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1 / 1)

“喂,你喝水不?”黎天好心问凉釉。

凉釉慌忙摇摇头。她才不要喝,说不准这水里头下了什么查不明的东西,要是她傻不拉几喝掉,那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哼,不要以为她每天看的社会报道都是假的!

“怎么,还害怕我在里面下东西?”黎天故意这样说,他就瞧不惯凉釉防备他的脸色。什么态度是!他黎天从来都是女人自己爬着他的脚上来缠着,就凉釉这没胸没屁股的小青涩要样,充其量也就是一条死鱼!

凉釉惊的抬头往上看,刚巧撞上黎天打量的眼神。

黎天瞧见她第一眼时就很喜欢凉釉的眼睛,这时看到凉釉因为惊慌睁的更大的双眼,内心突然邪恶了。哼,就是不甩他的女人,他抢也要抢来!管你愿不愿意。

黎天骨子里是霸道的。这源于他在军队里混过的缘故。军队里一向没有兄友弟恭,大家都是在刀子口训练滚爬起来的,由不得你软弱!想要好的机会,又不想靠家里摆谱张罗,只有让自己更出色!只有比别人更会抢!

当时带过黎天的首长都说黎天是当兵的好苗子!他就是一匹耍狠的狼,一旦触犯到他利益边界,抄起爪子就上。连森林之王也得让着他!而且,难得的是黎天很有危机意识,他从来没有骄傲自大到放弃训练自己。

而是在占山为王后,继续努力操练自己,直到所有的人臣服在他的强悍下!黎天从不信任别人说的那一套什么与人为善才方可得天下什么的!全都是td放屁!弱肉强食就是生存法则,别给自己的懦弱较劲!

放眼望去,哪里都是谁厉害听谁的!你瞧瞧有谁把怂蛋的话当圣旨供起来的?如果能找到一个歪例,他黎天就放满一池子他的血!所以这就是为什么黎天的公司取名为“皇朝”。皇朝之上皇上最大,所有前来的人都必须跪在黎天的脚下!

这就是黎天的世界!

“行,你不喝就不喝,反正渴的是你自己。这秋天燥人的,嘴唇干裂也是老天爷的事。”

凉釉一听有些犹豫。其实她早渴了,a市向来都是秋燥厉害。想她这么爱喝水的人,更是不习惯。她不由舔舔干裂的嘴唇。她思量很久,抬眼看到坐在旋转椅上打量她的黎天,顿时觉得要死也得死痛快点!不能当个渴死鬼!

于是乎,她嘭的一声站起,举着下世再为人的大旗,对黎天严肃说:“我想喝水。”

黎天“噗嗤”叫出声。她这个样子像上断头台似的,怎么,他黎天这么像刽子手呀!

“呶,那边有茶杯,自己倒去,我才不伺候你哈!”

凉釉暗地里撇他一眼,让他伺候?闲自己死的不够快啊!凉釉觉得已经已经到这个份上了,自己再瞎琢磨都没有什么用处,干脆给和这个流氓打开天窗说亮话得了。省的她较劲他使坏!

咕噜噜凉釉一口气把水喝完,润然嗓子的她站住黎天桌前,冷然道:“你到底想怎么着?”

呦,喝口水胆量变大了嘛!难到他办公室里的水都是神水,只要这丫头一喝就能转脸变母老虎?

“问你,你买过的a片多少钱一张?”

凉釉仰着脖子努力使自己红的燥热的脸抬上去,想要离开黎天犀利的眼神。“我没看过!”凉釉知道自己在撒谎,她看过。想她这么大的年纪,(实岁23,虚岁25)怎么可能没有见过猪跑呢?她又不是祖国红旗下的小红花,天天被正气照耀。

黎天冷哼一声,骗鬼呢!没有看过?笑话,都老妇女行列的人咯!以为他黎天是个好糊弄的主。

“滚一边玩去!你没看过,那今天不会眼睛都看直了,早就跑到一边羞愤上吊自杀去。”黎天怎么会看不出一个女人是真清纯还是假清纯。

一般什么都没见过的女人,要是摊上那阵仗早啊的尖叫跑开了,明显的,这个女人是好奇多过害怕。

“谁,谁看直了!我压根就没回头!”凉釉继续仰着小脖子,她当时也是脑子犯轴了嘛。谁让她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下次就有经验了,她会甩开膀子飞速地逃离现场。要是再遇见这个混蛋,她会好心的给他顺手拍下来,发到网上去!瞧谁丢脸。

“是是是,没回头,要是回头了你现在针眼都长四个了。”黎天撇撇嘴,不屑一顾道。

“哼!”

“行了,别老仰着脖子,我看的头疼。”

“哦。”凉釉终于顺着台阶下楼。她也觉得仰着脖子说话好累。

“咱回到刚才的话题。你知道找av男优拍戏多少钱不?”

“不知道。”这个不知道回答的异常响亮。她确实不知道,实打实的!

“那咱按照苍姐姐的价码算,出演一次要30万。那个女人呢值苍姐姐这个价,我这个条件呢要高点,就100万吧。总共是130万,什么时候给?”

神马情况这是。凉釉听到一百三十万时脑子顿时缺氧。她,她,她不就是不小心碰上个流氓耍流氓吗?为什么付钱的人是她这个受害者。

“你放屁!”凉釉一急,开口骂道。

“你胆子够大,骂我是吧!价格增加一倍,现在二百六十万。”黎天因为愤怒眼睛眯成一条线。很好,很好,捡来的兔子真会咬人。他黎天要是不能够把她整没个人形,他就回锅里变红烧肉!

凉釉倒抽一口冷气,不说话。反正她没钱,再说就算告到法院里,凉釉一定会赢!这明显是黎天在敲诈。别以为她是法盲。

“乖,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黎天的声音温柔充满诱惑,凉釉一个定力不足就被黎天似魔鬼招呼的声音诱惑住,蒙着脑袋回答:“我叫凉釉。”

“啪啪啪。”黎天按室内电话的声音。

“喂,给我查查在皇朝集团上班的凉釉,对,现在立刻马上!”黎天挂断电话,双手交叠放在腰间,身子舒适的往椅背靠,冷着眼直瞅着凉。凉釉心很慌很谎,她不知道黎天到底卖的是什么药。但她不敢说话,因为现在的黎天看起来好像准备伏击的狼。

“叮玲玲。”电话响起,黎天接过电话,沉默听着电话那头的汇报,最后在凉釉胆战心惊的眼神下挂断。

黎天接着又打了个电话,“喂,是a市公安厅吗?我是黎天。我要报警,二城巷弄17号201的凉釉打伤了我,我要求a市公安快速查办!恩,对,就是这样。”

黎天又是挂断电话,他在等着凉釉求饶。可是凉釉不傻,她知道这一切都是黎天再给自己摆谱。再说,a市公安厅凭什么听他的话?就算立案,那也得经过调查。凉釉这话一点不假,但是她忘了,人是有强弱之分的,黎天很不巧的属于强者,所以他有能耐跳过条条框框。

两人就这样干瞪着眼,直到凉釉手机铃声响起。凉釉从包里掏出手机,看见来电显示是她娘的号码,以为自己这么久没有回家她娘担心了。没想到她连个“喂”都没有喊出,就被她娘抢声。

“釉子,给妈说你在外面到底闯什么祸了?警察来咱们家说要搜查证据!你到底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了?”

凉釉顿时心沉下去,她觉得自己现在被贞子缠身般浑身冷飕飕。这不是真的吧,黎天天大的本事也不能指示公安厅?凉釉对上黎天了明的眼神,整个身子开始往下掉。她此时深刻感受到五厘米高跟鞋磨脚的不适感正被无线扩大。

身体里没有一处不疼的。都是因为害怕。

凉釉捂住电话筒,斜着眼问黎天:“是你干的?”黎天两手一摊表示无辜。凉釉咬牙切齿,可她还是冷静下来安慰她娘。

“妈,就一场误会,你别急哈。回头我给你打电话。”凉釉不由分说按下结束键。

“你想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只是想让你认账而已。”

“混蛋!我没有帐可以认!”

“那可惜了,我刚刚对公安厅说你妈你爸还参与进来。你因为嫉妒我身边女人太多,就变态的对我痛下杀手,啧啧,这可是a市大新闻呐!也许今晚12点一过,就可能上了a市早报的头条。”

“无耻!”

“凉釉,大爷我的耐性不好,你再多骂一个字,那边你爸妈就进监狱!你信不信!”

凉釉深呼一口气,努力是自己不生气。她伸手拍拍自己的脸蛋,谄媚说:“黎天大爷,您觉得小人该怎么办?”

“识相,我喜欢!过来,爷瞅瞅。”黎天手朝她一挥,像唤小狗似的唤着她。

凉釉不是不气,可是她不想把自己的破事摊给自己的爸妈!如果那时候,她再机灵点如果那时候,她跑快点如果那时候,她不坐电梯可惜人生没有如果,不然后悔药早就上市一炮走红了都!

黎天瞧她慢腾腾的挪动步伐,也不急。这时候是捉猎物最得劲的时刻,他最喜欢看将死的猎物使命挣扎。这告诉他,他们都是在白费力气!

等凉釉走到他身边,他大手一扯就把凉釉扯到怀里。原本就没有尽兴的他这时想到怎么尽兴法了。不过,这法子得要得到当事人心甘情愿才行!不然真成了逼迫良家妇女的戏码,这多掉黎天的身价呀?

“我呢,说到底也不想为难你。但谁让你莫名其妙的闯进来,害的爷那女伴没让爷尽兴。爷呢,要求也很简单,要不还钱,要不你给我爽一把。当然,钱要现金,不接受分期付款。”

凉釉坐到他怀里就有必死的决心。

一瞧他这么说当下就要抓起桌上的茶杯往黎天头上砸,黎天也不惊不扰,凉丝丝地说:“你爸妈快被抓起来了吧。又过去十分钟,也不知道他们办事办的怎么样。”

凉釉动作停下来。是啊,自己在犯什么傻,这不是引火吗?要是真上火了,也就罢了。但何必牵连至亲之人?她倒霉何必连着全家?

“好。”视死如归的回答。

黎天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自然抓起电话对那头的人说了两个字:“收手。”就挂断电话。黎天指指凉釉的手机说:“查证下吧。”

凉釉依言打回去,那头传来她娘的骂声。

“你那是什么狐朋狗友啊?开个玩笑有开这么大的吗?当我们是戏子吗都!”

“妈,别生气。我也是刚知道,我那朋友老早没见我,又瞧我小气不请他吃饭,所以故意的呢!回头我说他哈!”

“死丫头,这么大了还不让我省心。哼,赶快死回来,听见没?”

“知道了知道了,回头好好让你收拾。我不还手行了吧!”

最新小说: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谍海偷天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九零福运小俏媳 八零好福妻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