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牛中文 > 其他类型 > 渣瘾君子 > 第一章 (修)

第一章 (修)(1 / 1)

下午下班时间早,凉釉开心的直蹦哒。她早就想早早回去抱着她娘做的雪梨瓜酿躺在沙发上看,那里的男主长得真是倍儿帅!这不,连她那像灭绝师太禁?欲老久的老娘,也抱着膀子和她一起看,害的他老爹直呼社会腐朽,风气败坏!其实是嫉妒人家长得帅,而且勾引了她娘的神儿!

凉釉踩着五厘米的高跟鞋,哼着小调按下电梯向下键,往常这时候电梯门口挤着一大堆人,电梯里都是很堵的。不知今天怎么回事,员工电梯一个人也没有。不过凉釉没在意,她本身就神经大条,以为是她溜得快的缘故。

谁想,电梯门一开,里面发生的事情竟然惹得凉釉目瞪口呆!

凉釉哼哼哈哈唱着不着调的歌等着电梯,当电梯“叮”的一声响,她带着愉快的微笑,刚要闷头上去,就被一个狠戾地声音喝道:

“谁?”

凉釉从小到大最怕人大声嚷嚷,这一声怒吼吓得她浑身打哆嗦。她颤巍巍抬起头颅,没想到映入眼帘的竟是

身穿黑色手工西装的男人有着笔直修长的双腿,腿的线条像是雕刻家精心雕刻般,充满着原始男人的张力!可男人怀里还抱着个女人。

凉釉不由眼神发直!

女人虽然被男人抱在怀里,可是春光仍然乍泄。但女人还是被男人的身体挡住无法看清。

他们纠缠的身影落入凉釉因为惊吓而睁大的双眼里。顺着女人软软的小腿肚下的脚踝处还挂着红绳串起的眼泪形状的碧玉,衬得她脚踝格外白亮。女人的左脚挂着八厘米细跟高跟鞋,右脚上却没有穿鞋。

而男人腿根旁有一只女人左脚挂着的同款细跟高跟鞋!

刚才男人回头怒吼了一声凉釉,就回转过身来继续,根本不在意凉釉站住外面。而媚眼如丝的女人,却也看到电梯门口处傻呆呆站着的凉釉。她啊的一声尖叫,放在男人背后的手出其不意狠抓了一把男人。好在男人上面还穿着衣服,不然以这力道,估计男人的背都要被抓花了!

“天,啊——人!”

男人不耐烦了,可电梯的大门依然没有关上。凉釉好想转过身逃跑,但是她的脚已经软的不成样子,根本连磨动都磨动不了!

“的!你进来帮我把电梯门关上!”男人回头对着电梯外的凉釉吼道,眼里尽是不耐烦!

“我”凉釉害怕急了,男人射向她的眼神好像是正在吃东西的狮子,狮子想要护住口中食,嘴里不断发出怒吼声,獠牙也因为警惕在灯光照射下闪闪发亮!

“你他妈的给老子进来!”男人的声音像被打扰的愤怒地狮子。

凉釉这时脑子早已经短路!她就像被下了咒木偶似的,同手同脚的进了电梯。当葱白的食指按下关闭键时,她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了。她蜷缩在电梯门口,大气不敢出,背后是应该和谐的各种声音。

“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凉釉把耳朵捂起来,心中不停默念道。

“的!这么快gchao了!没用!”男人恨恨骂道,凉釉只听见后面重物落地的“嘭”一声,她肩膀跟着耸动了一下,又听见男人对她说:“那边的,按一下暂停!”

凉釉脸对着墙壁,默默按下暂停键。她公司在28楼,现在电梯已经降落到2楼,好在那羞人的声音停止,要不然凉釉不知道自己怎么熬得过去!这时,胡思乱想中的凉釉听到衣服摩擦的“簌簌”声。

“天!”女人对着不耐烦扒头发的男人娇羞的喊道。

“滚!爽了就给我滚边玩去!”男人很愤怒,他根本没有爽到。他最讨厌这些女人先自己一步到达欢乐高峰,而自己还没尽兴就开始扫兴,所以此时他很不满。

“那你还带不带人家去咩?”摊在地上的女人拾起散落的衣物,故意嗲嗲的问男人。今天本来男人答应女人去赴局,谁想他们就在电梯里,现在男人皱着眉头的样子不像爽过,所以女人很是担心。

“哼,带你去掉老子的价!让你滚不要让我说第二遍!”穿戴整齐的男人捏着女人的下巴,邪魅的眼里满满的警告。

女人害怕了,毕竟这个男人时常阴晴不定。要是现在她不识趣,断了以后的路,就得不偿失了。于是,撇撇嘴默不吭声穿好衣服。

“好了,按-1。”男人看女人识相,又转个身对凉釉命令。

凉釉把头埋的低低的,丝毫不敢回头看一丁点。她按完键后,低着头玩自己葱白的手指头。眼不见心为净,今天还是一个好天!回家还是可以吃娘做的雪梨瓜酿,看。

男人玩味的看着对面站着的凉釉。凉釉扎着马尾,身上穿的是公司统一发的工作服,里面是白色衬衣,外面则是黑色女式西装。下面穿着黑色包裙,由于她背对男人,所以男人能够看清被包裙撑开翘出来的一块。男人没有被满足的预,望又开始抬头。

凉釉低着头,白皙干净的脖颈露了出来。男人视线落在上面,喉头竟不自觉一紧。他难得失神,站住旁边的女人瞧到这一幕妒忌的拉拉男人的衣角,示意其回神。

“叮——”电梯门大开。男人推搡着女人出去,一点也不怜香惜玉。女人被他一个大力推倒在地,刚爬起来电梯门就关上了,女人恨得牙咬的咯咯响!混蛋,没良心的死男人!气死她了!

一直低着头的凉釉以为他们都出去了,长呼一口气。刚想抬起脸来,耳边就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

“没想到,皇朝还有喜欢偷窥的员工!”

“我没有,我没有!”凉釉被耳边毫无廉耻的指控吓得直摆手,刚想抬起的头硬生生低下去,就是不看男人。

“转过身来!低什么头!跟小媳妇似的,看的我就想揍你!”

凉釉听到“揍你”,立马转过身抬起头,可眼光还是落在别处。她胆小,最害怕遇见流氓。她娘告诉她,遇见流氓,先听流氓的话,再然后出其不意给他最厉害的一脚,最后撒丫子跑掉就成!

凉釉谨记她娘的话,所以这时异常乖巧。

“嘿,看哪呢你!看这里。”男人上前把她歪在一边的头硬生生的掰到自己眼前,凉釉眼神不得已触上男人的眼神。

这双眼真漂亮。男人心想。凉釉是双眼皮,而且不止双一层,所以映衬着凉釉眼睛更大。杏核形状的眼里镶嵌着淡棕色瞳仁,像黑白无常手里的勾魂灯,让人不由自主被勾去魂魄。男人被凉釉一眨一眨的双眼撩的心直痒痒,这样纯澈会勾魂的眼睛他好想抠出来当收藏品。

可在凉釉眼里,男人就是嘶哑咧嘴的狼!男人对她讲话时是眯着眼睛,所以凉釉觉得这个男人就是色眯眯的色狼,没什么好解释的!只不过他好帅!凉釉不由叹息,这个男人比的男主角更帅,更有男人魅力,可惜不是好人!

“怎么,看呆了?是不是觉得哥哥我很帅?”男人继续流里流气,更惹得凉釉眼里鄙夷增多。

“啧啧,还瞧不起哥哥我呢!是吧,是不是觉得哥哥很流氓啊?”男人一张口就把凉釉的心思说出来。

哼,还有自知之明!凉釉心想。

“那你td刚刚还在这观看我们,恩?”男人突然声音提高,话语里又出现对刚刚那个女人说话的狠戾。

“我,我,我没看!”凉釉断断续续把话说完整,身子也跟着退到电梯墙角处。

“啊呸!没看你呆在这给我捡套子啊!”男人继续毫不留情得的指责,凉釉不想再对着这张泛着怒气的狼脸,所幸又跟小媳妇似的又低下头。可巧,这时电梯也开了,凉釉悄悄往数字那一瞧,才知道电梯停在了最顶楼——30楼。

“妈的,出来!”男人手使劲拽着凉釉出电梯,这时凉釉脑海里出现一连串电影里变态杀人狂魔的镜头,她开始奋力挣扎。

“不要——放开我,放开我!”凉釉叫的声音很是凄厉,男人倏地停住,凉釉一个刹闸不及就撞上男人坚硬的胸膛。

“你别叫的跟我要强jian你似的。也不瞧瞧你几斤几两!”

“那,那你抓我干什么?”

“谈谈赔偿的事!老子我白白让你看了场电影,你还留着啦哈子看的很开心,老子我不开心,懂不!”

“我没有!”凉釉坚定地否认!

“你都听墙角了你,你还有脸给我狡辩!你当我黎天吃素的!”原来男人叫黎天,怪了,怎么跟老总的名字一样?凉釉心有些发慌!可是不可能的,皇朝老总黎天是一个顶能干的人,怎么可能是眼前这个满脑子都是精虫跑的流氓!

“老老实实过来,不然,你别想活着出去这里!”

黎天的威胁像是一把最锋利的刀,配上黎天恶狠狠的眼神,凉釉觉得自己就是一只待宰的猪,乖乖听话或许还能少受点苦,被一刀子捅死至少干净利落!

黎天继续拽着她往前走,直到来到一间最大的办公室停下。黎天把自己手按在密码器上,办公室就无声无息地打开。被拽在黎天身后的凉釉长了个心眼,抬头想看挂在办公室上头的指示牌,如果她今天出了什么意外,至少知道这个黎天是干嘛的!

可惜啊可惜,办公室上头光溜溜的就像是和尚的脑袋似的倍儿亮!凉釉踉跄着被拽进去,什么都没看见!

黎天把她甩在室内的沙发上,自己跑到饮水机那里接了一杯水咕噜咕噜喝掉。渴死他了,刚刚那一炮没有消灭他腹中的邪火,又被后面的小丫头勾起来,现在要是再不降降火气,说不准他真的就把凉釉给生吃了!

最新小说: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谍海偷天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八零好福妻 九零福运小俏媳