你说要是你,你开心不?难道说你还脖子一拧,意志坚定说老子就要见阎王!

唉,都是人,何必要求这么高?(不要踹飞我啦!)

黎天一边录像一边解放自己。他这回爽着自己,又报了仇,怎么都心情舒畅。说到底,还白捡了个玩具回来。但就是不知道自己日后还能记得她不?

这不他刚整理好自己,那边正录着像的手机响了。他连忙按下保存键,就接起电话。然后那边示意凉釉好了可以穿的人模狗样了。

“什么事啊!打扰我兴致。”

“呦,大爷还忙着呢!怪我,怪我,没有搞明白时间,要不挂了?”那头的人故意调笑,满嘴里带着流氓气息。

“切,你真会挂?得了,赶快说事。”黎天知道对面人的德行,满嘴都是胡言乱语,算不得数。

“好,别忘过来,就等着你开局呢!”那头人催促,都什么时候啦,还不来,真是!他们等得都尿好几炮了!黎天能不能有点人气味!不带这么耍人的。

“收到。挂了。”黎天利利索索挂下电话。对面的凉釉也快速的穿好衣服。

“呦,怪快哈!爷今天被你弄的高兴,走,带你去一个地方好好放松放松。”黎天直接坐起,拉着和刚进来一样衣衫整齐的凉釉就要走。

凉釉已经不待见他,知道他说的地方再好都是不入流的地方。于是,甩开自己的膀子,不悦说:“不去!”

黎天最讨厌别人违抗他,尤其是他手里的玩具。哼,由不得你说不!你想说不,成,等哪天你踩在爷的头上,或者整个皇朝都是你的所有物,爷就乖乖听你的话!但是黎天忘了,举头三尺有神明,话时不能乱说的。

“去还是不去?”

凉釉看着黎天瞬间阴沉下来的脸,心里发怵。就是刚才借着她父母威胁凉釉时,黎天也没有这么可怕。现在的黎天眼神狠毒,阴沉着脸,凉釉觉得自己是黎天的杀父仇人!凉釉害怕,真心害怕,是这么久第一次从脚底窜到心底的害怕。

“我去。”凉釉再一次妥协。黎天得意地开怀大笑,他就喜欢聪明的主!向这么可爱识趣的玩具,他黎天看来可以玩的更久一点。

凉釉不知道黎天是怎么想的。但她知道这不是一个好兆头,因为一旦反抗变成一而再再而三的妥协,就意味着由着对方压在身下不得翻身。如果她有一天进了监狱,也一定是自己妥协的下场。但她也知道,对着这么个恶趣味的主,反抗的后果却比进监狱还要恐怖!

最新小说: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八零好福妻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谍海偷天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九零福运小俏媳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